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潜水员在京港澳高速积水中深潜6米摸出81辆车

昨天,武警官兵顶着烈日在京港澳高速公路积水地段清淤。截至目前,武警总队已出动兵力3800余人次、动用车辆100余台次,成功解救转移被困群众983名,救援车辆近100台,清理淤泥400余方,疏通排水道60余处。

昨天,北京排水集团抢险队员、武警官兵等奋战在京港澳高速长阳段路面积水处,抢险日夜不停,争取尽快恢复通车。 图为排水集团三台抢险车同时工作,一条条抽水管将积水源源不断排到护坡上。随着水位降低,一辆辆被淹没的车辆浮出水面。

昨天,在京港澳高速长阳段路面积水处,一辆遭受没顶之灾的轿车顶着淤泥和杂草被吊装运走。

武警战士踩在没脚的淤泥中抢险。 本报记者吴镝摄

暴雨来袭,水漫京城。

7月21日,京城遭遇特大自然灾害。作为全市交通要道之一,京港澳高速出京方向17.5公里处,南岗洼铁路桥下路段因严重积水而化身一片汪洋。

“积水最深处达6米,长达1公里多!”

“多辆汽车被淹,200余名群众被困桥上!”

……

21日18时左右,接到报警后,本市公安、消防、武警、市排水集团、市红十字蓝天救援队纷纷第一时间向积水处集结,周边的建筑工人、市民也联手展开自救互救。截至目前,京港澳高速积水现场已连续40多个小时昼夜不停地展开排险救援。截至今晨零时记者发稿时,据排水集团管网部部长邝诺介绍,预计今日凌晨,积水将排净,上午京港澳有望通车。

蓝天救援队:

深潜6米“摸”出81辆车

昨天中午,冒着酷暑,记者踏着满地的泥泞,徒步一公里,一步一滑地来到位于京港澳高速铁路桥南几百米处的红十字应急帐篷前,只见烈日下一名身着蓝色救援马甲的队员,竟席地而坐,靠着车门睡着了,裸露的小腿上沾满了被晒干的已经结了嘎巴的污泥。

“队员们已经连续作战40多个小时,太累了。”北京市红十字蓝天救援队队员王亮悄声告诉记者。尽管同样一身疲惫,他还是强打精神为记者还原了这场惊心动魄的抢险救援历程。

暴雨当天下午,北京市红十字蓝天救援队从网上得知杜家坎积水,迅速集结人员和物资。20时,10名队员用4辆越野车拉着冲锋舟、潜瓶、汽油全速进发,行至杜家坎时因积水过深受阻。队员们又绕行六环路至房山区,分别在东大桥河水决口处、田各庄以及周口店楼子水村对被困村民展开救援,成功将40多名受困村民转移到安全地带。

22日凌晨,王亮他们几个队员再次返回京港澳高速上被淹的铁路桥处,与桥北侧赶到的另一组救援队会合。

积水深不见底。由于掺杂了大量的淤泥,肉眼根本无法判断究竟淹没了多少车辆。怎么办?

22日上午10时左右,7名潜水员相继换上潜水装备,一头扎进浑浊的积水中。由于水下能见度几乎为零,队员们在水中只能靠双手触摸来确定水位和被淹车辆的数量。有的驾驶员在逃生时将汽车车窗敲碎,不少队员都被玻璃划伤。“玻璃在水下锋利无比,很多队员都是在摸查时受伤的。”潜水员李皓森说。

救援队员胡喜鹏是天津的一名潜水教练,22日早上他从天津赶到现场后,当即穿上潜水服下水。胡喜鹏这样形容自己的潜水姿态:一手挡在脸前,以防水下积物的伤害;另一只手握成拳头,在水底淤泥中推进。同时,腰上绑住一圈绳子,而绳子的另一头则在船上同伴的手里。“我的主要任务就是摸清积水下的车辆情况以及是否有人员还在车里。”胡喜鹏说。

胡喜鹏每摸到一辆车时,就会发出信号,告诉船上同伴停止前进,再摸查车辆的型号、车窗是否打开、车内是否仍有人员等,然后上浮,报告相关情况进行记录。经由他摸查出来的车辆,既有大巴车,也有小轿车、SUV等,足有十几辆之多。“在水下破拆车辆时,由于水压过强,原本随身携带的逃生锤根本使不上力,我们下潜时只好每人带一把消防斧。”

连续下潜近10个小时后,22日晚7时左右,潜水员们终于摸清了水下的汽车数量足有81辆之多。

随着车辆被吊车逐一吊起,蓝天救援队的工作基本告一段落,但现场没有一名队员离开。“现在还不能走,随时可能还有一些水面作业需要我们。”王亮坚定地说。

武警官兵:

两小时急挖1公里排水渠

昨天记者在现场看到,不少小汽车从退去的积水中现身后,都陷在几十厘米高的淤泥里动弹不得,不仅无法及时转移,还影响了排水泵车的作业面。

一铲又一铲,清淤刻不容缓,身着绿色迷彩服的年轻武警战士在烈日下挽着裤管,挥汗如雨……经过昼夜奋战,十几万袋淤泥被相继清走。

“22日凌晨,我们在接到命令后,数百名武警官兵在20分钟内便赶到京港澳高速积水现场。”北京武警总队15支队政治处主任冒明告诉记者,当时,200余名群众正被困在四面环水的铁路桥上方。由于积水过深,战士们只好用背包带打成缆绳,涉水过去把群众逐一转移到东侧地势高的地方。当时,很多行动不便的老人和孩子都是被战士们背过去的,战士们又把随身携带的战备压缩饼干和矿泉水全都分给了群众。

受困人员成功转移后,武警战士们顾不得休息,又开始为现场不断抽出的积水寻找出路。仅仅两个多小时,他们便挖出了一条长达1公里多的排水渠。记者顺着高速路东侧的土坡爬上去后,十二根粗大的排水管清晰可见,哗哗的流水汩汩流入一个用沙袋堆砌的排水渠,直通附近一家在建污水处理厂的地基中。

由于排水量过大,排水渠随时面临决口,此时100名武警战士又被派去护渠。在堆满沙袋的排水渠旁,一名小战士浑身湿透。他告诉记者,之前排水量大,大家都要泡在水渠里备战,一旦水漫上来,就立刻用吸水沙袋加固加高,并随时准备打通新的排水渠道。

截至记者发稿时,北京武警总队再次下达指令,为确保抽水、清淤、护渠工作的完成,当晚还将加派兵力至500人。

排水集团:

6辆泵车昼夜抽水10万立方米

“小心,倒车!”现场一辆红色小轿车被拽出淤泥后,立刻腾出了一大片空地。只见一辆黄色的排水泵车开始点火发动起来,记者了解到,这个高科技的“大家伙”同时具备发电、吊车和抽水水泵装载等多重组合功能。

只见这辆排水泵车不断缓缓后退,准备与远处半潜在积水中的另外两辆泵车会合,而十几名排水工人则小心地抱着车后拖着的长长排水管,踩着淤泥,深一脚浅一脚地向积水深处走去。

今年50岁的市排水集团工人田连群蹚着齐腰深的积水布完排水管,已是浑身污泥,满脸疲倦。尽管有同事劝他休息一会儿,可老田坚持不肯。“我来这儿就是排水的,不干活儿怎么行?”记者了解到,老田22日一早就在菜户营桥参与了一次排水抢险,随后马上就跟大部队一起转战到京港澳高速。像老田一样坚守在排水作业一线的工人还有300多名。

市排水集团此次共投入了6辆大型排水泵车,分两组进行梯次作业,累计抽出积水10万立方米。据介绍,抽水速度正在逐渐加快,预计今日凌晨积水有望逐渐消退。

消防:

12人水上搜救队协助摸排

7月21日晚,接到报警后,房山消防支队和丰台消防支队分别从被淹铁路桥的南北两侧向积水区火速进发。抵达现场后,消防官兵调集了所有就近中队的抽水力量,在市政排水集团大功率的排水泵车到达前,一刻不停地展开抽水作业。

22日上午,在市应急指挥部的安排下,消防部队认领了“摸排、初探”任务,专门从密云调来了一支12人水上搜救队,其中包括4名潜水员。

从清晨直至太阳落山,消防部队的潜水员与蓝天救援队的潜水员分工合作,相继下潜至深达6米的水中摸排水下情况。其他队员则在积水水位逐渐下降的过程中,负责对一些已经出水的车辆情况进行排查、破拆。水上搜救队队员由于长时间在水面暴晒,加之超负荷作业,个别战士甚至出现体力不支和中暑迹象。由于6米深的积水将铁路桥一分为二,消防队员值守着两艘搜救艇连接桥南北两侧的水面,接应应急指挥部的指挥人员跨桥进行水面巡逻勘查,为现场决策提供准确依据。

北京市公安消防总队宣传处副处长高峰透露,下一步,随着现场抽水进程加快,将利用消防车进行喷水排污,力求在最短的时间内为高速路通车做好准备。

特写

参与的人多,

能做的事才更多

房山小伙儿刘刚先救人后顾家

在积水处理现场,一个既没穿工作服、也没穿制服,却在丰台区公安分局的值守队伍里忙前忙后的小伙子吸引了记者的注意。

他叫刘刚,房山城关镇饶乐府村人。21日的暴雨中,他是京港澳高速积水段的首批被困者,也是头一个组织大伙儿自救的领头人。

21日,刘刚开车从京港澳进京方向接人,在驶过积水较深的铁路桥下时,车子趴窝了。为不妨碍其他车辆,刘刚第一时间把车子推到路边,等待救援。无奈雨越下越大,多辆汽车相继被困,刘刚几次跳入水中帮助车主脱困。直到3辆旅游大巴车被淹,他才意识到形势危急。

“当时我想,不好,这一百多人单靠我一个人说什么也救不了。”刘刚告诉记者,他拔腿就跑向附近一家污水处理厂,叫来上百名工人,抱着厂子里作业用的六七个救生圈和绳子返回积水现场。他们把绳子拴在救生圈上往下扔,手把手拽着帮大伙儿陆续脱险,转移到安全地带。

不一会儿,刘刚发现一些身强力壮的小伙子开始争抢救生圈,许多老人、妇女和孩子只能无助地站在车顶。看到这里,刘刚凭着一身好水性,一猛子扎进水里,快速游到大巴跟前。

“让老人、妇女和孩子先走,其他人等一等!”他站在一辆大巴的车顶上,扯着嘶哑的嗓音一边喊,一边当起了现场救援总指挥。他这么一嚷嚷,先前还在争抢救生圈的年轻人立刻被镇住了。老人和孩子在众人的帮助下,最先撤离积水现场。

随后,云岗派出所的民警和丰台刑侦支队的刑警、武警官兵、市公安消防总队和红十字蓝天救援队员相继赶到,成功将现场200余名受困群众安全转移。

直到昨天下午,刘刚仍在现场忙活,没有离开,要知道,他60岁的老父亲还独自呆在受灾最重的房山区,家里的房子早已被大雨淹了。

“你不惦记家里?”记者问。

“怎么不惦记?已经给父亲打过电话了。他还好。”刘刚说。

“怎么不回去看看?”

“参与的人多,能做的事才更多。”小伙子的回答质朴感人。

抢险现场

武警战士一天穿坏一双鞋

本报记者刘宇鑫

“跑步前进!一、二、三、四!”昨日傍晚7时,京港澳高速积水抢险现场北侧500米处。随着一声令下,来自武警北京总队三师十五支队的300名战士开始向积水点急行军。战士们人手一把铁锹,他们的任务是接替前一班战士,继续清理积水退去后路面上的淤泥。

这时,在京港澳高速一座铁路桥下的积水边沿,今年新入伍的四川籍战士罗中杰奋力挥舞着铁锹,撮起路面上一滩棕黄色泥水,靠近铁锹头的左手手腕一抖,跟进的右手往前一送,就像羽毛球比赛中的挑球动作一样,将泥水泼进道路中央的隔离带里。之前的半天时间,罗中杰和他的战友们已经用几百个沙袋,将隔离带垒成了一条不透水的沟渠。

直了直腰,罗中杰想用手摩挲一下额头的汗水,却不想给自己画了个花脸,引来战友们一阵笑声。略显腼腆的罗中杰低下了头,脚底不停地蹭着地面。记者注意到,战士们的胶鞋此时都已经变成了一个个泥疙瘩,鞋面原本的草绿色也变成了土黄色。

“别光笑我,谁能把鞋和袜子分开脱下来,我就佩服他。”换班的间歇,罗中杰和战友们又开起了玩笑。原来,抢险时,地上的泥水不断渗进鞋里,使得脚掌、袜子和鞋底已经粘在一起。大家索性将裤管卷到膝盖处,小腿以下的部分满是泥水。

“这已经比昨天强多了。”他对记者说,第一批参与抢险的武警战士在22日凌晨赶到现场时,穿的都是高筒军靴。“当时积水很深,大家一趟水救人,才发现积水一旦进了军靴,根本出不来。我这两天,每天都要穿坏一双鞋。”

在战士抢险队伍前方,6名排水集团防汛人员刚刚“上岸”。“哗、哗……”抢险人员纷纷脱掉自己的雨鞋,鞋里足足能倒出一杯水。

一位抢险人员趁着穿鞋的空当,跟记者聊了几句:“积水最深处已经降到了2.6米,但要保证道路明天通车,大伙还得加把劲儿。”此时,三台移动水泵已经被安放在积水深处,随着三台大马力移动泵车不断轰鸣,桥下积水顺着六条排水管,被抽到了道路两侧斜坡上的沟渠里。此处向北约200米,另外3台移动泵车仍在待命,而来自市消防、救护、公安等部门的抢险车辆,在抢险现场北侧组成了一支抢险车队。

“在21日解决了城区部分桥下的积水问题后,集团6个抢险单元马不停蹄地连夜赶到京港澳高速。我们目前采取的是‘泵车两班倒、保持泵不停’的作业方式,单个泵站抽升能力为每小时1000立方米。在部分积水退去后,今天白天,已经有几十辆被淹车辆被拖走了。”排水集团现场负责人邝诺说。

 
[责任编辑:PN037] 标签:田各庄 积水区 积水问题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