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北京摔婴案主凶获死刑 事发前曾准备结婚办厂

2013年09月26日 02:51
来源:京华时报

韩磊(右)和李明听判。

韩磊被带出警车准备进入法庭。京华时报通讯员李佳摄登录手机应用平台,免费下载并使用“云拍”,拍摄图片观看视频。

韩磊被带出警车准备进入法庭。京华时报通讯员李佳摄登录手机应用平台,免费下载并使用“云拍”,拍摄图片观看视频。

原标题:摔童者“求死得死”后要上诉

其家人及女友先后致信死者家属、法院、检察院道歉求情

大兴摔童案因凶手的残暴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死者家属在宣判前撤回刑事附带民事索赔,要求法院依法判决。

昨天上午10点,市一中院对此案作出一审判决,以故意杀人罪判处韩磊死刑;以窝藏罪判处李明有期徒刑2年,与其前罪尚未执行完毕的有期徒刑3年2个月6天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5年。曾经一心求死刑的韩磊表示要上诉。据悉,其家人及女友曾先后致信死者家属、法院、检察院道歉求情。

□宣判现场

家属撤回民事索赔

上午10点,韩磊和涉嫌窝藏罪的李明被先后带入法庭。韩磊表情平静,径直走向被告人席后站定。

在宣读对两人的判决前,法官先宣布了一份附带民事裁定。法官表示,案件庭审结束后,被害女婴的父母向法院申请撤回了之前对韩磊提出的273万余元的附带民事起诉。法院经过审查,准许两人撤回起诉。

据法官介绍,9月16日,法庭对韩磊进行公开审理后,被害女婴的父母认为韩磊在法庭上的认罪态度和表现,都让他们无法对韩磊作出谅解,因此委托律师于9月23日向法庭提交了书面撤诉申请,不再向韩磊要求赔偿,希望法庭能够依法判决。

法官表示,如果被告人能够积极赔偿被害人家属的经济损失,同时被害人家属能够对被告人的行为表示谅解,那么有可能作为从轻处罚的情节。但是此案完全不具备这个前提和基础,而且韩磊的家属既没有向法院提出过赔偿,也没有将赔偿交到法院。

韩磊获死刑要上诉

附带民事裁定宣布后,法官宣读了对两人的判决。

经法院查明,韩磊于2013年7月23日晚与李明等人一起吃饭饮酒。饭后,韩磊、李明等人一起去歌厅唱歌,韩磊坐在李明驾驶的白色北京现代牌轿车副驾驶位置。由于歌厅没有停车位,20时50分许,李明将车调头欲在大兴区旧宫镇庑殿路西侧公交车站科技路站站台附近停车。

当时,李某带着坐在婴儿车内女儿孙某某(殁年2岁10个月)正在该公交车站候车。李明开车靠边行驶至正在公交站台下候车的李某及婴儿车前时停车,韩磊认为李某及其婴儿车阻挡了停车路线,随即下车与李某交涉并发生争执,韩磊将李某打倒在地。此后,韩磊将孙某某从婴儿车内抓起举过头顶猛摔在地,致孙某某颅骨崩裂,因重度颅脑损伤经抢救无效死亡。随后,李明开车带着韩磊,按照韩磊所指路线将其送回其暂住地附近。韩磊作案后于2013年7月24日被抓获归案;李明于2013年7月25日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

法院认为,韩磊是累犯,法院一审判决认定韩磊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与其前罪尚未执行完毕的剥夺政治权利7年2个月10天并罚,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李明在假释考验期内犯罪,应撤销假释,将前罪尚未执行完毕的刑罚与此次犯罪判处的刑罚数罪并罚。鉴于李明有自首情节,且庭审中韩磊、李明均供称韩磊在上车后李明曾有让韩磊下车的言语,故可对李明从轻处罚,并最终以窝藏罪,判处李明有期徒刑2年,与其前罪尚未执行完毕的有期徒刑3年2个月6天,剥夺政治权利7年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5年,剥夺政治权利7年。法庭同时强调,李明实施的从案发现场驾车带韩磊逃跑的行为,与一般的事后给予犯罪人钱财资助或提供住所的窝藏行为相比,其严重程度更高,故在量刑时亦应有所体现。

宣判后,韩磊和李明被带出法庭。韩磊回头找到旁听席上的发小后,向其点头告别,他的发小则不禁泪流。韩磊拒绝接受采访,但表示要见主审法官张鹏。据了解,韩磊在暂看室内向法官提出了口头的上诉申请。

□法官驳斥

六点事实分析罪犯心态

庭审时,控辩双方对于被害女婴是被韩磊摔死的基本事实并无实质争议。控辩双方争议最大的一点,在于韩磊作案时在主观上是否明知其所摔的对象是孩子的问题,这也是涉及到对韩磊定罪量刑的关键。

而韩磊的内心活动只有他自己一个人知道,因此法院在认定时是从客观证据出发,根据主客观相一致的原则,运用经验规则与逻辑规则形成判断,以此来推定韩磊的主观心态。

在判断韩磊的主观心态时,法官举出了六点事实:

第一,韩磊近视,且根据韩磊、李明的供述以及证人张某的证言,可以证明韩磊案发前确实曾经饮酒。

第二,根据韩磊、李明的供述,案发前是韩磊给李明指路开车从吃饭的饭店到歌厅。韩磊作案后,乘李明的车离开现场时,也是韩磊给不认识其住处的李明指路,即韩磊在案发前后均处于言行正常意识清醒的状态。

第三,韩磊返回其住处后,证人刘某的证言能够证明当时韩磊并无异常,没有醉酒表现。第四,韩磊在法庭审理中可以清楚地供述其案发前的行为、案发时与李某争执的经过、摔孩子(韩磊称是车内东西)的经过以及作案后逃跑的经过。

第五,从案发现场客观条件并结合尸检鉴定来看,被害女婴孙某某身高为99厘米,案发时孙某某在婴儿车中没有任何遮挡,虽然案发时处于晚间,但通过监控录像可以看出案发周边有大排档摊位的灯光以及来往车辆的车灯灯光,最主要的是婴儿车停放在李明的车前很近的地方,李明的车一直开着车灯,即婴儿车一直处于李明的车灯光照射范围内,不存在现场光线条件不好导致看不清婴儿车及车内的孙某某的情况,且婴儿车与韩磊所称的购物车从外形上的明显差别是众所周知的。

第六,根据现场证人证言及监控录像,韩磊案发时戴着眼镜,其作案时绕到婴儿车的正面,面对面将车中的孙某某抓起后摔在地上。

喝酒未醉酒作案时清醒

根据上述六点,从案发过程、现场客观条件以及韩磊案发前后的行为举止精神状态来看,法官认为韩磊虽然案发前曾经饮酒,但尚未达到醉酒状态。

同时,根据经庭审质证确认的证据,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韩磊作为一个案发前后意识均处于清醒状态而且对于案发经过、争执细节等有清晰记忆的成年人,突然在举起并摔下孩子的约2秒钟关键时间内丧失辨认能力的事实。

因此法官认为,韩磊关于其不知道车内是孩子的辩解,明显有违社会公众一般经验常识,且与在案证据反映出的韩磊的精神状态及主观心态不相符。

此外,法官还指出,此案开庭时,韩磊的律师提出了两个反证观点。其一是韩磊由于醉酒导致辨认控制能力受损,刑事责任能力降低;其二是韩磊将李某打倒时被带倒在地,其突然起身时可能出现体位性低血压的症状,导致其视力模糊。

对此,法官认为,无论是从韩磊案发前后的行为表现来看,还是其他证人对韩磊状态的描述,均可以证明韩磊当时并不存在醉酒状态,且醉酒本身也不是阻却犯罪构成的事由或从轻处罚情节。

至于体位性低血压的问题,一方面,该症状仅是韩磊辩护人的主观推测,并无任何证据支持,另一方面,根据一般医学常识,出现体位性低血压时,除视力模糊外,还有头晕及行动能力受限等伴发症状,而通过监控录像可以看到,韩磊在起身后迅速准确地绕至婴儿车前实施了将孙某某抓起高举过头后猛摔在地的行为,整个行为过程动作连贯、攻击性强、力度大,这种行为过程本身也不符合体位性低血压的症状表现。

□家属的信

昨天,韩磊的律师成准强告诉记者,在听到一审判决结果后,韩磊的父母非常伤心,不想见人,拒绝了他见面的要求,只通过电话告诉他让他带话给韩磊,让孩子平静下来,接受这个结果。

此外,记者了解到,在韩磊出事后,家人分别给被害女婴父母和法官写信。韩磊的女朋友也给检察院写信,称韩磊并非大恶之人。

尊敬的家属:

你们好!

我们是韩磊的家属,我们怀着万分愧疚的心情给你们写这封信。

我们写这封信,是想要告诉你们,知道事情后,我们一家人无比的愧疚、痛苦和自责,悔愧难当,无法用言语表达这种痛苦和愧疚。韩磊的母亲更是日夜流泪,深深自责。

同时我们能体会到你们的痛苦,因为我们也有儿女骨肉面对惨痛的事实,你们的愤恨也是我们的愤恨,只是我们更是还有难以言传的痛苦:做出这事的是我们自己的亲人。

我们写信给你们,不求其他,是想诚挚地说出我们内心的歉意,我们真的对不起你们一家人,我们愿意承担一切的责任,也愿意承担一切可能的赔偿,请你们明白我的诚意。同时,我们也知道提供的赔偿丝毫不能弥补,不能挽回给你们造成的痛苦,所以我们不会附加任何条件,不要求任何的回报,只是想表达我们的愧疚和歉意,请相信我们的诚意。

我们不知道还能做什么安慰到你们的痛苦,如果你们有任何的要求请随时联系我们!

尊敬的法官:

您好!

我是韩磊的父亲,我的儿子韩磊因犯下不可饶恕的罪孽,现在在法院受审。对我来讲仿佛噩梦一般,千言万语也不能表达我们一家人的痛苦与羞辱,作为韩磊的父亲,我想是没能够好好教育好孩子,更没有带给他一个快乐的童年,在孩子还没有出生的时候,为了响应国家号召支援国家建设,我抛家舍业去了四川三线,一去就是12年,我和爱人都是搞革命促生产的积极分子,我们都是自幼丧父母,我去三线后,所有照顾家的重担全落在我爱人一个人身上,她一边努力工作一边承担照顾家庭和孩子的重任。

因为这样的长期两地分居,使我们忽视了对孩子的正确教育,更是由于幼年缺失父爱的缘故,导致韩磊性格上的严重缺失,现在我是追悔莫及,尊敬的法官,为了国家建设我们忽略了家庭,孩子的成长走偏了路,现在我六十七岁了,孩子他妈也六十五岁了,都已是风烛残年,我们不能再求当年的贡献,获得什么奖赏,只求在这老年无依赖的时刻,恳请您在判决的时候能考虑我们为国家作出的贡献,付出的代价,给我们晚年一线期盼。

再一次为受害者家庭祈祷,愿他们平静平安。

□韩磊其人

韩磊有这样的一面——14岁进工读学校,22岁获无期徒刑,为了减刑攻读多门学科获大专文凭,38岁减刑出狱……

韩磊还有这样的一面——从小缺少父爱,酷爱文学,自己撰写自传体小说,一位图书编辑曾提出帮助他发表作品……

在律师和发小眼中,出狱后的韩磊有些不适,却还算顺风顺水,不仅马上就要迎娶新娘,甚至还即将获得女友家人盘给他的厂子。他们觉得,韩磊压根不想再犯罪,只是在人生的十字路口走错了方向,一去不返。

小说中为自己设定假如

“假如那天没有在十字路口前徘徊,假如那天不是为了那顿该死的早点耽误了时间,假如那天没有遇到蔡伸,方冰坚信自己的人生一定会是另外一番模样。他觉得人生的道路上布满了十字路口,在每一个路口前都要面临着一个选择,不同的选择让他遇到本来遇不到的人,遇不到的事,甚至是不该遇到的人和不该遇到的事,这些选择使得他本应该平平淡淡的人生变得错综复杂。想到这一点,方冰觉得人生中充满了未知和茫然。”

这是韩磊写于2012年出狱前后自传体小说《昔我往矣》

中的开篇之语,他将自己设定为小说中的主人公方冰。韩磊回忆自己的过往,用几个“假如”表达了对过去在人生十字路口所做抉择的悔恨。

而在摔婴之前,相信韩磊并没有意识到,这是他出狱9个月之后,面对的又一个人生的十字路口。

好交社会朋友讲江湖义气

1974年6月26日,韩磊在丰台区东高地的航天部大院里出生,父母都是航天部的普通工人,母亲是航天部下属某厂的修理工,父亲是该厂的木模工。

韩磊出事后,他的父亲给法官写了一封信。在信中,父亲说,“没有带给他(韩磊)一个快乐的童年,在孩子还没有出生的时候,为了响应国家号召支援国家建设,抛家舍业去了四川三线,一去就是12年”。

韩磊的律师成准强说,韩磊出生在一个当年典型的鹊桥家庭,父亲在韩磊还未出生之时就离开家,到大山之中支援国家建设,再见到韩磊时,韩磊已经8岁多了。

韩磊的发小张国新比韩磊大3岁,当时与韩磊家住楼上楼下,常在一起玩儿。在张国新的印象中,韩磊有与众不同的一点,就是喜欢文学,尤其是古典文学,从小就爱写毛笔字。韩磊少年时就开始接触古代诗词,并模仿着自己去创作诗歌,“创作了一千多篇诗歌,他在古典文学上的造诣是较深的”。

当然,还不仅这些,韩磊在以自己为主人公的小说中写道:“好结交所谓的社会人,讲些江湖义气,也就少不了干些江湖上打架争胜的勾当。”因此,韩磊的学习成绩一落千丈,经常不去上学。

因偷自行车进工读学校

1988年,家里面添置的一辆自行车被盗,这是花费了家庭一年积蓄购置的。随后,韩磊偷了一辆自行车,居委会工作人员发现后报警,韩磊因此被处以行政拘留13天,之后被勒令前往工读学校就读。

这或许是韩磊人生的第一个十字路口,他的发小张国新说,“当时一辆自行车400多,还得凭票,他刚刚骑上车就给别人偷走了。”但当时韩磊就是个孩子,本质并不坏。

在工读学校里,不到15岁的韩磊经常被大孩子欺负,而且学校离家很远,很长时间才能回家一次。韩磊曾提出不想再去工读学校,但是父母都希望他能通过在工读学校的教育,好好改造。

为了离开学校,韩磊曾用刀片割伤自己,此后到航天部技校学习。1993年技校毕业后,韩磊放弃了去航天部工作的机会,出于对文学的热爱,他进入出版社,从事校对工作。出版社的一位老编辑欣赏韩磊的文字,曾打算帮他发表一些作品,但韩磊的家人出不起相关的费用。

为了减刑学习自考课程

1996年1月,韩磊走向了人生的又一个十字路口。他在小说中写道,“人生的一切痛苦都来自于欲望,而人生的一切欢乐也同样来自于欲望,自己如今的处境皆缘于当初的一个错误的欲望”。

这个错误的欲望是什么?是因为需要钱来出版自己的文学作品,或是什么其他,总之这个错误的欲望将韩磊送入了牢狱。1996年1月23日深夜,韩磊与朋友潜入丰台区万源西里盗取一辆白色尼桑公爵王轿车,获利3.2万元。一个半月后,韩磊被捕,当时恰逢严打期间,韩磊偷的车被认定为41万元。1996年10月,市一中院判处韩磊无期徒刑。张国新说,实际上,当时韩磊卖车的钱一部分用来买书了,剩下的则是准备出书用。

2004年,刑期过半的韩磊开始急切地想要出狱。在他的自传体小说中,甚至存在越狱的情节描述,“这时方冰正面对着墙蹲在地上,双手垂在身前,右手的拇指、食指和中指紧紧地捏着一把用金属牙膏皮自制的手铐钥匙,急速、忙乱地在左手铐子的钥匙孔上戳点着。他一边侧耳倾听着门外的动静,内心里一边蓦然升起了一种世事无常的彷徨和无奈,就在这一瞬间,他忽然意识到自己正在努力挽救自己的命运,正在挽回一个错误的选择。钥匙依然在锁孔边缘忙乱地戳点着,方冰的一颗心因为浸满了急切和慌张肿而胀在胸膛里”。

犹如小说中所写,韩磊想要挽救自己的命运。2004年开始,为了早点出狱,韩磊决定通过考学来减刑,当时监狱规定获得一门自学考试文凭就减刑9个月。

事发前已经做结婚准备

当时,韩磊选择学习文学、档案学、行政管理学等专业。他说,自己对中国古典文学很感兴趣,所以首先选择了文学。因为档案学涉及一些古籍的收藏、档案的收藏,感觉像考古,所以又选学了档案学。至于选择行政管理学的原因,韩磊说,是想出狱后,能够自己搞点事业。

2012年10月5日,韩磊通过参加劳动、参加学习等方式获得6次减刑提前出狱。此时,他通过参加高自考,获得大专文凭。

“韩磊22岁进去,他进去的时候是个灵气逼人的孩子,长得白白净净的小伙子,现在出来已经是个中年人了。”张国新说,韩磊曾在监狱自杀过3次,给他的身体带来很大的疾病,出来以后一周周睡不着觉,每天都处于极度疲劳,因此才容易发火。韩磊出来以后一直投身养殖业,投了很多钱,一直在做生意,而且事发之前,韩磊已经要结婚了。“事发当天下午他特别高兴,当时他女朋友的父亲,已经打算把南方江苏的厂子全盘交给韩磊。”张国新说,韩磊骨子里面真的没有想过再犯罪。

京华时报记者孙思娅

[责任编辑:PN037] 标签:上诉 质证 民事
打印转发
 
凤凰新闻客户端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