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凤鼎:英国威尔顿庄园公共外交研讨会
2010年12月09日 09:19公共外交季刊 】 【打印共有评论0

2 0 1 0 年6 月7 日至9 日, 作者应英国威尔顿庄园会议(Wilton Park Conference)的邀请,以前大使的身份,参加了主题为“公共外交:从政策到实践”的公共外交研讨会。这是该庄园举办的第1034次国际研讨会。这次研讨会的目的是,将公共外交政策制定者和执行者的看法集中在一起,供参与者分享,共同寻找解决世界外交难题的办法。在研讨会上,作者亲身体验了国际社会对公共外交问题的关注,也清楚看到了东西方同行观察一些国际问题的不同视角。

威尔顿庄园会议创立于1946年,由丘吉尔于1944年最早发起倡议,在白金汉郡附近的威尔顿庄园召开会议,主要讨论战后德国重建和战犯改造的问题。威尔顿庄园会议由此而闻名天下。60多年来,它一直作为英国外交部直属的研究机构而活跃在国际交往的舞台上,并以它首创“不记录在案(offthe record)”的办会原则而为世人称道。

各国名流围绕四个议题展开研讨

威尔顿庄园会议每次研讨会一般都选取国际上当时面临的重大问题作为其主题。本次研讨会把公共外交作为主题,受到相当广泛的重视。参加这次研讨会的世界各国的官员、专家、学者超过70人,其中大多是世界各国在商业、媒体、体育、文化、环保、危机处理等领域从事公共外交理论研究和实践活动的行家里手。

美国主管公共外交事务的副国务卿米歇尔与会和英国新上任的外交国务大臣布朗出席开幕式,使这次研讨会更加引人注目。米歇尔副国务卿所做的主旨发言,主要介绍了美国开展公共外交的考虑和主要做法。她发言传递的重要信息是,美国奥巴马政府比任何时候都更加重视公共外交问题,但美公共外交的主要目的仍然是,促进国外对美外交政策和价值观的支持,改善美国的国际形象,维护美国的利益。英国外交国务大臣布朗的致辞虽然很短,但也同样传达了类似的思想和期待。

研讨会进行得热闹非凡。根据会议议程,会议分成四个单元,一是国家加强软实力建设的问题,二是企业、宗教、媒体做好公共外交的问题,三是发展援助和非政府组织的公共外交作用问题,四是为处理诸如气候变化等国际难题而实施公共外交活动的协调问题。每个单元都围绕分议题,有一个或两个主旨发言,然后是展开讨论,有问有答,绝不冷清。从发言情况看,各家对在新形势下加强公共外交以提升软实力有着广泛的共识。但是,在如何界定公共外交内涵的问题上,各方的分歧仍然是明显的。一些西方人士经常提及其公共外交对外“传播民主”的目的,显示了他们希望通过公共外交达到政治战略目的的“隐蔽日程”。有的与会人士介绍了本国政府为赢得国内民众支持所做的公关工作,并认为这类公关工作也应属于公共外交范畴,但这种观点也遭到了其他与会者的质疑。

中国声音的发出与回应主办方对中国的与会表示热情欢迎。我被安排在第二天的研讨会上做了主旨发言。在发言中简要介绍了我对公共外交问题的基本看法和中国开展公共外交的情况,并按照会议的安排,介绍了我国为申办和举办北京奥运会开展公共外交的经验。我在发言中特别强调要在公共外交中排除冷战思维,共同为促进和谐世界的建设而努力。伦敦奥运会筹备官员对我在发言中介绍北京奥运会在公共外交方面的做法和经验表示赞赏,认为对伦敦办好奥运会很有借鉴意义。

当然,在这样的研讨会上,对中国的误解在一些西方人士的发言中也并非没有反映。比如,一位国际问题研究学者几次把台湾称为“国家”,一位宗教界的人士把中国称为“独裁”,也有人在谈到中国发展时故意提到“北京共识”,渲染中国发展可能是对西方体制的威胁,等等。对于上述糊涂认识或错误表述,我都要求利用即席发言的权利,做出必要的纠正、澄清和说明,以表明立场,防止谬种流传。

有意思的是,我的发言,不管是主旨发言还是即席发言,都受到各方的关注。我在发言中阐明的观点自然与一些西方与会者不尽相同,甚至有针锋相对的情况,但会议自始至终都表现了对中方意见的尊重和友善。究其原因,我认为,这主要还是反映了国际社会对我国地位的某种认可。当然,我方在会议上尽量保持低调,积极释放善意,也是其中原因之一。比如,我在即席纠正一位欧洲国际问题学者称台湾为“主权国家”的错误提法时,坚持以理服人,既表明了我的原则立场,批评他不该在台湾问题上出现明知故犯的错误,也注意给他留出下台阶的余地,表示愿意会下与他继续交换看法。果然,他在散会后立即找到我,声称收回他发言有关台湾的表述,并主动与我握手言好。

研讨之余的公共外交活动

实际上,研讨会期间,与会者吃住在一个院子里,活动在一个会场上,这为大家相互交往和加深了解提供了良好的条件。据说这也是威尔顿庄园会议一个受人称道的特点。在这三天里,我们也与会议主办方人员建立了良好的关系,与其他国家的与会者也进行了许多会场外的交流,感受到了他们的友好情意。6月11日,在会议闭幕的晚宴上,大家自然都有一种惜别之情。威尔顿庄园会议项目主任霍普金森在总结讲话中专门提到,中方参加会议对有关重大问题的讨论做出了积极的贡献,并对此表示赞赏和感谢。与此同时,他在向大家介绍我“是一位资深外交官”的同时,还出乎我意料地宣布,我也是一位诗人,并提议邀请我当众朗诵一首我的诗作。这个提议得到了全场赞同。我虽然感到有些突然,但对人家的好意也不便拒绝。我选择朗诵了我在游长白山时写的一首五言绝句《观长白瀑布》:“崖上吐清泉,遥看玉一帘,莫轻来水小,却是大江源。”当我把大意用英文翻译一遍之后,居然赢得了满堂掌声。许多朋友走过来握手祝贺。威尔顿庄园会议另一位项目主人珀塞尔女士还专门找到我,请求我送她一本诗集作为留念,并表示将把我的诗集作为庄园的珍藏。这或许也算是我们这次公共外交之行的一个小小花絮吧。事后,一位第三世界国家的朋友跟我开玩笑,说这次研讨会是中国研讨会,晚宴是中国晚宴。我只能对她报以微笑,表示感谢。

会后继续进行交流对参加这次公共外交研讨会,我也感到颇有收获。这并不是说我们在会上做了什么了不起的工作,而主要是我们通过参加研讨会看到了加强公共外交工作的必要性,也看到了国际公共外交的形势和我国做好公共外交的积极途径。在威尔顿庄园研讨会上,许多外国朋友都表达了与我加强接触和交流的高度热情。英国著名公共外交学者西蒙·安霍尔特主动向我赠送自己的公共外交著作《各地:特性、形象和声誉》。他告诉我,他在书中对中国的有关论述,是他多年研究和观察的结果,希望得到我的指点。荷兰学者詹·梅里森回国后向我推介并通过电脑传来自己研究所中国问题专家英格里·德胡格的两本专著《中国公共外交的兴起》和《中国在欧洲软实力发展的局限》。从这几本书中,我们也可以感受到西方学者对中国提升软实力问题的关心和他们对中国开展公共外交的评估和看法,他们无疑都希望在国际公共外交活动中多看到中国人的身影,更希望与我加强交往,及时听到中方对一些相关问题的反应。这恰恰是我国加强公共外交工作所必须经常关注和了解的。今年9月,威尔顿庄园会议总经理理查德·伯格路过北京,约我单独会见了一次,提出希望与我国际问题研究机构建立机制化联系,加强合作,特别是在公共外交领域加强合作。这些情况表明,我国公共外交正在向国际高端论坛迈进,甚至可以说是已经进入了开拓公共外交新局面的关键时期。

对我国公共外交的思考

参加这次研讨会,也促使我对我国如何提升公共外交的问题给予了更多的思考。首先,我们必须承认,国外对我国的了解仍然很少,西方政界、新闻界、学术界对我国的社会制度抱有偏见的人仍然不少,他们在谈到中国的时候随时都会流露出所谓的“中国威胁论”“中国责任论”的论调,要让他们以正常的心态理解我们,接受中国“超越式”发展的现实,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我们必须加大“向世界介绍真实的中国”的力度。而公共外交在这方面的确可以发挥独特的重要作用。同时,我们也应该清楚地看到,当前世界各国,特别是大国,虽然在公共外交的理论研究方面进展不同,对公共外交的内涵也存在着一些不同看法,但他们都在为提升软实力而努力强化公共外交工作的动向则是不容置疑的。因此,我国在不失时机地谋划公共外交工作、积极做好自我推介的同时,也要重视公共外交的理论研究和探讨,不能把理论形成的阵地让予别人,而要做理论研究和规则制订的积极参与者。还必须注意的是,我们要更加重视对自己公共外交工作进行经常性的总结,肯定成绩,找出不足,不断提高工作效果。毋庸否认,我国近些年在加强公共外交方面做了不少工作,也取得了一定的进展,但是比较而言,我们与西方发达国家仍然存在明显差距。特别是在整合公共外交队伍和打造高水平的公共外交平台方面,我们仍然有许多工作要做。英国人将一个小小的威尔顿庄园打造成国际知名的公共外交平台的做法,值得我们研究和借鉴。

吕凤鼎:全国政协外委会委员,外交部外交政策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央外办原副主任,前驻瑞士大使。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吕凤鼎 编辑:高蕾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1 热点图片2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