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拒马河遇50年来最大洪峰 12000余游客一度受困野三坡

2012年07月25日 02:48
来源:新京报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昨日,从野三坡百里峡景区通往苟各庄的桥被洪水冲毁。

苟各庄村西,一辆汽车被洪水的淤泥淹没多半。新京报记者李飞实习生王飞摄

 

7月21日,涞水县全境突降暴雨,其中野三坡景区为210毫米,拒马河形成两次较大洪峰,水流量最高达每秒2510立方米,为1963年以来最大洪峰。洪水导致野三坡景区12000余名游客受困。

两米深的大坑,直径七米多,丁宝库围着转了半天。

他面无表情,看到坑里的泥水泡着些什么,直接跳了进去,捞出几件皱巴巴的东西,甩开一看,是衬衣和裤子。

大坑的位置,曾是丁宝库的全部家当,一个大超市,卖些水、饮料、零食和旅游用品,超市后面是一个大四合院,能满足30名游客的食宿。

三天前,7月22日凌晨零时许,拒马河迅猛的洪水有如猛兽般,冲到河北涞水县三坡镇苟各庄村村民丁宝库的四合院前,席卷一切。只剩下这一件衬衣和裤子。

洪水来袭

22日,凌晨突然暴发的拒马河洪水冲到百里峡景区旁的苟各庄,为了安全,上千名游客在野三坡火车站的铁轨上坐了一夜。

苟各庄,位于拒马河北侧,紧邻三坡镇最著名的风景区,百里峡。

村庄南侧,便是丁宝库的四合院,中间由一条漫水桥连接。四合院西侧,是七八排密集的平房,往南,又是一座山。

7月21日,丁宝库的儿媳妇刘建辉,像往常一样,给游客做饭,指导游客哪里的漂流好玩。当天,20多名来自北京、天津、河北的游客,居住在丁宝库的农家院里。

早上8时,天开始下起雨,雨势迅猛。一个小时后,苟各庄村停了电。这让刘建辉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平常不怎么停电,以为很快就会来电。”

电一天都没有来,雨也一直未停。晚上10时,刘建辉便早早地上床睡觉。四合院离拒马河不足百米远,她清晰地听到,多年来一直保持三四十公分深的拒马河,发出嗡嗡的水声。

此时,三坡镇下庄村村民穆英民正点着蜡烛,跟几个朋友打牌。他听着窗外淅沥的雨声,开玩笑地说了句,“看吧,这雨准小不了,河水得涨。”

这不幸一语成谶。22日凌晨零时许,丁宝库听到院子外面声音很吵,开门一看,院子里的水已经齐腰高,大喊“发大水了,快跑”。

刘建辉首先惊醒,叫起来丈夫丁玉龙,便和惊醒的游客一起向南侧的山上跑去,其中还有一名孕妇。

刚跑出院子,丁玉龙发现一对夫妇没有起床,旋即又返回四合院,叫起两人。站在高处的刘建辉看到,丈夫站在漫过胸膛的水中,跟在这对夫妇的后面走着,院前停放的三辆汽车,也开始浮起来。

三人上岸后,和其他地方的上百名游客,一起奔向南侧山区。五分钟后,刘建辉听到一声巨响,慌乱中,她回头看到,她的四合院和超市轰然倒塌,在水中掀起一团漩涡。

此时,正在打牌的下庄村村民穆英民,接到了邻村苟各庄村亲戚打来的电话,说拒马河快要淹到了家里的二楼。

穆英民出门一看,庄子大街上满是奔跑的游客。村委会已经下达指令,要求村民及游客,火速撤往火车站避难,并互相告知。

穆英民叫起在家中住宿的十几个游客,让他们去火车站,一名游客并不情愿,“他说,下个雨至于要跑么,我就喊他,不跑就没命了。”

当晚,穆英民和家人,夹杂在上千名游客中,坐在铁轨上。

坐了几个小时,天终于亮了,刘建辉走下山,惊恐地发现,一座四层楼高的宾馆,被冲去了一半,再往前,超市、四合院,以及西侧密集的平房,荡然无存,留下一个2米深的大坑。

拒马河洪水的威力终于在白日展现在大家的面前:半米深的淤泥,树上和河里面目全非的汽车,垮塌的桥梁公路,以及断水断电,手机没有信号。

在松口村附近,一处高速公路的工地上,此前沿河堤驻扎的板房已无迹可寻,几辆面目全非的铲车、挖掘机深陷泥中。松口村村民记得,当时有8名工人驻扎于此,但洪水过后有5名工人再也没人见过。

这时,所有的人意识到,灾难来了。

 
[责任编辑:PN010] 标签:三坡 游客 拒马河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