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锡荣:“千万公务员”数据来自赵启正

2012年03月14日 10:05
来源:法制网 作者:陈东升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法制网记者五问全国人大代表刘锡荣

法制网记者 陈东升

刘锡荣语出惊四座。

这几天,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纪委原副书记刘锡荣成了新闻人物,在各大网站,“人大代表刘锡荣”高居热门点击率前茅。这一切源于3月10日下午刘锡荣在十一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浙江代表团全体会议上的一番发言。刘锡荣说,老百姓再勤劳也养不起这么多的官。共和国建立60多年了,至今还没有编制法,乱设机构和乱定级别,领导干部的职数超编和公务员超编现象严重。这“两乱”、“两超”为买官卖官留下无限空子,给亿万人民加上额外负担,给反腐倡廉带来巨大压力。

刘锡荣的这番讲话引发好评如潮,在浙江代表团,在网络上,许多代表和4百多万网民赞扬刘锡荣敢为老百姓说真话,是“真话代表”、“良心代表”。也有一些网民提出问题:刘锡荣为什么要说这番话?为什么敢在人大会议上公开说?说了以后是否有压力?在中纪委时为什么不早说?说了以后会起作用吗?

带着这些问题,3月13日上午,在浙江代表团驻地西直门宾馆,《法制日报》记者专题采访了刘锡荣。

《法制日报》记者:3月10日,您在浙江代表团审议全国人大常委会工作报告的全体会议上发言时说,当前我们急需制定好的法律,一部是预算法,一部是编制法,法律要为人民管好官管好钱。驻京办都在都在“跑部钱进”,给反腐败带来很大压力。老百姓再勤劳也养不起这么多官。“四不分”再不改官员不腐败都难。我想了解的问题是,审议全国人大常委会工作报告要说的话题很多,为什么您选择说上面这些话呢?

刘锡荣:我从事纪检反腐败工作多年。这些年,我们反腐败的力度不小,但为什么腐败仍然象韭菜,割了一茬又一茬?我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得出的结论是制度性问题。邓小平同志说过,人与制度相比,制度更为可靠,所以要推行法治,必须从立法高度去解决腐败问题。

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我国各项事业都取得了伟大成就,经济总量已居全球第二。但有两个问题必须引起高度重视,一是贫富差距拉得太大,基尼系数在全球处于高位;二是腐败现象未得到有效遏制,反腐败斗争形势依然严峻。这两个问题又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腐败严重,必定带来贫富悬殊,古今中外、概莫能外。

我们国家是人民当家作主,权力、财富取之于民,当然用之于民。但是现在,贪官拿公家的钱,就象把左口袋的钱放到右口袋,为什么这么方便?原因就是权力之手没有阳光化、透明化,没有受到法律的规范监督。

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在生产要素配置中起基础性作用的应该是市场,但现在,起基础性作用的却是权力,政企不分、政资不分、政不事分、政府和市场中介机构不分,这“四不分”就是典型的权力干扰资源配置,必定影响公开、公平、公正,影响社会公平。官多,供养成本就高,官贪,必定损公肥私,损害的都是人民群众的利益,所以我呼吁尽快制定编制法、预算法,这样,全国人大作为国家最高权力机关就可以在党委的指导下为人民管好官,为人民管好钱。

法律是绝大多数人民群众意志的集中体现,应该代表人民群众长远的根本的利益,而不是利益既得集团眼前的局部的利益。目前,“四不分”已渗透到立法领域,立法已出现公共权力部门化、部门权力利益化、部门利益法规化的倾向。立法也是一个博弈、争斗的过程,我要为人民群众争利益,他要为权贵们争利益。我原在纪委,现在人大工作,我呼吁尽快制定编制法、预算法,就是把这两个问题联系起来,用法律预防腐败解决腐败问题。

《法制日报》记者:您3月10日的这番会议发言语惊四座,反响很大,造成了全国性影响,您说实话,这几天有没有受到什么压力。

刘锡荣:没有。作为一名全国人大代表,有良心说真话这是我应尽的职责,责无旁贷。我基本上不用手机,一直住在会上,没有感受到有什么压力。我在浙江生活工作多年,浙江代表团的代表对我很尊重很客气,这几天遇到,许多人说我敢说真话,说得好,说出了他们的心里话。

有不同看法也是正常的。发言时我说,“记得4年前公布的数字,全国有公务员600万人,现在公布的数字是1000万人,每年增加100万公务员,老百姓怎么养得起啊。”昨天,国务院一副部长打电话给我,说我这1000万公务员的数字不准确,据他们统计,2010年底全国公务员数字是689.4万人,比2009年增加了10.5万人。加上社团组织11.6万人、事业单位参照公务员管理的76.8万人,一共是777.8万人。

那么,我的数据从哪里来的呢?它来自赵启正。2011年3月,他在四次政协会议新闻发布会上说“中国的公务员接近一千万人”。我想,作为全国政协新闻发言人,赵启正应该不会乱说,他的数字肯定是有出处的。公务员数字之所以有出入,我想可能有这么几方面原因:一、777.8万公务员那是2010年的数字,一年多时间过去了,目前是多少呢?二、现在各地,乱设机构和乱定级别,领导干部的职数超编和公务员超编现象严重,这“两乱”、“两超”的数字统计进去了吗?三、说实在的,现在统计口径混乱,同一件事情,不同部门之间,统计数字差别经常很大。

《法制日报》记者:编制,预算,腐败,贫富悬殊,这都是些敏感话题,您为什么敢在人大会议说这些?

刘锡荣:我是革命烈士后代,为了建立新中国,我的父亲刘英烈士连性命都不要了,才37岁就壮烈牺牲,我还怕说几句真话吗?不存在该不该说,敢不敢说的问题,人大就是参政议政的地方,在这里不说,还在什么场合说?作为一名老共产党员、一名纪检老兵、一名全国人大代表,我觉得我有责任把我所知道的立法、反腐败的事实告诉大家,发表我的观点,抛砖引玉,与大家共同探讨下一步政治体制改革、经济体制改革的路该怎么走,如何让我们的国家更加富强、人民更加幸福。

我是人民培养的,我这全国人大代表是人民选的,当然要替人民说话,替人民谋取利益。作为共产党员,我认为实事求是是党性的最高表现,为人民服务是共产党员的职责所在,无论是共产党员还是人大代表,我都有责任为人民利益鼓与呼。

我是扛着红旗说真话。党的十七届四中全会提出,要政企分开、政资分开、政事分开、政府和市场中介机构分开,这是抓问题抓到牛鼻子上了。现阶段许多腐败现象,都与“四不分”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党的先进性、纯洁性要通过政府的形象去体现,当前,推进“四分开”的力度不够、速度不快,监督“一府两院”是人大的法定职责,所以我大声疾呼,应该抓住党中央提出“四分开”的有利时机,大法先立、急用先立,把“四分开”作为政治体制和经济体制改革的重大历史使命,抓紧抓实抓出成效。

我的组织人事关系还在中纪委,会议结束后,3月15日星期四,我还得回中纪委机关作报告,向机关干部传达这次人大会议精神。

《法制日报》记者:现在有这么一副对联评说世事,上联:官员退休后,下联:专家临死前,横批:敢说真话。有人发问,我也疑惑,您刘锡荣曾官居中纪委副书记,掌握腐败官员的生杀予夺大权,那时候您为什么不早些说这些大快人心的真心话呢?

刘锡荣:做老实人说老实话是我做人的历来原则。在中纪委,办大案、反腐败是我的主要工作,我所分管的办案室是办理大案最多的局室之一,中纪委有纪律,查办案件不能多说。

从中纪委副书记到全国人大常委,角色、场合都发生了变化,参政议政成了我的主要任务。记得2008年3月,我参加十一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期间就发表观点,比如主张制定预算法等五部法律反腐败,记得你们《法制日报》还刊发这方面专访。为老百姓鼓与呼是我的一贯追求,只不过,在中纪委时在内部说,在全国人大在会议上说,由于媒体的传播,场合不同,产生的影响自然也不一样。

对腐败问题的认识,我也是有一个过程的。从浙江省纪委直至中纪委,我从事纪检工作多年,实践出真知,在实践中我逐步形成了依靠法律反腐败的想法。

《法制日报》记者:有人担心,您刘锡荣说得很好,老百姓都拥护,但您的话有人听吗?管用不管用?

刘锡荣:“四分开”是党中央的决策,不是我刘锡荣的发明。“四不分”存在多年,并非一朝一夕所能改变的。要把“四分开”落到实处,需要顶层设计,也需要大家共同呐喊、共同努力,形成共识,逐步推进。说不说是我的事,听不听是他人的事,管用不管用,说了总比不说好。鲁迅先生说得好,“这正如世上的路,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变成了路。”(法制网北京3月13日讯)

[责任编辑:PN014] 标签:刘锡荣 法制日报 四分开 

温家宝:重庆必须从王立军事件中认真反思 汲取教训 专题

王立军事件发生以后……中央高度重视,立即责成有关部门进行专门调查。目前调查已经取得进展,我们将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则,严格依法办理。调查和处理的结果一定会给人民以回答,并且经受住法律和历史的检验。多年来,重庆市历届政府和广大人民群众为改革建设事业付出了很大的努力,也取得了明显的成绩。但是,现任重庆市委和市政府必须反思,并认真从王立军事件中吸取教训。[详细]

 分享到:
更多
  [查看跟帖]我要跟帖 0人参与  0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同步到微博
   

策划:两会自由谈

第七期:关注新势力 律师登场

过去的一年里,有一个职业在中国崛起。他们发声,公众为之侧目,他们的命运和抗争牵动全社会的心,甚至天下为之震动。他们是律师。 [详细]

策划:两会第十年

盘点十年提案议案

回顾过去十年中的两会,有哪些提案议案令人振聋发聩?[详细]

盘点十年两会关键词

回忆2003年来的两会关键词,有哪些关键词,您还记忆犹新呢?[详细]

盘点十年热点人物

回顾2003年以来两会热点人物,麻辣代表还是个性官员让你更有感触?[详细]

策划:全民相对论

第三期:“粉”给力

引发社会热议的事件背后,都存在着庞大的网民群体,他们爱围观也爱批判。他们的呼声能否换来正义与公平?[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