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重庆枪击抢劫案牺牲铁警朱彦超追悼会

2012年08月12日 19:56
来源:重庆晨网 作者:封璟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朱彦超追悼会现场

(重庆晨网记者封璟12日19:07报道)烈日炎炎,见证着一场生死离别;哀乐低回,诉不尽逝者英雄情。12日上午9点20分,铁路刑警朱彦超追悼会在石桥铺殡仪馆低调举行,他的亲友、同事、大学同学等早早地赶到现场,送别年轻的警官朱彦超最后一程。

追悼会不到40分钟

11日上午,重庆晨报记者赶到殡仪馆。

吊唁厅设在二楼的11厅,门厅的门框用上百朵纯白的马蹄莲、百合装点,肃穆、庄严、哀伤。悼念厅门口摆放了不少追悼白幅。

大厅内,朱彦超静静地躺在冰棺里。

黑色的幕布上,挂着横幅“沉痛悼念朱彦超同志”两侧的挽联上写“浩然正气人间长存铸警魂,人民卫士甘洒热血显忠诚。”

现场不少参加吊唁的警察、亲友眼睛红润,有人不断用纸巾擦拭眼泪。

追悼会十分低调而紧凑,9点20分开始,10点就结束。

大学同学和校领导都来了

重庆晨报记者在追悼厅外遇到了朱彦超的两名大学同学,一名年轻的女警哭得眼睛都肿了,另一位身着黑色T恤的小伙子既是小朱的兄弟伙,也是他的同学。他们三人以前都是郑州铁路警察学院的学生。

黑T恤小伙子说,母校的领导也专程从河南郑州赶来了。但小伙子不肯透露自己的名字,也不肯说来参加吊唁的校领导名字。

烈日下的送别

10点过,追悼会完毕,按照事先预定的安排,朱彦超的遗体被送往平板火化厅。由于火化厅只能容纳数十人,仅有亲属、领导和最要好的朋友去送别,一些同事还在追悼厅外。少数同事刚从岗位赶来,来不及更换便装。

殡仪馆的停车场停满了警车。火化厅站不下了,大家一直在外场站着,等骨灰盒出来。

太阳灼人,朱彦超生前的战友们静静的站着,眼泪和额头滴下的汗水混在一起,从下巴滴到警服上。

一名女警用右手捂着腹部,脸色苍白,身边的同事吓了一跳“怎么了?中暑了,还是拉肚子?要不先回家休息吧。”

她摆摆手,“没事,早上来得太匆忙,没吃早饭,可能有点低血糖。”

11响礼炮送别英雄

火化厅外站满了警察,记者没能获准进入,只好站在玻璃门外。

10点20分,绒布棺材即将进入火化间。亲友们的泪水倾闸而出,哭声一片。

“彦超,不要走啊!”

“是老天爷太嫉妒你了,兄弟!”

“好兄弟,一路好走啊!天堂没有案子,没有枪声……”

按习惯,火化前一般有燃放送别礼炮的习俗,殡仪馆以电子礼炮替代,一般打7响、9响和11响。朱彦超的一名好友替他买了11响送别礼炮,寓意“一路好走”。

一位30多岁的男警察,几度从火化间大厅走出来,对着墙深呼吸。他打手机时一边哭,一边回忆他和彦超的友谊,手一直在发抖,以至于手机险些掉到地上。

“我们都是重案大队的,前几天他(指朱彦超)还在说,办完了这几起案子,想好好休息,一起看看奥运的重播。那天早上,人还是活蹦乱跳的,1.85米的帅小伙呀!一眨眼,说没就没了呀……”这个皮肤黝黑的汉子一把鼻涕一把泪,悲痛难忍。

朱彦超的家人对记者表示,很感谢媒体的关心,但目前因诸多原因不方便,婉拒了采访。

 
[责任编辑:PN032] 标签:朱彦超 火化厅 警官证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