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保钓者冯锦华:一个国家的青年不会愤怒就没希望

2012年08月17日 14:47
来源:自由谈访谈 作者:周东旭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冯锦华(资料图)

保钓者冯锦华:一个国家青年不会愤怒就没希望

核心提示:时隔8年,2012年8月15日,7名香港保钓人士再一次登上钓鱼岛。凤凰网对话2004年首次登钓鱼岛的大陆保钓人士冯锦华。八年后再看2004年的登岛,冯锦华依然自豪,“在民族需要的时候,站在了那个地方,这就足够”。他从不掩饰自己是个愤青,“如果一个国家的青年不会愤怒,国家就没希望了”。面对外界质疑,他不解,“我就不明白,日本人恨我们的民族主义,怎么连中国人也恨我们的民族主义,为什么有些人的想法要和我们的敌人一样?”

2004年3月24日,冯锦华和张立昆等7名人士于北京时间6时26分登陆钓鱼岛,成为首次登上钓鱼岛的大陆保钓人士。

1970年出生的冯锦华1994年赴日本留学,两年后考入日本东洋大学法律专业,2000年毕业后就职于一家日本公司。

2001年8月14日,由于不满日本政府对侵华战争的反思,冯锦华在东京靖国神社门前的石犬底座上用油漆喷写了“该死”两字,被捕,21天后冯锦华被保释,随后东京地方法院以“器物损坏”罪判处冯锦华有期徒刑10个月,缓期3年执行,并被日方取消工作签证,于2002年6月23日返回中国。

失去在日本的工作机会,冯锦华并不后悔,在他看来这些是必须要付出的代价。“如果连这些都不想付出,还想为国家、民族,或者自己的理想做什么事情,不就是瞎掰了吗”,作为一个在日本的华人,他更深刻意识到自己是中国人。

留日8年,他眼中的日本根本就没有对二战侵华进行反省,“说到底日本的心态就是,中国受害了确实挺可怜,我表示同情,但是让他深刻反省,拿出诚意去解决这个事情,根本不会做。”

他坦言自己就是一个愤青,“如果一个国家的青年不会愤怒,国家就没希望了”,但人生的阅历让冯锦华对爱国有了更为理性的看法,“爱国首先要把自己的事情处理好,不能成为社会累赘”。

外界质疑愤青,他不解甚至愤怒,“我就不明白,日本人恨我们的民族主义,怎么连中国人也恨我们的民族主义,为什么有些人的想法要和我们的敌人一样?”

对话主持:周东旭

以下为对话实录:

日本对付保钓人士登岛手法更“娴熟”

自由谈访谈:2004年为何想到登钓鱼岛?

冯锦华:对大多数人来说,国土问题更容易激发爱国情怀。我们原来打算捐款给香港保钓组织,让他们去,因为他们以前经常做。后来因为我们搞到船,一出海就想登岛,就像一个旅游团到一个景点,肯定要去最核心景区转转。大家都想登,全球华人也都想登,2004年充分准备了一下,最后成功了。

自由谈访谈:你当时登岛遇到日本怎样的阻拦,是何种情况?

冯锦华:我们上次出海本身就是秘密的,起码日本人不知道,登岛的时候日本也没有防备,只有一艘船在那拦截我们,拼命想拦最终没有拦住,我们冲上去了。冲上去以后,日本也犹豫很久,不知道该怎么办,下午才派人上岛抓人。

自由谈访谈:这与此次登岛差别很大。

冯锦华:此次保钓人员登岛后马上被日本逮捕,而且日本人已经在岛上等他们,这与我们当时是不一样的。2004年登岛时日本人显然准备不足,想按照国内法处理我们,最终也没有得逞。自从上次登岛以后,日本肯定已经做了各种各样预案,而且准备好要抓人。有了上次教训以后,日本这次可能又有新花招,外交部门一定要注意,我们现在其实已经很被动。

这次登岛的结果与2004年一样,这让我挺吃惊。

自由谈访谈:为什么吃惊?

冯锦华:8年前我们登岛时,对抓人还不是不抓,日本好像还有所顾忌,到这次似乎完全没有了顾忌,轻车熟路,上岛就抓,根本无所顾虑,而面对日本人这么娴熟的对付办法,似乎我们相关部门没有什么新动作,事先没有应对各种可能情况的预案。

这些人真的很勇敢,在这种情况下,冲破重重阻拦冲上去,我对他们非常佩服和尊敬,相关部门还是没有动作,对这件事情我也非常吃惊。

日本心态:中国受害表示同情但不会深刻反省

自由谈访谈:你曾留学日本,对日本有怎样的感情和认识?

冯锦华:我在日本留学八年,对日本有一个逐渐了解的过程。到日本一看,似乎和报道大不一样,日本根本就没有对二战进行反省。

在与一些日本人的沟通中,我发现这个民族真的比较可怕,本身勤劳、刻苦,能动脑筋,骨子里也非常好强,做出来的东西又非常好,同时标榜自己是民主、法制国家,把自己社会建设的非常好,但对于中国包括亚洲的其他受害国来说,又是极其冷漠。

自由谈访谈:你指的日本政府还是日本人民?

冯锦华:日本政府是民选政府,小泉当时参拜靖国神社,背后有强大的民意支持,如果民众都反对他还去,作为一个需要拉选票的政治家,那不是疯了吗?说到底日本的心态就是,中国受害了确实挺可怜,我表示同情,但是让他深刻反省,拿出诚意去解决这个事情,根本不会做。

作为一个中国人,当然要发出我的声音,所以2001年我在东京靖国神社门前的石犬底座上用油漆喷写了“该死”两字。当时就觉得必须搞日本人一下,这么多中国人都说靖国神社的问题,为什么让它干干净净在那,靖国神社很漂亮,非常优雅像公园一样,供奉的是杀人犯。

这也不算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去抗议刷个东西,就几分钟的事情,但后来逐渐发酵,当时也没想到会产生那么大影响。

 
[责任编辑:周东旭] 标签:钓鱼岛 爱国 民族情绪 冯锦华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