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会导航
凤凰资讯

March

05

两会第3

葛剑雄:俞正声缩短发言时间 希望多听委员的

请添加图片名称

葛剑雄全国政协常委,复旦大学图书馆馆长,2008年当选第十一届全国政协常委,2013年再次当选为第十二届全国政协常委。

2014年全国两会,凤凰网推出两会“亲历日记”栏目,邀请葛剑雄、迟福林、蒋洪、张凤阳四位政协委员,记录两会所见、所闻、所感,透过他们的视角,为网友呈现全国两会。

葛剑雄两会亲历日记(3月4日)

俞正声主席及时回应了我们的意见

今天是我们第一天第一个单元的小组讨论。因为政协主席俞正声来了,他来看望大家,听取大家的发言,所以大家都希望利用这个机会。前面就有十多个委员发言,后来自由发言又有好几个,谈的内容主要围绕教育,有各种发言。我们主持人商量过,预留40分钟给俞正声主席讲话。他就说多听大家的,我有20分钟就够了。发言一直进行到11点20分,我是自由发言的第一个。其实我也预先知道消息,我已经提了要求我要发言,所以排的是自由发言的第一个。

到最后,本来是到20分,说还有5分钟,留给一个人发言,那人发言比较简短,我一看大概还有两分钟,我就不经过同意,说我要插几句话,还有两分钟的时间,我就提了一个具体的意见。还没有讲完,俞主席说你这个反映我已经看到了,我赞成你的意见,我说那我就不讲了,谢谢你。因为我这个意见在常委会的小组讨论中也谈过,可见俞主席对我们小组上的讨论内容是知道的,听了汇报或者看了某些记录。对我们这些人来讲,领导人能够这样及时听取我们的意见,不管他今后做到做不到,这是符合民主协商原则的。我们发言、提意见,他能够及时回应,这是很大的进步。

八项规定应视情况而定

俞主席回应的这个,其实也不是我一个人的,是我听了其他的委员意见。我就是说现在的“八项规定”,针对党政官员都有规定,我们都赞成且是必要的。但是非要把这个规定扩大到大学、科研部门,扩大到教授、院士、院长,这样的话就要影响工作。比如说出国,现在规定哪个等级的官员出去多少次、几天,比如一个国家五天,然后两个国家几天,这么一来就会有问题。还有比如参加国际会议,不许超过多少人,这对科研部门、对大学不行的,特别对于学校里面专门从事对外合作交流的,事就办不成了。

另外我上次在另一个会上也提过,“三公”里的公车,对官员一般上下班,甚至有的办私事,是合适的。但是有些部门、有些工作,离不开车,比如说研究地理地质的,进行野外考察,社会学的要去野外做社会调查。其实要看有没有必要,而不是一定要硬套多少数,有些政府本身有很多业务,也要根据实际出发,不能说因为你是什么单位,什么级别就能用多少,多大官指定用多少,比如国家地震局,如果发生灾害地震,这些就要根据实际条件来定。他说看到了,我当然很高兴,现在高层反映的渠道是畅通的,我也希望其它地方渠道也能畅通。

其实也不是我个人的声音,我听了其他委员的意见。但是大多数情况下,我会苦于找不到门,怎么把这个声音传达上去,上通下达,平时其它场合往往没有这个办法。有的时候我把人家给反映的情况材料交上去石沉大海,有的人说这个事已经转给某某了,某个部门了,我们都是业余的,怎么办,我到哪里找去?没有办法的。这样时间长了,我们也就没有任何积极性了,因为我不能够欺骗民众。你要叫我们履职,就要给我们创造条件,政府应该把该做的事情做好。

俞正声主张贫困地区不要动不动就办综合性大学

俞主席待了一上午,早上九点开始。今天除了他还有杜青林、张庆黎、苏荣、韩启德,来的阵容很强,几位副部长,还有几位司长,主持是我们组的召集人李卫红副部长。俞正声来了以后,还不到九点钟,他跟很多人见面,跟前排的人握手,然后就开始倾听发言。发言前面有十多个,后来自由发言好几个,又有不少插话。比如说到新疆的情况,他比较关心,问了具体的问题,他的意见直截了当,没有这个那个,主张怎么样就怎么样。比如他提出有些贫困地方不要办什么综合性的大学,把学院办好就行,否则的话,培养出来的人才,将来没有地方要,老百姓对你也会有意见,办好自己的学院,对学生负责,也是对人民负责,把他们培养出来,让他们有好的工作,不要动不动去办什么大学,他观点很明确的。

今天因为大家都发言,有的发言可能会有矛盾,但是因为没具体讨论问题,所以也没有争论。今天下午我们会进行讨论,主要就是讨论昨天的政协报告,俞主席的报告和韩启德副主席说的提案情况。根据以往的经验,很可能就是针对今天上午他的表态,会有讨论。政协每次讨论都比较宽松,反正不在于什么题目,大家认为比较重要的都会讲。

办学不仅应对民间资本开放,也应对外资开放

今天有一个讲的还是比较多的,就是大学以外的教育,比如职业教育、民办教育、学前教育。还有一些具体的问题,比如现在有些本科办的职业学校,有的要升本,还有的就是说升了本是不是改变性质,是不是还是职业培训,以及办学应该对民间资本开放等。我也提到了,教育不仅要对民资,对外资也要开放,要容许外部人、外部的企业或者外部的基金会来办大学。

我说当初燕京大学是美国的教会学校,但是我们的中共地下党照样进行活动,并且在这里培养出我们的外交部长黄华,邓小平访问美国的时候,代表团有二十几个人,其中三分之一是燕京大学毕业的。现在除了义务教育,有些人希望享受更优质的教育资源,就要让外资来,满足他们的需求,现在中国有的人把小孩子送出去,每年几百亿的钱都流到外边,为什么不让他们办到中国来呢?这个意见我也谈了。

今年发言没有废话套话是一大进步

今天有好多人都希望发言,他们都是做了准备的。事实上也是没有什么大的套话,一般都是直截了当,就是我讲个什么东西,没有先来一套客套话。虽然多数还是念的稿子,但不同的是看着稿子说话,而不是为了念稿子,看着稿子表示比较认真。俞正声主席过去也讲过,他说不念稿子,但是有的人念稿子有条理,比较能够掌握时间,那也可以,不反对,他采取比较通达的态度。 大家几乎都还是至少都有一个稿子,像我一个都没有的很少。但这次废话什么的不大有了,这么大的场合,有些人有这个习惯,还要念,没有什么不可以,关键是不要把废话套话放在里面,这比以往有了很大的进步。在教育界,套话就没有了。 有一个新疆的委员,他说我不是套话,我们是真心诚意说几句,因为在中央的关心下,他们的教育在这两年得到很好的发展。他知道俞正声现在也是中央分管新疆、协调新疆工作的,所以他要讲这个,我觉得这也不是套话。(本文由葛剑雄先生口述,朱诗琪、陈清扬对话整理)

 (凤凰网独家稿件,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葛剑雄两会日记:

3月2日:两会期间我是一个“公共产品”

3月3日:政协报告没有掌声才正常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2014两会主专题

凤凰新媒体 资讯频道

邮箱:news@ifeng.com

凤凰网官方微博:

http://weibo.com/phoenixnewmedia

两会要闻
独家新闻
独家策划
两会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