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国麟 陆雪歌:后911时代美国对华公共外交
2010年06月01日 10:28公共外交季刊 】 【打印共有评论0

核心提示:通过分析美国总统在华的形象、派往中国的公共外交大使的人员选择、美国之音(VOA)的影响以及公共外交私有化等一系列911事件以来的美国政府公共外交行为,可以发现,后911时代的美国对华公共外交愈发走向实用主义而非意识形态主导,美国在华公共外交的复杂性促使美国政府对华公共外交必然更加灵活和务实。

公共外交,曾经被视为赢得外国公众内心和思想的重要武器。冷战结束后,随着前苏联的解体和美国新闻署被归入国务院,许多美国人开始认为公共外交浪费时间和金钱。然而,2001年911事件之后,美国公共外交再一次迎来了契机,特别是美国在阿拉伯和穆斯林国家的公共外交,迈向了新的阶段。美国政府通过启动阿拉伯语卫星电视台以及向中东地区派遣国务院高级官员的方式,试图缓解这些地区对美国持续增长的敌意。虽然美国更加重视在阿拉伯国家传播美国信息,美国政府却并没有停止在中国推广美国价值观的力度。自911事件以来,小布什政府更加注重对美国外交政策中公共外交的重要性,不仅任命了公共外交大使,并且增加了外交官的人数以及他们与地方群众接触的机会。

美国总统在华的形象

小布什在全世界面前的形象不佳,然而他在中国的人气却不低。事实证明,在他任期的8年之内,总体而言,美国的对华政策较前几任美国总统而言,比较善意。更有美国官员开玩笑说,在小布什总统任期内,呆的最多的地方依次是白宫、得克萨斯老家和北京。2008年8月8日,时任美国总统的小布什前来北京参加奥运会开幕式。这一举动消除了3月藏独示威者所引起的美国抵制奥运的顾虑。由于奥运会对于中国政府和人民所具有的举足轻重的地位,这一举动获得了中国普通民众的好感。布什总统成为了美国历史上第一位亲自到外国参加奥运会的总统,北京奥运之行也使得小布什成为北京奥运会期间出镜率最高的外国首脑。其实,早在2008年初,西方抵制奥运会之时,小布什就不赞成把奥运政治化,并表示“我将前往北京参加奥运会,我把奥运会看作是一个体育盛事;在另一方面,我比斯皮尔伯格多一些与中国沟通的渠道。”而在拉萨骚乱后,面对美国国会、人权组织的抗议,布什在西藏问题上保持低调态度,从而在中国赢得了相较于法、德等国家更好的政府形象。

奥巴马在2008年的竞选是美国最成功的公共外交。4年一度的美国总统大选是美国向全世界宣传美式民主和价值观,奥巴马的竞选随着全球互联网的普及,更是向全世界展示了一个非裔美国人白手起家,实现“美国梦”的故事。奥巴马在中国的形象不差,但2009年以来,中美贸易之间的摩擦使得这位总统在华的人气遭遇变数。

美国公共外交大使的人员选择:“新面孔,老故事”

体育不仅仅充满运动员胜利与失败的故事,更被视为赢得或失去外国民心的公共外交舞台,在美国尤其如此。2006年11月9日,华裔花样滑冰运动员关颖珊(Michelle Kwan)被任命为公共外交大使,将美国的价值观传达给世界,特别是年轻人和体育迷。

作为历史上第一位美国公共外交使节,关颖珊对于中国人来说是个有着老故事的新面孔。15岁时就夺得第一个全美冠军和世界冠军的关颖珊,被美国政府寄予希望向全世界传达“美国梦”的故事,尤其对中国,因为她长了一张中国人的脸庞。然而对中国人来说,这种信息的传达并非总能奏效。和三十年前对美国现代化与繁荣富饶的钦羡不同,当今中国的年轻一代,处在经济、社会、文化以及国际地位都举足轻重的国家背景下,有着无比丰富的契机。和无数属于中国人自己的成功之路(例如中国自己的奥运冠军)相比,美国梦的故事显得有点老套。另一方面,随着全球化媒介的广泛影响与传播网络的进一步延伸,中国人也了解美国梦背后那些阴暗的角落。在这个全球化的时代,中国人期待的是全球传播中他国(特别是西方国家)对中国的一种“尊重”,这一点显然也在美国对华公共外交的考量之内。

风光不再:美国之音影响力的下降

美国之音(VOA)这一由美国政府创办的国际媒体,通过用45种语言向全球每周播送1250小时的节目。从冷战时期到苏联解体前后,美国之音一直发挥着重要作用。20世纪80至90年代,美国之音加快了对华广播的步伐。

但是,自1956年以来,美国之音在中国的广播信号一直被屏蔽,而且先后建立的网站也被中国政府查封。和外国听众十分有限的接触机会是美国之音难以克服的问题。作为美国政府的分支机构,美国之音不仅仅被看作简单的媒体,而更多的是美国政府的喉舌。这种喉舌曾经在冷战时期对社会主义国家的“和平演变”中发挥作用,但在冷战结束的今天,遍布全球的互联网大大降低了人们对美国之音这样的媒体的需求。在中国,被视为“敌台”的美国之音至今也无法改变自己“和平演变”喉舌的刻板印象。不仅如此,自从2008年3月的西藏事件以来,所有西方媒体的可信度都受到不同程度的质疑,在公众眼里,西方媒体对中国所持的是一种敌视态度,BBC如此,CNN如此,更不用说是美国之音了。

美国公共外交的私有化

毫无疑问,美国政府是公共外交舞台上的主要推动者,但有时政府的声音也会遭到质疑。实际上,非政府组织、私人基金会、跨国企业、商业媒体、个人甚至比政府更有能力、有优势去实现公共外交领域中的目标。

20世纪以来,非政府组织和私人基金会就在中国发挥着积极活跃的作用,而其中不少公共福利基金会和在华非政府组织拥有很好的声誉。例如,1913至1914年,新成立的洛克菲勒基金会,就成立了一个委员会资助北京协和医学院,直到今天,该医学院成为中国首屈一指的医学教育机构。洛克菲勒基金会还资助了晏阳初的农村教育运动。建国后,福特基金会是第一个在北京设立办公室的美国私人基金会。自从1985年与中国社会科学院合作以来,中国经济、法律、国际关系、环境、教育、健康等各个领域都能见到福特基金会活跃的影子。

美国许多私人基金会的活动都接受美国政府的资助。21世纪以来,美国国务院、国际援助署和中央情报局等机构通过各种各样打着民主、自由旗号的私人组织在一个个中亚国家掀起了“颜色革命”。这些非政府组织的意识形态立场话题在中国时常被提起,以防止美国公共外交以及任何美国政府有预谋的策划渗入非政府组织活动。

美国公共外交的实用主义趋向

调查显示,美国在华形象存在明显的分歧。中国人对于美国政府、外交政策、流行文化、生活方式的好恶存在明显的差异,尤其对于美国政府和其推行的政策并没有好感。美国理想和现实的差距对美国在全球的形象树立造成危害。更有调查显示,中国大众和精英阶层对于中美关系的一些问题有着较大分歧。在这种情况下,美国对于中国的公共外交显现出一种更务实的态度:即辅助实现美国对华政策的目标,在不放弃美国意识形态宣传的前提下,寻求更大的灵活性。这点在奥巴马2009年的访华之行中就可见端倪。奥巴马在2009年访问中国时,在公开场合中,并没有在人权等美国一贯坚持的意识形态领域中唱高调,转而在汇率、环保等问题上寻求中国公众的理解。

很多公共外交的政府举措旨在赢得人们的内心的思想,但实际上,在公共外交的舞台上并没有绝对的赢家也没有绝对的败将。如果美国仍旧在公共政策领域坚持“非赢即输”的方针,那么如何能够在如此复杂的全球语境下建立一个多元、民主并且和睦的形象?正如富布莱特—海斯法案所言,美国政府必须推行旨在“相互理解”(mutual understanding)的活动,而非使用简单的黑白原则或敌友态度,否则将会导致其在公共外交上丧失灵活性。“好坏原则”也许帮助美国赢得了冷战,但是在后911时代,这条路是行不通的。

沈国麟:复旦大学新闻学院讲师、信息与传播研究中心研究员。

陆雪歌:复旦大学新闻学院学生,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访问学生。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沈国麟 陆雪歌 编辑:高蕾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1 热点图片2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