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龙之女:对高干子弟应更严格要求

2012年03月07日 02:12
来源:新京报 作者:蒋彦鑫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贺捷生

全国政协委员,湖南桑植县人,1935年11月生。贺龙之女。

身为贺龙元帅的女儿,77岁的全国政协委员贺捷生曾是其父亲亲手参与缔造的中国人民解放军中的一员,并晋升少将。在卸下穿了数十载的戎装后,回忆起当年学习雷锋时的场景,贺捷生称,我们都是非常自觉的,基本上把这当成使命。

谈父亲

贺龙形象被电视剧脸谱化

新京报:你对现在影视剧中贺龙的形象是怎么看的?

贺捷生:这方面作品比较多,对这些人的劳动我首先要感谢。但创作者比较年轻,没接触过老一代革命家,对他们的形象、仪态和风格的刻画比较脸谱化,比如现在的表演,基本上对我父亲就是两撇胡子、两把菜刀。但对他内心深处表演起来比较困难。我比较喜欢有一个人讲我父亲,说他是我们身边的一个老大爷,是人民的一分子。这个让我感到很亲切。

新京报:现在一些官员跟百姓离得有些远?

贺捷生:现在和过去时代不一样了,时代在发展。我父亲他们当年艰苦朴素,整个身心都扑向革命。但现在社会多元化了。

新京报:现在有说法称整个社会道德滑坡,你怎么看?

贺捷生:说现在不如以前了,这是不对的。近年来确实出现了一些不妥当的、让人感到难过的做法,但应该说是个例。这也是社会发展带来的。过去相对简单,现在则有多重忧患。

谈雷锋

当年学雷锋都是出于自觉

新京报:你怎么看最近掀起的学雷锋活动?

贺捷生:当年我们学雷锋,都是非常自觉的,基本上就当成一种使命。现在重提这个是很必要的,也是很重要的。现在很多家庭都是只有一个宝宝,大人很娇惯(他们),很多事情都帮他们去做,从而形成以个人为中心,自然他们帮助别人就少了。

新京报:现在重提几十年前的偶像,是因为现在偶像太少了吗?

贺捷生:现在也很多,但没去发掘。之前我了解到一个案例,一个开拖拉机的司机救人,被人诬陷为撞人者,赔了很多钱,而且还抚养被撞人的孩子上大学。这样的案例应该多一些,多宣传。

谈“红色”

忘记过去等于背叛

新京报:对于当前公众提到的“红三代”,你怎么看?

贺捷生:他们都是很要求进步的。但大家对他们关注太多了,这样不利于他们的成长。比如我自己,有人说我是红二代,我就觉得大家太关注了。

对于党内的高干子弟,我认为应更严格要求,比如我们小时候,不能跟父母一起吃饭,自己吃食堂,父母吃得好一些。当然现在不一样了,但有更严格管理的方式。

新京报:你怎么看待唱红歌?

贺捷生:唱红当然是好的,可以给我们一种鼓舞和力量。有一句老话叫忘记过去就等于背叛。但要看哪些人在唱。

新京报:现在一些中小学课本中删除了《朱德的扁担》、《狼牙山五壮士》等红色经典,你怎么看?

贺捷生:我认为这是对革命先辈的一种背叛。

谈改革

需要从国家层面缩小贫富差距

新京报:今年是邓小平南方讲话发表20周年,小平当年提出“不改革开放只能是死路一条”。请问你如何看待改革的形势?

贺捷生:改革是很需要的。当前国际社会混乱复杂,一些不足的地方不改,经济发展和人民生活都要受很大影响。

新京报:对于贫富差距现在逐步扩大,你是怎么看的?

贺捷生:我们之前也一直说要让一部分先富起来,所以出现贫富差距。这需要国家层面从很多方面改进,现在也正在做一些工作,比如通过促进就业等方式,可以慢慢改变现状。

本版采写/本报记者 蒋彦鑫

[责任编辑:PN004] 标签:贺捷生 高干 新京 

温家宝:重庆必须从王立军事件中认真反思 汲取教训 专题

王立军事件发生以后……中央高度重视,立即责成有关部门进行专门调查。目前调查已经取得进展,我们将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则,严格依法办理。调查和处理的结果一定会给人民以回答,并且经受住法律和历史的检验。多年来,重庆市历届政府和广大人民群众为改革建设事业付出了很大的努力,也取得了明显的成绩。但是,现任重庆市委和市政府必须反思,并认真从王立军事件中吸取教训。[详细]

 分享到:
更多
  [查看跟帖]我要跟帖 0人参与  0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同步到微博
   

策划:两会自由谈

第七期:关注新势力 律师登场

过去的一年里,有一个职业在中国崛起。他们发声,公众为之侧目,他们的命运和抗争牵动全社会的心,甚至天下为之震动。他们是律师。 [详细]

策划:两会第十年

盘点十年提案议案

回顾过去十年中的两会,有哪些提案议案令人振聋发聩?[详细]

盘点十年两会关键词

回忆2003年来的两会关键词,有哪些关键词,您还记忆犹新呢?[详细]

盘点十年热点人物

回顾2003年以来两会热点人物,麻辣代表还是个性官员让你更有感触?[详细]

策划:全民相对论

第三期:“粉”给力

引发社会热议的事件背后,都存在着庞大的网民群体,他们爱围观也爱批判。他们的呼声能否换来正义与公平?[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