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郦久:俄罗斯公共外交及我国的策略
2010年09月01日 09:45公共外交季刊 】 【打印共有评论0

近年来俄政府也开始学习西方一些国家经验,重视公共外交,将其视为国家“软权力”的扩展,以及塑造和修复俄国家形象的必要手段。这种大国的公共外交对我国颇有启发,就俄社会实际而言,我国对俄公共外交的策略宜分层次和对象来制定和实施。

如果同意“公共外交”的主要特点是以本国政府为主体,以外国公众为客体,以大众传媒为主要手段进行各类文化交流活动,目的是通过营造外国舆论,给外国政府造成压力,促使有关国家政局和政策朝着自己希望的方向发展,那么公共外交的基本要素就是按照本国政府的战略意图,利用官方外交之外的各种渠道和手段,与对象国各类半官方机构、非政府组织和媒体交流,对舆论和政府施加影响和压力,使对象国政府做出有利于已的决策。俄罗斯是有着深厚官方外交传统的国家,但在上述的公共外交领域应当说基本上是一个“新手”或“后来者”。

俄罗斯的“微笑外交”

近年来,俄政府也开始学习西方一些国家的经验,重视公共外交,将其视为国家“软权力”的扩展,以及塑造和修复俄国家形象的必要手段,也是与经济、军事潜力同样重要、可相互配合使用的重要对外影响力拓展方式。

梅德韦杰夫总统2010年4月在接受西方媒体时所说:“我们都明白,这个世界是相互依存的世界,应当相互协作降低军事、恐怖和生态领域的威胁水平,俄愿与各国保持良好关系,并且愿与其他国家共同发展。希望俄罗斯保持微笑的面孔,应当与其它国家保持相互微笑,我们不对任何国家咬牙切齿,憎恨和生气。”显然,从梅德韦杰夫的这番话,我们能感受到,面对变化着的国际形势,俄愿意改变过去外部世界对其“尚武”“生硬”“贪婪”,甚至 “非理性”等不良印象,塑造新时期善于对话与合作,具有一定“亲和力”的“新形象”。当然这不是说俄从此就愿意逆来顺受,做一个“没牙的老虎”,而是要做一个比较有理性和“内刚外柔”的国家。梅德韦杰夫在以上谈话中还强调:“如果有人对我们侮辱,将我们逼到墙角,我们也会以同样的方式反击。这当然不依我们的意志为转移,但我希望俄罗斯的面孔是微笑的、现代的和年青的。”

俄罗斯开展公共外交的新举措  

为塑造“新形象”,俄政府除不断调整外交战略和政策外,越来越重视开展公共外交。

第一,成立政府协调领导机构。2002年俄总统颁令将1994年成立的俄政府所属“俄罗斯国际科技文化合作中心”划归外交部管理,由其专门从事组织、协调、监督俄公共外交事务。中心设立跨部门协调理事会,外长兼任理事会主席,其它相关部委的一名副部长为其成员。2010年2月,梅德韦杰夫下令成立挂靠在外交部和教育科技部的两个公共外交机构:以18世纪俄著名外交家命名的“亚·米·戈尔恰科夫支持公共外交基金会”和“俄罗斯国际事务理事会”,还为两机构2010年至2011年的活动拨款。

第二,加强媒体对外公关投入。俄非常重视加强对新闻媒体的资金投入,特别是向“俄新社”“国际文传电讯社”等新闻媒体投资,支持其在国内和世界各地建“点”布“线”,以便在“第一时间”获取和发布“第一手新闻”,对国内外观众产生“先入为主”的影响。同时俄建立对外传播的多语种电视频道,《今日俄罗斯》与国外特别是西方多家主流媒体开展合作,以西方受众容易接受和明白的方式,宣传俄罗斯“实情”,传播俄罗斯“主张”。《俄罗斯报》《今日俄罗斯》频道和英文杂志《俄罗斯概况》等新闻单位还不时联合,在美国《华盛顿邮报》《每日电讯报》《印度时报》等媒体上推出宣传俄罗斯国家形象的广告,介绍俄罗斯自然风景及独具特色的人文风貌等内容。

第三,注重俄语及俄文化对外传播。在俄政府支持下建立对外俄语教学推广工作的“俄语世界”基金会,重点保持和扩大在独联体国家的俄语推广,同时支持在其他国家开展俄语教育和俄罗斯文化传播,以此壮大世界上学习俄语的群体,通过他们拉近俄与各国的距离。

第四,兴办各类高层学术论坛、俱乐部,搭建国际各界“名人”对话平台。近年来俄建立圣彼得堡、贝加尔湖、哈巴罗夫斯克、顿河罗斯托夫等四大年度国际经济论坛,大批俄官员和学者出席并解释俄经济政策,同时吸纳国外专家建议;2004年起每年9月举办“瓦尔代国际俱乐部”,邀请世界特别是西方国家的政治、经济、媒体等领域名人参加对话,俄总统和总理都亲自参与;2009年首次建立“雅罗斯拉夫国际安全论坛”,并争取使它像慕尼黑、新加坡安全论坛一样,成为俄与外界进行安全对话的重要平台。

第五,在欧美建立“民主”研究对话机构。为加强与欧美在民主理念和制度体系上的沟通,回应西方压力和展现俄“民主形象”,俄效仿西方智库在国外设立分支机构的做法,于2006年分别在美国和法国成立“民主与合作研究所”,由俄著名历史学家和政治学家出任所长,向西方宣传俄政治、民主、人权发展成果,并与西方专家、学者及政界人士就民主等问题进行交流与对话,积极树立俄罗斯开放、民主、进步的国家形象。

此外,俄政府还把提供国际人道主义援助和救灾作为树立国家形象的重要事务来做。2004年东南亚海啸,距离灾区十分遥远的俄罗斯在灾难发生仅30多个小时后,就将第一批救灾物资运到灾区。2008年中国四川汶川大地震发生后,俄政府和人民展开了历史上规模最大的对外人道主义援助行动。在世界各国中,俄第一个向中国地震灾区送来救援物资,第一批向灾区派出救援和医疗队。俄紧急情况部总共向中国派出12架次飞机,运送帐篷、被褥、食品、发电机等人道救援物资共约300吨。60多名俄方医疗人员在四川工作,对大约1500人提供了医疗服务,为100余人实施了手术。海地大地震发生后,俄罗斯在短时间内派出携带空中机动救援医院以及食品和药品等人道主义救援物资的运输机前往开展救援工作。2010年中国青海玉树发生大地震后,俄罗斯第一时间宣布准备提供救援,并先后两次向灾区提供救灾援助物资。

最后,俄非常重视参加上海世博会。俄工业和贸易部副部长纳乌莫夫2010年3月曾表示,俄要在世博会上瞄准三大观众群,要传达三大信号:对中国,俄是“可靠的伙伴和邻居”;对亚太地区,俄是国际“经济领域的领头国之一”;对其他参展国来说,俄是“全球对话的参与者”。俄媒体评论说,对俄来说,2010年上海世博会是一个可以在国际环境中营造积极、正面影响的重要机会。

对俄公共外交的策略  

俄公共外交的上述做法既是其对外部世界特别是西方要求和压力的正面回应,同时也显示俄对公共外交的理解和运用,这为我国开展对俄公共外交也有一定启发和借鉴。事实上,我国与俄国有相似之处,即外交仍以传统和官方为主,公共外交对中俄都是新事物,尚处在兴起和探索阶段。目前,中俄均承认双边关系进入“历史最好时期”,这是指两国关系真正建立在平等互利、相互尊重的基础之上,相互能充分理解和照顾对方的核心利益和关切,双方在几乎所有重大国际和双边问题上都能形成共识,并开展务实合作。但迄今为止,中俄关系仍以政府引领、官民并举、合力推动为主要模式,公共外交只在其中发挥着重要辅助作用。如何更好地开展公共外交,让它为推动中俄关系发挥更大作用,这是两国面临的共同新课题。就俄社会实际而言,我对俄公共外交的策略宜分以下层次和对象展开。

首先,利用新闻媒体为俄民众介绍真实的中国及其变化,培养他们对中国的正确认识和兴趣。根据民调显示,电视仍是俄罗斯人获取国内外信息的最主要渠道,我国文化部和广电总局可与俄文化部和大众通讯部及信息技术署等签署电视节目交流政府间合作协议,中央电视台及相关频道可与俄主要电视台如“今日俄罗斯”、“俄罗斯电视台”、国家电视台及所属频道达成交换协议或商业买卖合同,以对等播放介绍对方国家的电视新闻和纪录片,增加俄电视台播放有关中国的节目。中央电视台俄语频道应尽快开通向俄和独联体国家的落地播出。对俄播放的节目制作要认真研究俄大众心理和接收习惯及时段,切忌盲目“宣传”。2009年底,商务部与中国商务广告协会等四家行业协会邀请外国著名传媒集团精心制作30秒宣传中国品牌的广告片“中国制造”,购买CNN四个频道黄金时段,连续播放达400次之多,围绕“中国制造,世界合作”这一中心主题,强调中国企业为生产高质量的产品,正不断与海外各国公司加强合作,据说获得国外同行和普通观众认可和赞赏。英国BBC等也将播放该广告。此广告片也可翻译成俄文并购买俄主流媒体黄金时段播放。政府应支持有关行业协会和新闻单位集中制造一批能代表中国特色的各类专题广告片,再翻译成各类语言在国外电视黄金时段播出,达到事半功倍之效。另外,网络的作用正在上升,应研究如何有效用Youtube,facebook,web2.0,Wiki等新型网络传播手段塑造和传播“中国形象”。

其次,建立由学者、名人参加的各类国际论坛,邀请俄著名学者或社会活动家参加。举办高层次大型论坛是现在国际上流行的一种公共外交方式,特别是一些有官方高层支持的“豪华”论坛,因所讨论问题具有战略高度、深度和敏感度,因而能邀请到俄方高层智库专家或社会名流于会,俗称“二轨”或“三轨”对话。我国可借论坛会上会下做工作,为参会者深度了解中国提供机会,他们回国后自然会将有关信息带给总统和政府决策班子,同时通过媒体发表自己的看法,起到引导舆论和大众之效。可将我国内现有的一些论坛进行整合,精选和扶持少数几个大型专题论坛,将它们打造成类似“达沃斯经济论坛”“慕尼黑安全论坛”的国际知名论坛,从而提高中国的“透明度”,提振中国公共外交的人气和名气。现在的“中俄友好战略对话”“欧亚论坛”等邀请俄罗斯人参加的论坛远不能适应对俄公共外交的需求。

其三,要与俄一些聚集社会精英的官方和半官方团体建立对口联系与合作。俄罗斯除科学院系统、高校、艺术团体、工商联盟等大量聚集社会精英名流外,俄罗斯联邦社会院(也有的被译为“俄罗斯联邦公众院”)也是一个成立不久的名人荟萃机构。该机构2004年由时任总统普京提议,2005年成立。建立社会院是为了使俄社会各界人士能够参与和监督国家政策实施。社会院是协商性机构,它对俄联邦和各个联邦主体通过的法律文件进行社会鉴定,该机构的决定、提议具有建议性。社会院由126名代表组成,有望成为代表的只能是那些为国家和社会建立过特殊功绩的公民以及文艺、科学、工会等各界的全国性和地区性社会团体代表。法律规定俄议会两院议员、政府成员、总统、法官以及国家公务员不得成为公众院成员。我全国政协与之功能相似,虽然全国政协与俄议会上院保持着对等交流关系,但实际上俄联邦社会院的组成、工作方式、肩负任务均与全国政协最为接近。全国政协的一些委员会可与该院及其下属各委员会建立长期交流与合作关系,鼓励其它各界的全国性协会、联合会及其负责人也与之建立各种形式的联系与合作。

其四,加强我各民主党派与俄各政治党派间的交流。

现在中国共产党与俄各主要政党均保持着不同层次的交流与合作关系,而其他各民主党派很少与俄政党直接交往。俄社会大都认为中国共产党“一党专政”,不知道还有8个民主党派与中共肝胆相照、休戚与共、相互监督、合作理政。各民主党派宜主动与俄政党和社会运动、团体建立联系,既可向俄社会展示我多党合作的状况,提高俄社会对中国政治制度的全面了解,又能通过交流扩大我各民主党派的知名度。况且各民主党派大多是由专业人士或某方面特殊人士组成,这更便于与俄相应社会群体的深度交流与开展相互合作。

根据俄司法部资料,到2009年1月1日,俄总共有123406个各类社会团体,其中社会组织54351个(其中从事慈善事业的1700个),社会运动1882个,社会基金会7250个,社会机构647个,社会自治组织189个,其它形式的社会组织59087个,其中职业联盟47007个,民族文化自治组织727个,政党13个,外国驻俄各类机构和办事处256个。这些社会团体各自代表一个社会群体,对俄社会和政府的影响也各异,我国可鼓励各类社会团体与俄相关团体建立交流与合作关系,以增加两国社会深度的相互了解。

其五,支持两国青少年相互交流与合作,培养中俄战略协作伙伴关系接班人。可在中央外宣项下建立青少年对外交流基金会,挂靠在团中央,每年拨出一定经费用于邀请俄青少年到中国学习、参加夏令营等交流活动,派出中国的青少年赴俄学习和开展各类交流活动。通过接触和交流,让他们彼此增加了解,减少陌生感,为未来从事与中俄有关的工作培养兴趣,储备人才。

(本文受2009年度教育部哲学社会科学重大课题攻关项目资助,项目审批号09JZD0040-2。)

王郦久: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俄罗斯研究所研究员。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王郦久 编辑:高蕾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1 热点图片2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