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薄熙来谷开来法国别墅由姜丰代持

2013年08月22日 18:34
来源:新华网

'正在加载中...'

【庭审现场8】

证人:当时我说好要收购这个球队,王健林就先跟市委书记怀忠民和贺昊讲这个,他们听了我们对球队未来经营的想法,他们明确给我讲要经过市长薄熙来的同意。

辩护人:详细解释一下找被告办事更有确定性和效率的含义?

证人:就是办事情更有把握一些。

辩护人:也就是这个事情可办?足球队不都收购完了吗?

证人:办这个事情的实际过程就是我现在向法庭讲的过程。

审判长:辩护人本庭提醒提问要具体明确。

辩护人:我现在提问很明确。请你向法庭解释你所说的确定性和办事效率指什么?

证人:办这个事情的把握性和效率。

辩护人:关于尼斯房子的幻灯片,你向法庭说你看过几次?

证人:两次吧。一次在沈阳他们家里,第二次是侦查人员调查时我说看过。

辩护人:也就是本案发案之前,你看幻灯片只看过一次?

证人:对。

辩护人:你能确认这一点吗?

证人:是。

辩护人:按照你的证言,你看幻灯片是2002年,侦查人员找你看幻灯片是2012年,事隔十年的时间,你只看过一次,你怎么能记得确定?

证人:我在第二次看幻灯片我也讲了对这件事情的印象。

辩护人:现在我问你,你是否看过房屋的图片?

证人:我就是看了幻灯片和幻灯片打印出来的图片。

辩护人:原来你在中纪委4月19日的笔录中说,你看过房屋的图片,你怎么记得?

证人:我是经过长期仔细的回忆。

辩护人:你陈述看幻灯片时是2002年,你怎么能知道和记起来是2002年?

证人:因为在02年的时候,这个房子基本上成形了。

辩护人:你对这个房子很关心?

证人:我没有关心。谷开来告诉我房屋差不多了。

辩护人:你们三人看幻灯片时,谷开来向被告人讲的那段话,我现在想问你,按你的理解,你对房子的理解和这个事情的理解,你是不是认为你了解这个房子比被告人要多?

证人:我没有什么理解不理解,我只知道这么多,已向法庭陈述。

辩护人:站在你的立场,你认为谷开来说的那一段是不是能让被告人清楚房子的情况?

证人:我只是向法庭原始的来说这个情况。

辩护人:你刚才说给薄瓜瓜买过一个电动平衡车?你是安排谁去买的?

证人:当时薄瓜瓜和我说国外兴起了手扶的电动车,他很喜欢,我说我安排人给你买吧,他说他已订好,只要我付钱就好,我就安排我的司机李家忠去付的钱,具体情况我不清楚。

辩护人:你当时让你新加坡公司李秀凤去联系过把房子转给别人一事,这事办没办成?

证人:第一次,在06年去法国找人未找到。

辩护人:后来转给姜丰办成了?

证人:姜丰是代持。

辩护人:签代持协议了吗?

证人:没有文字的协议。

辩护人:如果姜丰不同意给谷开来了,怎么办?

证人:我们之间会有一些信任的。

辩护人:就凭你们之间的信任?

证人:对。

辩护人:你记得04年曾经在商务部的停车场与被告人有段谈话,这个时间是白天还是晚上?

证人:晚饭后。

辩护人:你当时怎么进入商务部的?

证人:我有商务部的车辆通行证,我也没有经过秘书联系被告人。

辩护人:但根据本案相关材料记载,侦查机关把你车证的资料调出来了,你刚才讲你和被告人的谈话是在2004年8月,但你的车证是05年1月才办的,04年8月份你是不可能有车证,你怎么解释?

证人:我一直就有那个车证,至于你们怎么调查的我不知道。

辩护人:关于报销机票的费用,你每一次为谷开来、瓜瓜报销费用,是不是每次他们都给你说。

证人:最初是开来给我说,后来是他们家的勤务人员张晓军来办这件事,而且不管是瓜瓜、张晓军找,界限都不是很清楚。

辩护人:也就是说,每次他们都会给你说,你再交待下面的人去办?

证人:是。

辩护人:每次买票等,都是他们三人之一来给你讲,那么反过来说,他们三人没有给你讲,你就不会办?

证人:是。

辩护人:其他的费用报销是不是也要通知到你?

证人:是。

辩护人:你是不是替开来存过一笔钱?

证人:对,保存过150万美元。

辩护人:你说你曾给开来买房出过钱,也报销过钱,那么,这150万美元是不是可以用来抵账?

证人:这完全不是一回事。辩护人:你公司的法律顾问是谁?

证人:有很多。

辩护人:开来是不是法律顾问?

证人:不是。

辩护人:开来有没有给你提供过法律咨询?

证人:没有。

辩护人2:你是什么时间认识薄谷开来的?

证人:大约在99年。

辩护人:你是先认识薄谷开来还是薄熙来?

证人:薄熙来在大连当市长,普通市民都知道薄熙来,但私人交往是先认识谷开来。

辩护人:除正常工作交往外你和被告人有没有交往?证人:有时我会在他家里碰到他回家的时候,在他家里吃过饭。

辩护人:你们有没有单独外出吃过饭?

证人:没有。

辩护人:你和被告人称得上朋友吗?证人:朋友概念是双方认定,从我的角度讲我很尊重、敬重薄熙来,无论什么时候。通过这么多年的交往,他对我、对瓜瓜、对事情的看法,都对我很有帮助,我内心深处不简单地把他当作朋友、市长、领导。

辩护人:你刚才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我能从你的话听出来您对被告人的人品是认可的,你很敬重他,能不能这么讲?

证人:我表示过了。

辩护人:凭你主观判断,你认为他是谨慎的人还是粗率的人?

证人:我今天只是陈述事实,不做任何评价。

辩护人:王立军是不是通过你认识的谷开来?

证人:是。

辩护人:你讲一下认识的过程。

证人:这与本案无关。

辩护人:请你如实回答。

审判长:辩护人说明一下你为什么问这个问题。

辩护人:因为后面的滥用职权罪会与这个问题有关。

公诉人:公诉人反对,因为下面的滥用职权犯罪中徐明不是证人。

审判长:反对有效,辩护人继续发问。

辩护人:这个问题你能回答还是不能回答。

证人:好,当时谷开来家里工勤人员有案子,谷开来对办案人员很不满意,我去谷开来家里时,谷开来给我说过她不满意,她问我有什么办法,我给她推荐的王立军,她让我约王立军见面,他们就认识了。

辩护人:被告人发问时,你说从来没给他讲过你给薄谷开来、薄瓜瓜报销费用的事?

证人:他们是一个家庭整体。没有人给我说过。

辩护人:你刚才讲你在薄谷开来的家里看幻灯片时,被告人也回家了,你们还碰到了,谷开来当时还说了一段话,但薄熙来当时什么都没有讲?

证人:对,他没有讲话。

[责任编辑:PN042] 标签:实录
打印转发
 
凤凰新闻客户端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