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雷政富事件爆料人:情色反腐高效又荒诞 非长期办法

2012年12月10日 09:39
来源:新华报业网

原标题:我就是喜欢看到贪官被拿下

深圳特区报北京电 (特派记者 方磊)随着原重庆北碚区区委书记雷政富被重庆市委免职并立案调查,沸沸扬扬的重庆官场“权色交易腐败”大戏逐渐告一段落,而最先曝光不雅视频的“公民记者”朱瑞峰以及他的“人民监督网”,以“网络反腐”的先锋姿态再次站到公众视野,在最近美国《洛杉矶时报》的报道中,他被比作中国版“维基解密”。

朱瑞峰坐在北京德胜门外一家安静的书吧里,每天迎来一批又一批记者,包括美国CNN、英国BBC等国际媒体“大佬”,他把那些惊心动魄的“反腐斗争”故事不厌其烦地重复了一遍又一遍,有人说他的反腐太过“高调”,他说,“出名不是目的,而是一种斗争手段。”越来越多的人知道他,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支持他,越来越多的腐败线索也送到了他的手上,“雷政富事件”的结束,对他来说,只是跌宕的剧情中一段小小的“起伏”。

我不是“独行侠”

深圳特区报:有人说你是中国版“维基百科”,你怎么看?

朱瑞峰:一家外国媒体采访我的时候,他们问我,觉得自己像阿桑奇吗,我说,上次美国记者采访我,第一反应是说我像甄子丹,我觉得长得还真有点像(笑)。

深圳特区报:都是“侠客”形象啊(笑)。“死亡威胁”是怎么回事?

朱瑞峰:那个人说自己叫“侯军”,是雷政富的哥们儿,他在短信里透露已经知道我家地址,想让我去见个面,我知道不能去,因为他说自己开KTV、酒吧什么的,我知道,只要和他去这种场所,就说都说不清了。后来就直接威胁我说“真要结这么死的仇吗?”我就回他说,“不见你,是保护你,雷案,高层已介入,望你看清形势”。

深圳特区报:你不怕?

朱瑞峰:这种事情遇多了。上次我揭发廊坊某官员腐败内幕,廊坊公安局直接来北京想抓我,我就赶紧向北京公安报案,后来多亏他们我才没事。

深圳特区报:自己一个人面对这些压力,吃得消吗?

朱瑞峰:一个人反而有一个人的好处,自己有自己的想法,不用去顾虑其他什么,而且背后有很多人支持我的工作,比如揭发一个官员之前,我常会去向王克勤、展江这些新闻界的前辈请教,让他们帮我出主意,而且我们已经商量好了一套“策略”,假如我遇到什么麻烦或者危险,贺卫方、浦志强这些法律界的人士就会站出来帮我。

深圳特区报:想不到你的“后援团”都是“豪华阵容”。

朱瑞峰:是啊,要是没有他们,我估计早就被“咔嚓”掉了。还不止这些,传统媒体,比如你们纸媒,一直都在和我配合做这个事情,网上也一直有朋友要给我捐款,我知道要是募集捐款什么的,肯定就有人出来说事儿,所以现在都靠自己。还有,比如我放到网上的36秒的视频版本,就是跑到某电视台的演播室去剪的,再有,每次揭发一个贪官,网站的服务器都会受到大量攻击,也是技术部门的朋友帮我解决的。很显然,上到中央下到百姓,大家对反腐这个事情都是非常支持的,所以我才能坚持把这个事情做下去。

“线人”已经失踪

深圳特区报:你的线索都是哪里来的?

朱瑞峰:基本都是线人提供的,别人看我在认真做这个事情,也就愿意把线索提供给我,比如揭发雷政富这个事情的线人,我见他的时候,我就说,你要是相信我,就先让我看你的证件,让我知道你的真实身份,他一开始还不愿意,我就说,你放心,我出了这个门就不知道你是谁了,我死了也不知道你是谁,他犹豫了一下,就同意了。

深圳特区报:你对媒体透露说,除了雷政富,还有几个重庆官员的情色视频在你手上,准备何时公布?

朱瑞峰:你是做记者的,你也知道核实信息真实性的重要性,我之所以没有公布其他视频,是因为目前除了雷政富之外,其他几个视频当中的人物仍然无法核实。

深圳特区报:有什么难处?

朱瑞峰:之前一直和线人保持沟通,但是最近已经无法和他们取得联系,线人的家属告诉我,他们已经收到了重庆某些官员的多次“警告”,而且与家人失去联系很久了。

深圳特区报:那接下来你要怎么办?

朱瑞峰:中央政府反腐的决心我们大家都是知道的,重庆市在处理这个腐败事件时也非常及时有力,但是显然,个别地方官员心里有鬼,反腐仍然有很大阻力。我现在比较担心的还是线人的情况,保护线人是我们最基本的原则,我之前说过,我宁愿自己遇到危险,也不希望他们有什么三长两短,毕竟,只有保护好他们,才会有更多的人站出来揭发贪官,我们的社会、制度才会进步。

深圳特区报:所以,所有事件里,都只有你知道线人是谁?

朱瑞峰:对。之前一些媒体记者要我向他提供线人的信息,说是为了核实情况,我说,作为一个公民记者,我也应该遵守新闻记者的原则,如果不保护新闻线人,我们的新闻界就沦陷了。

“网络反腐”的未来

深圳特区报:“网络反腐”的阻力在哪?

朱瑞峰:以前是网络攻击。腐败分子一直都在用各种手段利用网络对我进行封杀,我们会对网络攻击来源进行监控,根据我们的监控,这些攻击基本来自各个地方,比如,我揭发了山西的某官员,山西的网络攻击就立马来了,那个时候,平均每天要被“封杀”一百多次,后来我们就从技术上进行升级,现在他们基本拿我没办法了。

深圳特区报:那现在呢?

朱瑞峰:可能还是制度吧。以前一个贪官揭发出来以后,一般都要等很久才会被“拿下”,周期非常长。我们政府的反腐决心是非常强的,但是反腐的力度需要反腐的制度去传达。我们现在仅仅是靠这种单个去揭发,效率是很慢的。反而这次雷政富用了63个小时就被免职了。

深圳特区报:你觉得是什么原因?

朱瑞峰:我也发现,似乎“情色反腐”是一个很高效的方式,但是,也让我觉得,靠这种方式来进行反腐斗争,其实是有点荒诞的。网络的“狂欢”嘛,毕竟不是一个长期的解决问题的方式。

深圳特区报:反腐这个事情,你会一直做下去吗?

朱瑞峰:当然,我喜欢这份工作。我的家人一直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压力,腐败分子想通过我的家人让我妥协,我就说,你们告诉他们,我们已经决裂了,我和你们没关系,也是因为这个,我才和我妻子分开了。

深圳特区报:所以,为了反腐,其实你付出了很多。

朱瑞峰:没办法的事情,我就是喜欢看到那些贪官被拿下。做调查采访的时候,经常会有人要我拿采访函和记者证来,我就说,《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就是我的采访函和记者证,这是法律赋予我们公民神圣的权利。(来源:深圳特区报)

[责任编辑:PN032] 标签:朱瑞峰 深圳特区报 贪官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