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开展打黑除恶专项斗争

● 开始时间:2008年7月10日 ● 目前成果:抓获67名黑恶首犯和骨干、12名厅官涉黑落马……

导读:截至今年4月24日,重庆“打黑除恶”专项斗争共抓获“涉黑涉恶”人员4781人,67名黑恶首犯和骨干被抓捕、12名厅官涉黑落马。最大“黑恶保护伞”文强7月7日在重庆被执行死刑。【评论】

各方动态   
分析评论   
独家评析(视频)   
 重庆打黑审判
姓名 罪名项目 供罪情况 庭审判决
文强 4项罪名 要求上诉 死刑
黎强 9项罪名 否认犯罪 20年刑期
谢才萍 5项罪名 要求上诉 18年刑期
陈明亮 7项罪名 要求上诉 死刑
王天伦 8项罪名 否认犯罪 死缓
龚刚模 14项罪名 要求上诉 无期
岳村 12项罪名 要求上诉 死刑
李义 11项罪名 否认涉黑 20年刑期
张波 5项罪名 否认犯罪 17年刑期
杨天庆 10项罪名 要求上诉 死刑
刘钟永 8项罪名 要求上诉 死刑
陈知益 13项罪名 否认涉黑 死刑
邓宇平 10项罪名 否认涉黑 无期
王兴强 6项罪名 否认4罪 20年刑期
李庄 1项罪名 要求上诉 1年半刑期

打黑成果

抓捕4781人涉黑人员

截至今年4月28日,侦查终结移送起诉涉黑团伙76个、涉恶团伙152个。抓获涉案人员4781人,累计逮捕2869人,查扣涉案资产31.46亿余元…[详细]

抓获67名黑恶团伙首犯和骨干

14个涉黑涉恶团伙受到致命打击。陈明亮、岳村、黎强等67名黑恶团伙首犯和骨干分子被警方先后执行逮捕。[详细]

打黑关键人物

重庆市市委书记薄熙来

在薄熙来治理下,重庆市以雷霆万钧式的打黑,突入公众视野,声势逼人…[详细]

重庆市公安局局长王立军

至今,王立军的博客开篇语仍是:“战友们,同志们,假如我牺牲了,不要落泪…[详细]

正在加载中...
  • 重庆原司法局长文强7日被执行死刑
  • 文强在重庆被执行死刑 市民放鞭炮庆祝
  • 文强“悔过书”中发牢骚:升官无望才腐败
  • 重庆男子扬言报复文强案法官被刑事拘留
  • 文强案二审开庭 文强自称态度好望轻判
  • 文强一审被判死刑 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 重庆文强受贿等多项罪名成立被判死刑

重庆希尔顿实际控制人、低调而神秘的地产大亨和江湖大佬彭治民涉黑案发,他的落马被认为是随着文强案审结而渐归沉寂的重庆打黑再掀风暴。

—— 时代周报

陈江会在以打黑扫黄闻名的重庆举行,据说重庆市民"很自豪"。成都一家报纸和重庆某报都因为入住豪华酒店的报道遭整肃、公开道歉,最近演变成干脆因记者发帖抓

—— 沈勇平
聚焦重庆大审判之“最大保护伞”文强

庇护多个黑社会性质组织团伙

躲在文强这把“伞”下面避雨的有陈明亮、龚刚模、岳宁、王小军、王天伦、谢才萍、黎强及马当和“亮点”等多个黑社会性质组织的团伙,包庇、纵容他们进行杀人、抢劫、绑架、故意伤害、组织、容留卖淫、开设赌场、非法拘禁、强迫交易、寻衅滋事等犯罪活动。[详细]

审讯现场:从不可一世到哭着招供写悔过书

文强最初对专案组审讯人员说:“我想吃的时候就要让我吃,想睡的时候就要让我睡,别想用那些手段对付我,那些东西还是老子我发明的!”[详细]

这个昔日作风强硬的官员9月21日时一副哭哭啼啼的样子,招供了自己的罪行,并写下《悔过书》请求组织的原谅。[详细]

恐吓女星上床 涉强奸未成年少女

在审讯时天天讲自己喜欢女人和玩女人的大量故事,他还主动讲述一些强奸少女、玩女明星的过程,“他说但凡有女明星、女歌星到重庆走穴演出,只要能想到办法搞定她们,包括用钱买、利用女星的隐私恐吓她们等,他都要和这些明星睡一觉。”[详细]

资产近亿 家藏大量现金金条

文强因涉嫌严重违纪被双规后,从其一处住所中搜出大量的人民币、港币、美元、英镑以及金条,价值3800万元,还有8处房产(其中4处别墅),其总资产已近9位数。重庆一位政界人士认为,文强既甘做一些黑恶势力的保护伞,其收益自然不会低。[详细]

文强人生沉浮录

一个乡政府治安员的从警之路

文强的起家,源自 “1•18”空难。文强当时33岁,是金凤乡政府的一个治安员,空难发生后,文强表现得很英勇。从此得到 “贵人”张文彬的高度赏识……

在巴县时他很规矩

张文彬对文强的评价是,文强过去在巴县很规矩的,到了市里以后,说话也开始不拘小节,不时口带脏话……

多起要案成就打黑英雄

在重庆市公安局期间,文强在系统内一度是个英雄般的人物。除2000年闻名全国的张君案外,他主办的好几起要案被公安部记一等功……

最后沦为黑老大拜把兄弟

文强与多名“黑社会老大”是拜把兄弟,2004年获刑20年的巴南区“黑老大”封曼、在重庆黑社会中颇有“地位”的“毛今儿”(绰号)都是文强的结拜兄弟……

多次反映 但动不了他

“文强的问题历届政协委员和人大代表反映很多,为什么动不了?”原全国人大代表、82岁高龄的重庆市人民政府参事雷亨顺不无感喟地说,“这么多年来,重庆很多事情都没有揭开盖子,现在是时候了!”

动画:重庆涉黑人物关系图
打黑关键人物之薄熙来

打黑前奏:韬光养晦 麻痹“猎物”的警惕

2007年末,薄熙来从北京商务部部长位上调任重庆,成为重庆设立直辖市以来的第五任市委书记。决策者刻意的韬光养晦,麻痹了猎物的警惕,没人嗅知“山雨欲来”的气息。文强本人还曾对这些传闻公开进行调侃。在被“双规”前不久,在一些公开会议上,文强精神饱满,讲话声音洪亮,看不出丝毫政治生命走到尽头的迹象。[详细]

打黑第一招:大规模调整区县主要领导干部

2008年3月,重庆市委表决通过,决定对包括渝中、九龙坡、渝北等7区县主要领导干部作出调整。这是当年该市“两会”之后,对区县主要领导干部最大规模的一次调整。上述调整被外界解读为“换帅”,顷刻间在这个西部重镇引发官场大地震,一度令外界愕然。仅仅一个月之后,包括重庆市规划局原局长蒋勇、原副局长梁晓琦,九龙坡区原区长黄云在内,7名县区级官员涉嫌贪污、受贿先后被“双规”。 [详细]

打黑杀手锏:空降打黑英雄王立军

2008年6月,时任辽宁省锦州市公安局局长的王立军不带“一兵一卒”,只身来到重庆,接替文强担任公安局党委副书记、常务副局长。这样一位战功赫赫的公安部一级英模到重庆的目的何在?几乎没有第二个答案——扫黑。果然,王立军就在当年7月至9月间,启动了重庆25年来最大打击暴力犯罪、打黑除恶、缉枪制爆专项整治行动。[详细]

打黑兵法:领导重视+用人得当+方法正确+依靠群众

重庆打黑的经验有哪些?一曰领导重视,以薄熙来为“班长”的重庆市委市政府倾力支持,使狠力打黑具备了可能;二曰用人得当,打黑英雄王立军的空降重庆,被誉为此番打黑的关键力量;三曰方法正确,将暴力犯罪、黑经济结构、公共权力涉黑势力合起来一起打,多管齐下,刀刀见“血”,绝没有那些抓几个小喽啰了事的应付之举;四曰依靠群众,公安机关表现出刮骨疗毒的诚意后,人民群众向公安机关提供线索九千多条,80%都是实名举报……[详细]

薄熙来打黑语录

打黑是被逼的

“打黑不是我们要主动而为,而是黑恶势力逼得我们没办法。”

重庆群体性事件有黑手

重庆群体性事件比较突出,除了人民内部矛盾,也有幕后“黑手”在推波助澜,向党和政府施压。

打黑有杂音不可怕

打黑除恶必然会触及一些人的利益。越是有杂音,越说明这场斗争的必要性。

决不温柔放纵

“我们温柔,黑恶势力不会温柔,而且要杀人的!对少数人的宽容,就是对大众的不公、不负责任。 ”

打黑关键人物之王立军

从警经历:比真警察还勤奋的义务治安员

王立军从警是他自己争取的结果。上世纪八十年代初从部队转业后,他成为辽宁省铁岭市下属的铁法市商业局一名职员。一次偶然的机会,当地警方让他担任义务治安员。他把年轻的同事们组织起来,带着他们每天用业余时间巡逻,比真警察还勤奋。这件事让他出了名。1984年4月,铁法市公安局面向社会招聘警察。他如愿以偿了。[详细]

东北打黑:黑帮出500万买他的人头

因为打黑,王立军被东北黑帮视为眼中之钉,甚至出高价要购买他的人头,这一价格从最开始的几十万元一度上涨到了500万元。王立军也在历次反黑战斗中负伤累累,身上大小伤20多处,不少是贯穿伤,最严重的一次,王立军昏迷了10来天,单位把花圈都准备好了,但最终王立军还是从阎王殿爬了回来。[详细]

空降重庆:“一把火”让看守所爆满

素有“东北虎的铁掌”、“王青天”之称的辽宁省锦州市前副市长兼公安局局长王立军,2008年6月25日空降山城重庆后,连放“三把火”,他又多了一个绰号——“工作狂”。王立军到任重庆的第三个星期,便放了“第一把火”。2008年7月10日到9月30日,重庆市公安局开展了历年来出拳最重的“夏季社会综合治安整治行动”,破获刑事案件32771起,逮捕近万名涉案分子,一时间,重庆的看守所几乎爆满。[详细]

白脸的儒雅公安局长:“法”字写得最好

高大的王立军却给周力军另外的印象,“戴个近视眼镜,脸挺白。说话一点也不高声大嗓的,而是文质彬彬。特别儒雅的感觉。”后来他知道,王立军在书法、美术、音乐等方面都有研究。王立军主政五年多的锦州市公安局,在一楼曾经设置有一面背景墙,党委班子成员每人写一个“法”字镶在上面。王立军的“法”字写得最好。[详细]

数字王立军

一个传言

他因为打黑过严,被迫与所有亲人断绝往来,每天枕着手枪和防弹衣睡觉;妻子女儿惨遭黑社会残杀,还把录像寄给他看[详细]

20年负伤20多次

在铁岭任职近二十年,王立军从一名普通民警成为公安局局长,打掉了铁岭市的4个黑社会团伙,自己负伤达20余次。[详细]

把800多罪犯送上刑场

据统计,将近20年里,王立军和他的战友一共把800多名犯罪分子送上了刑场。[详细]

黑帮出500万买他人头

在接受主持人采访时,王立军表示:“在最白热化阶段时,竟然有人说出,能不能拿500万把他干掉。”[详细]

聚焦重庆大审判之“造假律师”李庄

一审:李庄申请审判员和公诉人等集体回避

李庄:“我申请3位审判员、3位公诉人和2位法院书记员集体回避。”李庄认为,他被控伪造证据、妨害作证,两项妨害司法的“受害者”都是当地法院,因此当地法院与他有明显的利害关系,而“运动员不能同时做裁判员”。审判长驳回申请,理由是:法律未就集体回避有明文规定。[详细]

一审:庭审激辩16小时 三次休庭

整个庭审成了一场激烈的法律辩论会。庭审从2009年12月30日9:10开始,一直持续到12月31日凌晨1:03,激辩16小时。法庭没有当庭作出宣判。庭审中,李庄提出各种要求,并多次威胁要“沉默”,“让公诉人和审判长说”,仅上午的庭审就休庭3次。[详细]

二审:当庭认罪 拒做精神鉴定

李庄突然对着话筒大喊:“对于证人的胡说八道,我表示愤慨!”同时他“嘭”地一拍桌子,猛站了起来,情绪出现失控。对于李庄的表现,高子程律师在今天的辩论阶段称,必要时和李庄家人商量,为其做精神鉴定。 听到此话后,被告席上的李庄马上举手表示,“没必要,我现在很正常。” [详细]

二审:律师称李庄当庭认罪是“不得已”

陈有西承认李庄在2日的庭审中确实说过“一审事实清楚,证据确凿,适用法律得当,判定罪名成立。”这些话的,但陈有西强调,“这是李庄在不得已的情况下这样说的(他进一步指出这个‘不得已’是指李庄是因失望而带有讽刺意味地说这番话的)”[详细]

李庄庭审“诳语”

今天的庭审是个笑话

李庄称,“我觉得今天这样的庭审是个笑话”,再次表达抵制情绪。随后,他马上又称“开一次庭也不容易,不要浪费审判资源”,表示愿意配合。

干脆剥夺我的被告人权利算了

审判长当庭驳回5项申请,李庄便口出“狂语”:“法院给我的《被告人权利告知书》上明明写了我有这些权利,审判长却驳回了。你们哪怕抬个屁股,出去解个手,然后回来跟我说‘经合议庭合议’也行!要不干脆剥夺我的被告人权利算了。”

希望审判长尽快丢掉我这个烫手山芋

“我有满肚子的话要说,说话的前提是依法。我已经做好了进监狱的准备,你们想怎么判就怎么判吧”。他又说,“我就是个烫手山芋,希望审判长尽快丢掉。”

你们抓我有点早

李庄认为,他与龚刚模见面时,警方的调查已经结束。李庄称,“我还没来得及提交任何证据,“你们抓我有点早”。李庄称,他会见龚刚模时都拍了录音和录像,但他目前不愿意将这些证据提供给法庭。

我的行为反而证明我是一名优秀的律师

李庄在法庭上称:“我的行为,不仅不能证明我有罪,反而证明我是一名优秀的负责任的律师。”

聚焦重庆大审判之“巴南二富”黎强

是黑社会还是家族企业

    公诉人:黎强所组织、领导的黑社会性质组织,从2000年以来,该组织操纵上访,制造群体性事件,向政府施压,通过先斩后奏的方式,非法取得营运指标。组织的操作模式、人员构成及其分工都很明确。[详细]

    被告黎强:我的公司是合法注册的,是家族企业。说我是“黑老大”掌控了人事权、财权、经营决策权,我是老板,我不掌握谁掌握?怎么就成了黑社会性质组织?[详细]

是否组织出租车罢工

    公诉人:2008年11月2日,黎强安排何永红召集公司旗下四个出租车分公司开会,传达11月3日将集体停运,并对营运的出租汽车进行打砸的消息,并要求分公司传达所有车主。[详细]

    黎强辩护律师赵长青:“值得一提的是,黎强被指控涉嫌组织领导去年重庆出租车罢工的“113”事件,赵长青说,“因为公诉人没有举证,就不用说了。”[详细]

是否残害群众

    公诉人:黎强组织、领导其组织成员随意殴打他人,拦截、辱骂他人;聚众堵塞交通;采取暴力、威胁等手段,有组织地进行违法犯罪活动,为非作恶,欺压、残害群众。[详细]

    被告黎强:被害人中,有民警,有的是竞争对手公司参与打砸自己公司车辆的驾驶员,还有自己公司内部的驾驶员,“谈不上残害群众”。[详细]

非法运营还是合法运营

    公诉人:黎强团伙强占重庆市客运市场份额的惯用手法是:先投入车辆进行非法营运,然后采取拦车、砸车、堵路、打架斗殴等违法犯罪手段,排挤、打压其他客运公司。[详细]

    被告黎强:“你们可以去调查一下重庆市场的行情,只要客车上路运营后其他经营者没有异议就算合法,我这也算是一种‘非典型性非法营运’”[详细]

黎强庭审现场

黎强“最后自辩”说到体力透支

10月30日上午庭审中,站在被告席上做自我辩护的黎强看起来体力已接近极限,在进行了90分钟的自我辩护后,因“太累了”、“需要休息”,他就自动结束了自己尚未辩护完毕的自我辩护时间。

75岁教授为黎强辩护像上课

赵长青的“压轴辩护”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他条分缕析,有旁听者听完辩护后大呼过瘾,称“好像又上了一堂课”。赵长青说,根据刑法第294条规定,“黑社会是有组织的犯罪,而不是犯罪的组织。不能说这个公司犯了罪,把这些行为加起来,他就是黑社会。”

五亲属过堂四人指控黎强

虽然黎强在庭审中对妻子、弟妹等家族被告都非常照顾,颇有气概地一人揽下了所有的责任;但昨日下午过堂的五位黎家亲属里,有四位都直接把控罪指向黎强。黎强妻子伍树芹更是表示,她只是个给老板打工的,虽然是股东却从未分红,并对于所控罪名一概不认。

重庆大审判聚焦之“女赌王”谢才萍

    谢才萍素有重庆“黑社会女老大”之称,江湖上人称“谢姐”,是重庆目前已逮捕的19个黑恶团伙首犯中唯一女性,她是文强(重庆市司法局原局长,现已经被执行逮捕)的弟媳。检方指控她的行为构成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开设赌场罪、非法拘禁罪、容留他人吸毒罪、行贿罪5项罪名。[详细]

蜕变:由贤妻良母变身“黑帮教母”

“在铜罐驿时候,他们家情况比较困难,她的老公戒毒,女儿在北京读书都需要花钱,家里收入主要是靠她。”作为家里的支柱,背着单位,谢才萍曾偷偷地在铜罐驿开过一家规模很小的火锅店。尽管公务员做生意也是不被允许的,但那个时候的她,与黑社会和赌场几乎沾不上边。[详细]

 

毒恶:用毒品套牢赌客的重庆“女赌王”

2000年开始,酷爱赌博的谢才萍利用自己特殊的家庭背景,四处开设赌场,聚众赌博,还陆续纠集刑满释放人员等人有组织的开设赌场。谢才萍被当地人称为重庆“女赌王”。 为了聚集赌场的人气,套牢经常参赌的赌徒,谢才萍还想出歪招,用抽头的钱购买毒品麻古免费提供给赌客吸食。 [详细]

淫乱:长期包养小她20岁的“男宠”

谢才萍在赌场上日进斗金,过着纸醉金迷的奢糜生活。她对肉欲的追求和占有欲也愈发的强烈和旺盛。此时,她的丈夫文某因为吸毒量的增加,对夫妻生活不是应付了事,就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对此,正如狼似虎的谢才萍在“铁姐们”的怂恿下,包养了小她20岁的罗璇。 [详细]

 

江湖气:庭审现场不时口出脏话

公诉人首先对犯罪团伙中的谢才萍进行调查讯问。对于检察机关的指控,谢才萍拒不承认,并将罪名全部推给其他团伙成员。面对检察机关的讯问,谢回答的语速极快,以至审判长多次提醒她放慢语速。而在回答中不时冒出的“C你妈”等口头禅,显示了这位“女老大”的江湖气息。[详细]

聚焦重庆大审判之86后双胞胎“黑老大”

    受审的张波、张涛为双胞胎兄弟,生于1986年3月30日,其所在“涉黑”团伙大部分都是80后,最小的才刚满20岁,是重庆打黑破获的“最年轻”犯罪团伙。被控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开设赌场罪,故意伤害罪,故意毁坏财物罪,非法拘禁罪五项罪名。[详细]

双胞胎黑老大竟是“86后”

起诉书称,被告人张波、张涛自2007年以来,纠集文传建等人为成员,逐步形成黑社会性质组织。张波、张涛均系万州人,1986年3月30日出生,初中文化,农民,是一对双胞胎兄弟。而在张氏兄弟为首的团伙中,不乏有比他们年长的“小弟”。[详细]

 

长辈回忆:兄弟俩小时很听话

“其实,张波兄弟俩在小时候,张家还是很受村民羡慕的。大家都说张家有福气,生了一对双胞胎兄弟,长大了可以为父母养老了,可结果……”说到波儿、涛儿(张波、张涛的小名)两兄弟,村民们唏嘘不已起来。 [详细]

庭审现场1:押解现场露微笑

今日上午8时左右,记者来到重庆市二中法院审判大厅外,上千名群众早已等候在大厅外,等待通过安检进入审判厅。上午8:50分左右,被告人被押解至法院。此时,围观群众纷纷朝押解车张望。部分被告人却毫无避讳向车窗外人群对视而笑,令人唏嘘[详细]

 

庭审现场2:母亲流泪直跺脚

双胞胎不时扭头朝旁听席观望——此刻,他们的45岁的母亲谭延秋,正坐在离记者不远的第9排7号位置上抹泪。这是今年6月24日兄弟俩被刑拘以后,她第一次看到双胞胎儿子。“波儿涛儿都瘦了!”她在庭上低声念叨。见两个儿子拒不认罪,谭延秋急得直跺脚[详细]

打黑风暴:刮倒了很多亿万富翁

    记者的调查显示,目前该市黑恶势力介入的行业或豢养、使用黑恶势力的行业主要集中在房地产和交通运输业。本次重庆市已经公开的几个黑恶势力团伙头目中,黎强、陈明亮、龚刚模、王天伦、岳村等人都是亿万富翁……[详细]

黎强:巴南第二富豪

    重庆市人大代表、巴南第二富豪、渝强实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黎强,因涉嫌犯有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等七项罪行,日前在打黑风暴中已被批捕,同时被批捕的还有其三名姻亲以及两名“江湖兄弟”。据悉,黎强还涉嫌策划去年重庆“11·3”出租车罢运事件。 [详细]

 

陈明亮:最有钱“黑社会头子”

    2009年6月5日晚,正在大世界酒店包房里豪赌、吸毒的陈明亮被警方带走。他被警方人定为“最大的黑社会头子”——他不是犯罪性质最恶劣的一个,而是最有钱的一个,其资产达数十亿元,并顺利拿下了重庆市政府对面的黄金地盘,准备筹建一所五星级大酒店。 [详细]

 

龚刚模:昔日销售奇才

    他曾经担任重庆银钢集团销售公司总经理,被摩托车行业人士誉为销售奇才。一位曾经与他共事的摩托车行业人士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龚刚模工作能力很不错,在他担任销售公司总经理期间银钢的销售也起来了,“但是这个人比较喜欢拉帮结派,江湖气很足。” [详细]

 

王天伦:曾经的爱心企业家

    王天伦,出生于1966年1月,曾是重庆2005年第9届杰出青年农民的候选人,据以往的报道,他曾是一名爱心企业家,赞誉他是“一个催生出城市‘放心肉’的人”。但如今,人们认为他是借助黑恶势力欺行霸市而使他的重庆今普公司在重庆猪肉市场占有41%的市场份额。[详细]

岳村:干警变身大富翁

    岳村,原系重庆警方的一员干将,因抓捕歹徒负伤,在病榻上表示,要为重庆的公安事业奉献终身。不久因业务出色,晋升为渝中区南滨路派出所所长。多年后,岳村下海经营,成为一名千万富翁,在黑名单中位列第二的他,因涉嫌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敲诈勒索罪被逮捕[详细]

 

陈坤志:央视节目诉委屈

    陈坤志,曾是重庆万贯财务公司负责人。数月前,面对外界对其黑恶势力身份的指证和举报,他还面对镜头接受央视《新闻调查》栏目记者柴静的专访,表现出一脸的不屑和满腹的委屈。然而,该期节目播出4个月后陈坤志不仅被确证为重庆黑恶团伙首犯之一,还因涉嫌故意杀人罪被逮捕。[详细]

 

马当:大正集团董事长

    上世纪90年代,马当在朝天门组建了大正商场,但大部分资金是贷款得来,盈余不多。后来,马当贷款3亿元接手重庆大世界酒店,该酒店本是由港商建设,但港商撤资给了马当机会。随后,马当便组建了大正集团10多个全资企业。涉嫌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组织卖淫罪被逮捕。[详细]

 

岳宁:爱钢琴的夜总会老总

    认识岳宁的人都知道,他酷爱豪车,曾在很短时间内买了数款高档宝马车。另外,他也喜欢钢琴,他的办公室放着一架老式钢琴,已经有一百多年历史。近日,他涉嫌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组织卖淫罪、非法持有枪支罪、寻衅滋事罪、非法拘禁罪、故意销毁会计凭证罪被逮捕。[详细]

打黑风暴:刮倒很多黑老大的“保护伞”

    重庆目前已立案查办涉黑“保护伞”52人、起诉5人。前重庆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司法局原局长文强,重庆市公安局原副局长彭长健等官员均涉嫌保护黑社会性质组织。[详细]

文强:市司法局长

在重庆市公安局期间,他一度是个英雄般的人物。除2000年闻名全国的张君案外,他主办的好几起要案被公安部记一等功,包括1992年震惊全国的重庆警匪枪战,1994年中国第一盗案,以及2000年的重庆抢劫运钞车案等。然而文强在政界及民间被议论最多的,却是他和当地一些“江湖人士”过往甚密。[详细]

 

张弢:市高级法院副院长

根据重庆市纪委证实,原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副院长张弢,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原执行局局长乌小青等人因涉嫌收受巨额贿赂,已于近日移送司法机关处理。张弢是博士后。二级高级法官。2006年,张弢入选首届“重庆市十大优秀中青年法学、法律专家”。张同时还是西南政法大学兼职教授。 [详细]

彭长健:市公安局副局长

彭长健在市委办公厅参加会议期间被市纪委当场带离会场予以双规,是打黑风暴中公安局落马的第二个厅级官员。据称其和黑恶势力头目陈明亮等关系密切并充当保护伞。据透露,彭长健落马并无先兆,与之相反的是,本次打黑风暴中,他还属于指挥部成员之一。 [详细]

 

陈光明:经侦总队总队长

在很多落马的公安系统负责人中,有一个被广泛认为受文强“所害”的是重庆市公安局经侦总队总队长陈光明。陈光明在重庆是赫赫有名的人物,党的十七大代表,全国十大女杰,全国劳模,也曾是重庆乃至全国省级公安禁毒战线上惟一的女总队长。 [详细]

陈洪刚:市交管局局长

对于陈洪刚的落马,重庆市警方人士透露,目前初步查明主要问题并不是出在交管局局长的位置上,而是此前他任职南岸区公安分局期间,涉嫌充当黑恶势力团伙的“保护伞”。这是重庆打黑风暴中,继市公安局前常务副局长文强,副局长彭长健落马后,又一名警界厅级干部因涉黑而倒掉。 [详细]

 

王西平:市煤监局副局长

经证实,重庆煤矿安全监察局党组成员、副局长王西平因涉嫌重大经济问题被双规,前不久被逮捕。据报料:王西平在重庆市万盛区以“黑社会”手段强行“吃”掉一个年产值数千万元的煤矿,与他一起的还包括万盛区数名干部。有坊间消息称,王西平涉案金额为3000多万元。[详细]

打黑风暴下的重庆生态

官场很自危:看着同僚被带走 噤若寒蝉

“就在两周前,重庆召集所有区县公安局长、副局长及相关部门人员开了一个警示教育会。会上,一名县公安局长还有一名经侦总队队长当场被带走,一共带走了3个人,说是协助调查。”重庆司法部门一名知情人士向本报记者透露,警方的行动非常迅速而突然,在场的多位区县公安部门负责人眼看着同僚在开会过程中被带走,不禁感到自危,噤若寒蝉。 [详细]

富豪圈很萧条:街上多了无主的奔驰宝马

政府“打黑”的铁腕作风正在引发重庆经济领域的震动。香港有媒体称,“在最近的打黑风暴中涉黑的富豪,特别是房地产开发商被捕的人以及闻风外逃的人数量逾百”。有企业被撂下,也有房产成为烂尾楼。一位老板发现,重庆街上竟然多了一些无主的奔驰宝马车。在渝北区不少正在开发的楼盘,目前都处于老板忽然“消失”的状态。 [详细]

生意场很惶恐:很多开发商惶惶不可终日

开发商与政府官员间的微妙关系使其在警方的打黑风暴中惶惶不可终日。根据重庆警方通报,截至8月15日,警方缉捕了1544名犯罪嫌疑人,469名逃犯被境内外追捕。据知情人透露,这469人中不乏地产开发商、五星级酒店老板等曾经有钱有势的“社会上层人士”。 打黑风暴也凸显黑恶势力组织对重庆经济领域的全面渗透。 [详细]

百姓圈很振奋:拉横幅谢政府 成立“打黑基金”

有人恐慌,更多的重庆老百姓感到的是振奋。7月21日黑帮头子黎强被抓,7月29日,其旗下渝强实业的挂靠车队队长王德容和多位驾驶员汇集在重庆市委门口,排成队拉起横幅:“感谢党和政府打击黎强黑恶势力为民除害”。在一片紧张敏感的气氛中,重庆市非公有制经济促进会会长黄伟决定筹资1000万元,发起成立全国首家“打黑基金”。 [详细]

新闻图集
新闻视频
最新报道 更多  
网友留言
账号 密码 注册
版权声明

凤凰网 资讯 中心出品,欢迎收藏。

编辑:周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