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80后回家过年听父辈忆往事:蟑螂蚱蜢当肉吃


来源:南方农村报

人参与 评论

原标题:80后记者回家过年听父辈忆往事蟑螂蚱蜢当肉吃 南方农村报记者大多是"80后".作为改革开放后出生的第一代,而"80后"的父辈,却已经和属于他们的时代揖首作别。即日起,本报推出2014年新春走

原标题:80后记者回家过年听父辈忆往事 蟑螂蚱蜢当肉吃

南方农村报讯(记者 黄进)新中国成立、尤其是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发生了深刻的变化。这种变化不仅体现在物质生活方面,而且体现在意识形态领域。当然,这种变化也体现在普罗大众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

南方农村报记者大多是“80后”。作为改革开放后出生的第一代,“80后”正处于人生的黄金岁月,而“80后“的父辈,却已经和属于他们的时代揖首作别。

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奋斗在改革开放后,这是“80后父辈经历的时代。

生在改革开放后,奋斗在新世纪,这是“80后经历的时代。

相比父辈,“80后”的成长环境、社会经历、思想观念都大为不同,这些不同会表现在工作、生活的各个方面,甚至会导致两代人的矛盾冲突,但这并不妨碍两代人对幸福生活的追求。

即日起,南方农村报推出2014年新春走基层专题报道“日子”,记录中国百姓日常生活的变化,反映时代的变迁。

“民以食为天”,“吃”从来都是头等大事。但不同年代,人们吃的东西、吃的方式往往大异其趣。因此,从人们“吃“的变化可以一窥时代的变迁。

黄楚荣是一位普通农民,1954年生于湖南省郴州市苏仙区良田镇大虾尾村,今年恰逢花甲。六十年里,他碗里的食物以及不同时期对食物的不同偏好在不断变化,这一变化见证了历史。

蟑螂当肉吃

留在黄楚荣脑海里的儿时记忆不多,他只知道那时的日子过得很苦,吃集体食堂时,队里规定小孩每人每天二两米,这几乎填不饱肚子。

最令他难忘的是1960年,当时食物极其匮乏,没有东西吃,村民便到山上挖野菜、树根填肚子;后来连这些都被挖光了,便做糠粑(即把米糠筛过后杵碎煮熟)吃。“吃这个能填饱肚子,但很难拉出来。”黄楚荣回忆道。

那个年代吃的蔬菜也很少,肉类就更少了。集体食堂解散后,一般每年有三个时间可分肉,即插秧、收割、春节,这时集体(即生产队)会杀一头猪来改善大家的伙食。彼时,黄楚荣所在的生产队大约80人,一头猪约110斤,因此,每逢集体杀猪,每人可分到一斤左右的猪肉。

由于长期没有油吃,分肉抓阄时大家都祈望自己能抓到肥肉多的那块,分到瘦肉或者猪骨的村民都会抱怨自己倒霉,“有些分到瘦肉或猪骨的人会找分到肥肉的人交换,但一般没人愿意。”尽管这样,黄楚荣的奶奶也会想尽办法,用一些富含蛋白质的“食物”——各种昆虫——来给他改善伙食。“她一看到蟑螂或蚱蜢就抓来,往火上一烤,便喂到我嘴里。”黄楚荣一边吐口水一边说,“那时还小,又经常挨饿,所以我每次都会吃下去,现在想起来都恶心。

由于土改时父亲被划为“地主”成分,加上家中兄弟姐妹多,“文革”期间,黄楚荣的生活更加艰苦,“吃得最多的就是红薯、南瓜稀饭,而且从来没吃饱过”。吃肉吃到腻在黄楚荣的印象里,吃不饱的状况一直到1979年才发生转变。这一年,黄楚荣父亲的“地主“成分被改变,同时,黄楚荣所在的镇开始分田“单干”,他与同村几个村民一起到当时的郴县建筑材料公司拉板车,帮人运建筑材料。

在这里,黄楚荣第一次畅快地吃到了猪肉——一元钱一大碗的粉蒸肉,饭随意吃。黄楚荣那时一顿能吃一斤大米饭。不过,菜的品种依然不多,肉类也仅限于猪肉等,鸡鸭都比较少,更不用说牛羊肉或者野味了。“那时工作很辛苦,但吃得真不错,至少可以吃饱了。”如今回想起来,黄楚荣还觉得那时的伙食好。

1986年,拉了几年板车后,黄楚荣回家务农,还兼职做屠夫卖猪肉。这时的黄楚荣,有了自留地种出的谷物和蔬菜,有了一点闲钱,能偶尔买自己想吃的东西,饮食“不知好了多少倍”。因为经常有卖剩的猪肉,一段时间后,黄楚荣吃猪肉已经吃腻了,“虽然不是上等的猪肉,有些甚至不是自己喜欢吃的,但觉得扔了可惜,就拿回来吃了。”1995年,黄楚荣做起了屠宰牛、羊、狗摆摊卖肉的生意。那时,黄楚荣家的餐桌上除了蔬菜外,又经常多了一道牛、羊、狗肉做成的菜肴。“牛肉和羊肉我最喜欢,那段时间,吃得最多的肉类也是牛、羊肉。”黄楚荣回忆道。

要吃得健康

由于嫌做屠夫要经常熬夜,2003年,黄楚荣改行做建筑工人。这时,他的食物与做屠夫时差别不大。不同的是,他不用每天吃卖剩的肉,而是买自己喜欢的。

如今,黄楚荣家的餐桌上天天有肉是肯定的。他说每餐至少三个菜,一般为两素一荤,荤少不是因为买不起,而是吃腻了油荤;加上喜欢喝点酒,还有各种各样的零食,黄楚荣的饭量也大大减少,“(当年的)一顿(能吃)一斤米饭,现在想起来挺好笑的。”如今,为了千金难买的健康,黄楚荣也像其他村民一样追求延年益寿的健康生活方式,不断寻觅绿色食品。“以前,病死的牲畜也舍不得丢弃,要熏干了吃。现在,想都不敢想。”如今,黄楚容经常吃自己种的蔬菜,自产菜尽量少用农药、化肥;此外,他还偶尔去山里挖野菜,找点健康食物。“现在野菜野味卖得很贵,去年腊月二十七,有个村民抓了一只野生竹鼠,120元/斤,被抢着买了。”黄楚荣说道。

也有例外的。尽管专家说红薯、南瓜营养丰富,是很好的绿色食品,但黄楚荣仍不愿再吃。“可能是小时候吃了太多红薯、南瓜的缘故吧,现在看见它们,就没胃口。”黄楚荣笑道。

想起孩提时的情景,看着边吃饭边玩耍的孙子,黄楚荣感慨万千:“现在的孩子赶上了好时代,吃的东西丰富多了。他们不珍惜,还挑食。”

相关专题: 2014马年春节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PN044]

标签:黄楚荣 父辈 蚱蜢

人参与 评论

网罗天下

凤凰新闻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