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女司机撞人后躲在车上哭 又引发两起事故致一人死亡

2013年11月29日 13:34
来源:法制晚报

原标题:即使维持原判 也希望得到谅解

法制晚报讯(记者 王巍) 打算再登门 对今日宣判感到难过

从大兴摔童案发生到韩磊一审被判死刑,韩磊的家人一直不愿面对媒体,在庭审和宣判时,他们也没有在现场出现。

但他们并非什么都没做:从10月10日起,韩磊父母7次登门到被害人家道歉,但不是赶上对方家中无人,就是让对方情绪激动地将他们轰出房门。

“即便这样,我们还是得去道歉,这样良心上才过得去……”韩磊的父亲对法制晚报记者说,“即使维持原判,我们也希望能得到谅解”,这就是他和老伴儿的真实想法。

昨天晚上,法制晚报记者了解到,在二审开庭后,旁听庭审的亲戚朋友已经将庭审情况转达给韩磊的父母。

韩磊父母表示,他们还打算再次到受害人家中登门道歉,但没想到终审宣判这么快就到了,这让他们感到有些难过。

最近一次登门道歉 韩母摔休克

与韩磊父母的见面约在地铁站口,约定时间到了,老两口守在出站口刷卡的地方,个头不高的韩磊父亲背着手来回踱步,微微有些驼背的韩磊母亲则拨通记者电话“认人”。

韩父腰板挺直,讲话时条理清晰,韩母看人说话时眼睛直直地望着前方,语音很轻,有时候话说到一半就被老伴儿打断或者制止,然后她就看着丈夫不再讲话。

提到11月11日发生的事情,老两口都止不住叹气,韩磊父亲把眼镜摘下来又戴上,反复擦了又擦。

他说,“这是我们第7次上门,运气还好,他们(被害女童的姥姥姥爷)以为我们是家里人回来了,所以开了门……”

韩磊父亲告诉记者,当对方发现是他们时,情绪激动地把他们追打出大门。

“我当时被他们打了几下,他妈妈在‘逃跑’的时候不小心摔了一跤,头磕到楼梯上,当场就休克过去了。”韩磊父亲说。

“这时候小孩(遇害女童)的姥姥过来了,她说你们赶紧打120救人吧……”韩磊父亲说,即便如此,他们并没有责怪对方的意思。

“我觉得他们打死我们都是应该……”韩磊母亲几分钟后恢复了知觉,她说除了手肘磕疼了以外,并无大碍。

韩磊父亲

愿用我的命换孩子的命

每次登门道歉,老两口都会记录下来——韩磊父亲从兜里掏出一张黄色的便笺纸,上面记载着每次老两口上门道歉的时间:从10月10日起,老两口每隔几天便去一次受害人家里,“带着水果、点心、茶叶”,有5次赶上对方家中无人,两次赶上有人在,但都被赶了出来。

对于是否坚持继续登门道歉,韩磊父母态度坚决,只是考虑在频率上会有所改变:某次老两口登门,对方家没人,碰到隔壁的街坊,邻居对老两口说,人家刚恢复平静,你们就别来了,一来就又勾起他们的伤心事……

韩磊父亲说,经过11日那次之后,他觉得道歉的事情可以过一阵再继续,最起码别再让人家更难受。

当被问到如果韩磊最终被维持原判,老两口是否还会坚持道歉?韩磊父亲沉默了一下说:“孩子(韩磊)现在已经被判死刑了,我们不是去求他们,而是从良心上讲,我们觉得必须去,不管他们怎么对待我们,我们都应该去……”

在整个采访中,韩磊父亲不止一次地表示,希望通过媒体表达他们的歉意,“我也是当姥爷的人,如果用我的命可以换回他们家孩子的命,我都愿意。”

案发后不敢回家 觉得没法抬头做人

“我们是从报纸上知道这件事的。”韩磊父母说,儿子在第一次刑满释放后,已经不在家里住了,谈到儿子,韩父的话多了起来。

“这孩子怎么变成这样,真该杀!”韩磊父亲说,他当时的第一反应就是愤怒,但当时他们已经联系不到韩磊了。后来请律师的事情等都由韩磊姐姐操办,老两口托人给韩磊送的保暖衣也被退了回来。

对于没教育好儿子,老两口懊恼不已。

韩磊母亲说,韩磊就是个“愣头青”,韩磊父亲则表示,韩磊发起脾气来控制能力差,行为难以控制。他说自己曾经是支援三线的技术人员,韩磊妈妈独自在京带孩子,等他1982年调回北京的时候,韩磊已经八九岁了,“我这当父亲的,没把孩子教育好!”

韩磊父亲说,案发至今,他体重轻了二十多斤,韩磊母亲也瘦了10多斤,“没一天能睡安稳……”案发前,老两口住在女儿家看外孙,案发后更不敢回家了,不敢去法院旁听庭审,“压力太大,都觉得没法抬头做人。”

老两口觉得,只有道歉能减少良心谴责,于是老两口根据被害人家属民事赔偿书的地址,找到家里,此后对方更换居住地,两人又通过律师再次找到被害人家属。每次,两人都拎着几百元的东西上门。

“第一次上门,我琢磨着肯定让人砸出来,所以东西买的都是禁摔的。”韩磊母亲说。对于为什么在案发两个多月后才登门道歉,韩母称,事后韩磊姐姐写了道歉信,他们当时觉得人家肯定在气头儿上,正伤心,所以想等过些日子再上门拜访。

被害方 拒绝接受赔偿

在采访完韩磊父母后,记者联系到曾经为受害女童一家做民事赔偿代理的马律师。“一审宣判时受害人家属撤诉,我们已经终止了代理关系。”马律师说,9月28日一审宣判时,被害方撤销了民事赔偿的要求,坚决要求法院判处韩磊死刑。在刑事案件中,被告人如果能积极赔偿被害人家属并获得谅解,是得以从轻发落的因素之一。

马律师表示,韩磊当初委托的律师在一次庭前会议上提出过赔偿,一审后,韩家也曾联系他希望对被害方进行赔偿,但被害方家属明确表示“不同意”。他说目前被害人母亲情绪还很不稳定,“肯定不会接受赔偿!”文/记者 王巍

[责任编辑:PN046] 标签:女童 姥爷 姥姥
打印转发
 
凤凰新闻客户端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频道推荐

实时热点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