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潜艇“猎杀潜航”
中国海军舰队从西太平洋演练归来,自卫队研判潜艇究竟在哪里?
季 萌:新媒体外交与美国的实践

2010年12月08日 17:42
来源:公共外交季刊 作者:季 萌

字号:T|T
0人参与 打印 转发

新媒体的传播活动具有开放、多元、瞬时、互动、无障碍等传统媒体难以企及的优势,因此成为表达意见、建立认同、塑造行为的工具,并深刻影响了外交的议程和结果。美国的新媒体外交经历了从“内向”服务到“外向”攻击的转变。奥巴马政府大力打造国务院的“E外交”、白宫的“Web2.0时代”、五角大楼的“网络司令部”三位一体的新媒体外交,在摩尔多瓦和伊朗选举骚乱的“Twitter革命”堪称“硕果累累”。

新媒体外交释义新媒体外交是:信息时代条件下,国际行为体即国家、国际组织、跨国公司或个人为了维护和发展自己的利益,利用互联网技术和网络平台而开展的对外交往、对外宣传和外交参与等活动。新媒体外交的本质是媒体外交。之所以将媒体外交划分为传统媒体外交(电视、报刊、广播)和新媒体外交(网络等新媒体),并对新媒体外交进行专门探讨,实为近年来新媒体在国际政治中的作用和影响日益深入之故。经由新媒体中介的传播活动具有开放、多元、瞬时、互动、无障碍等传统媒体难以企及的优势,因此成为表达意见、建立认同、塑造行为的工具,并深刻影响了外交的议程和结果。

一是弱化民族国家主权。在信息时代,出于国家安全考虑管制信息的努力是有限的,民族国家主权在一定程度上被弱化了。一国政府可以利用新媒体将本国的外交决策、文化价值观、意识形态等源源不断地传送到“他国”,动摇其民众的文化根基和意识形态,丑化其国家形象,从而为政权更迭或改造提供舆论支持。

二是扩大国际政治和外交的行为体。新媒体技术的应用使外交领域发生了深刻变革,传统外交的内涵和外延得到了拓展。外交不再是少数政治精英的专利,而日益被各国、各地区、各非政府组织、商业团体和跨国公司分享,甚至民众个体也能借助新媒体制造社会舆论,以影响国内外政策。

三是提供政治话语权的新战场。信息的全球传播,扩大了跨国交流的范围,引发了世界政治话语体系的新变化。传统媒体的政治语言和外交辞令,面临简洁的、活泼的、多样的网络政治语言的竞争。特别是那些讽喻性、暗示性的政治语言和曲线的意见表达均在新媒体找到了出口。

在信息时代,世界互联网的控制权和管理权仍然来自掌握军事资本、经济资本和文化资本的美国。据统计,目前,全球有13台根服务器,其中10台在美国,其内容均由隶属于美国商务部的“互联网域名与地址管理公司(ICANN)”管理。世界互联网IP地址总量约为43亿个,2/3已分配完毕,其中美国拥有12亿个,占总量的1/4多。全球访问量最多的100个网站有94%设在美国。全球7240万个网站中,美国占73.4%。在网络信息资源中,全球6000种语言中的绝大多数销声匿迹,英文信息约占90%,中文信息不足0.4%。全球最主要的网络安全公司多设在美国。美国牢牢控制了互联网的技术和内容,把持着互联网的技术强势、信息强势和话语强势,进而掌握了新媒体外交的绝对主动权。

美国的新媒体外交:从“内向”服务到“外向”攻击

21世纪初,美国国务院开始重视新媒体在外交中的作用。2002年,美国国务院着手创建网络外交机构。2003年10月,“网络外交办公室”成为国务院信息管理局的一部分,其职能包括:将国务院外交官纳入信息技术决策;改善国务院内部及与外部沟通、协调方式;改进信息管理系统。该办公室集中了一批具有专业知识和经验的人才和相关项目承包人。国务院还制订了2006年至2010年网络外交战略目标:1.提供正确信息;2.不受时间、地点限制来连接行动中的外交官;3.协调外部合作伙伴;4.有效及安全的风险管理;5.在工作实践与工作团队领域引领变革,打造高度专业化的信息技术人员,以良好的服务主持外交使命。

随着奥巴马主政,在“巧实力”政治理论和外交政策的主导之下,新媒体将“软实力”和“硬实力”巧妙地结合起来,其外交作用得到了提升。

新媒体提升“软实力”的重要性。克林顿国务卿办公室主任谢里尔·米尔斯说:“在外交新时代,运用新媒体是关键。利用新媒体发挥美国‘巧实力’并扩大交流,对实现美国外交政策目标至关重要。”被提名为公共外交与公共事务助理国务卿的朱迪思·麦克黑尔在参议院外交委员会提名听证会上说:“如果得到有效的和创造性的运用,新技术就有可能改变传统外交游戏的力量。”

新媒体赋予“硬实力”新形式。“网络战”已经超越了传统的宣传战和心理战,成为战争链条中的重要一环。早在2001年7月,美国国防部就提出了“网络中心战”的概念,并在2003年的伊拉克战争中付诸实施。2005年,“网络战联合功能构成司令部”成立,陆海空军和战略司令部均设有“网军”。预计未来的网络战有三种形式:网络盗窃战、网络舆论战、网络摧毁战。

奥巴马主政以来,新媒体外交从内向“服务”转向外向“攻击”。2009年4月,Twitter、AT&T、YouTube等9家信息技术公司高管随国务院代表团访问伊拉克。代表团会见了伊政府官员、教育工作者和社区领袖。发言人罗伯特·伍德阐明了此行的目的:在访伊期间,他们提供概念输入和创意,告诉人们如何通过新技术提高当地政府执政能力,增强政府透明和可信度,推动反腐工作,促进课堂批判思维,壮大民间团体,并通过提供网络构建工具让当地机构和个人更加强大。6月19日,国防部长盖茨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Twitter等新媒体已成为“美国巨大的战略资产”,“互联网、手机及社交网站等新媒体技术让独裁政府难以控制信息”,“由于信息无法再完全掌握在政府手中,这些技术进步是世界各地自由的巨大胜利。”《纽约时报》毫不讳言地指出,奥巴马政府已把Twitter等新媒体技术视为“外交箭袋中的一支新箭”。

奥巴马政府的新媒体外交

奥巴马政府履新之后,国务院的“E外交”、白宫的“Web2.0时代”、五角大楼的“网络司令部”三位一体,新媒体外交日益成熟。防范黑客攻击、保障信息基础设施安全等是新媒体外交最基本和最消极的诉求,更高端和更积极的目的在于,利用新媒体在世界范围内塑造舆论环境、动摇文化根基、传播美国价值观。

2009年4月发生在摩尔多瓦的“Twitter革命”,和6月由Twitter助力的伊朗选举骚乱堪称美国新媒体外交的“硕果”。在两场选举中,Twitter均扮演了发布匿名帖子,传播虚假信息,制造虚拟民意的战略角色。有证据表明,美国情报机构参与了摩尔多瓦骚乱,组织示威活动的非政府组织网站“HydePark”得到了美国国务院文化和教育局的资金扶持。有媒体研究者称,摩尔多瓦当地只有79位用户使用Twitter,其他用户多来自美国。哈佛大学博克曼中心在《社会媒体在颜色革命中所扮演角色》中称,在摩尔多瓦这样一个科技不发达的国家中,新媒体技术在抗议示威活动中扮演了极为重要的角色。在伊朗,据西班牙《起义报》报道,布什政府时期主管教育和文化的助理国务卿戈莉·艾梅里就曾为拉夫桑贾尼的支持者配备网络工具,并训练他们使用互联网。骚乱期间,境外反政府势力通过波斯文网站、YouTube视频网站向伊朗境内传播诋毁政府和伊斯兰共和国形象的信息;其背后,美英等西方国家政府和官方媒体连篇累牍的“反伊朗伊斯兰革命”报道,为“网络攻势”送去源源不断的“枪支弹药”。英国网络设计师发明的网页自动刷新技术,为反政府的“黑客”攻击政府网站提供了支持。

这些不过是“Twitter革命”的冰山一角。Twitter等新媒体在美伊关系中扮演的角色令西方媒体难掩兴奋。《华盛顿邮报》称:“一种新的、强有力的力量正在生成。”英国《卫报》称:“伊朗危机证明了,Twitter已成为一项强有力的政治工具。在此之前,美国一直找不到一种方式既可以影响伊朗,又不使自己过于陷入其中。”

季 萌: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干部。

[责任编辑:高蕾]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查看跟帖]我要跟帖 0人参与
 
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同步到微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