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高速公司谈免费:政府请客企业埋单 没法给股东交待

2012年10月10日 18:23
来源:南方都市报 作者:王星 赵炎雄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9月30日,史上最“热”黄金周首日,清晨六点三十分,深圳机荷高速荷坳收费站前就堵满了汽车,不少车主下车休息。南都记者赵炎雄摄

原题:“免费”令出台记

10月8日,长假后的第一天,交通部新闻发言人何建中宣布,首次实施的重大节假日小客车免费通行政策在各方共同努力下首战告捷。按照该政策的规定,今后春节、清明节、劳动节、国庆节等四个国家法定节假日将免收7座以下小型客车通行费,而这个十一就是节假日免费政策的首演,交通运输部(以下简称交通部)表示取得成功。

这样一个免去上亿车次通行费、让万千私家车车主欢呼、让微博网络沸腾、让交警路政收费员辛苦、让物流和客运公司郁闷的重大公共政策是怎样出台的呢?政策在首战告捷之余,又带来了其他一些怎样的影响呢?

新部长签发新政策

8月1日,交通运输部部长杨传堂上任的第一天,一份文件摆在了他的面前,等他签字。杨传堂今年58岁,山东人,此前和交通领域基本没打过交道。

第二天,中国政府网刊发《国务院批转五部委办实施重大节假日小客车免通行费方案》。

所以,这并非杨传堂的新官上任三把火,而是交通部的既定计划工作,只是这个工作刚好是今年影响最大的公共政策之一。

从媒体公开报道来看,交通部第一次公开提到节假日免费是在今年4月份的全国纠风工作电视电话会议上,交通部分管公路的副部长冯正霖代表交通部发言,重点谈到正在进行的收费公路清理工作,其中一条就是:“认真研究重大节假日收费公路免收通行费有关问题,按程序报批后争取尽快实施。”

几天后,《中国交通报》全文刊登了这篇发言稿,迅速引发社会广泛关注和热切期待。

5月24日,交通部发言人何建中在新闻发布会上说已对重大节假日免收小型客车通行费的可行性进行了研究,并起草了实施方案,将争取早日尽快出台。

8月2日,方案公布。8月7日,交通部下发通知要求切实做好有关工作。8月31日,召集部分省份召开座谈会。9月5日,又下发紧急通知。此后,各地陆续出台具体操作方案。此间,多个省市交通厅及高速路公司都提出国家应给与补偿。交通部在通知中多次明确要求坚持发卡,以便统计相关车辆、流量信息和免费额,但在舆论批评发卡是堵车症结后,交通部于10月3日下午紧急开会要求从4日零时起取消发卡,其后发现不现实,又在3日傍晚通知改到4日中午12时起取消发卡。

“一项重要政策的出台,必须经由一个科学的决策机制,要有一套规范的程序,党中央和国务院也要求对民生有重大影响的政策,在出台前应该进行政策风险评估。”业内资深专家余海(化名)说,“重大公共政策的出台必须有一个制度,从提出、论证到决策都应该是透明的,要让各相关方、让民众了解,取得共识,这才会取得好的效果。”

“有论证应该说已经是很大进步了。”交通部下属某研究院研究员王智(化名)说,在他看来,此次政策方案由交通部公路研究院做了论证,走了这个程序,就是进步。

而媒体和网络舆论一直都赞许并期待这项政策,有交通部工作人员在自己的非实名微博上自嘲这可能是多年来该部最得人心的一次。

惠民政策的初衷

免费政策的初衷,是交通部希望得到公众和舆论对收费公路政策的理解和支持。近年来,中国收费公路政策饱受社会各界激烈批评,作为主管部门,交通部承受了巨大压力。去年6月,交通部、发改委、财政部、监察部、国务院纠风办联合开展收费公路专项清理工作,几经努力之下,2011年撤消了1892个收费站,9.4万公里二级公路不再收费。而外界的批评依然不断。

“最初想法就是通过免费政策来取得公众的支持,近年来关于收费公路公众的意见太多了,交通部试图做出一个积极的回应。”王智说。

业内资深专家余海也同意这个看法,“他们的压力太大了,批评不仅来自社会和舆论。交通行业非常希望得到社会的理解,既然公众意见那么大,那就给予一些优惠,缓解情绪。同时,还能刺激旅游消费,拉动内需。”

虽然在交通部下发的通知里还解释说节假日公路收费站排队缴费导致拥堵时有发生,而免费政策可以缓解拥堵,但从实践来看,这个为了避免拥堵的政策让车流量大幅增加,在部分地区加剧了拥堵。而汽车流量的剧增,和大量新手借免费体验高速公路,也导致更多事故发生。10月8日,公安部交管局公布了一组长假期间全国交通事故的数据,同比下降,但因为没有列出其中高速公路的事故数据,所以无从比较。

但无论如何,“首战告捷”之后,交通部的初衷是达到了。媒体评论普遍持肯定态度,微博等网络空间里更是一片赞扬,并希望“再接再厉”。虽然高速路公司有抱怨,但这些抱怨随即遭到网民的猛烈批评,而以前这些批评的指向往往是交通系统。

因为免费政策,高速路交警、路政、收费站工作强度陡增,几乎都是全员上岗加班,而记者通过电话和网络采访的十几位辛苦执勤、加班的工作人员,虽然也都提出了一些意见,但大都支持免费政策。

质疑的声音主要来自薛兆丰、李稻葵等经济学家。薛兆丰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表示,只要有限的资源发生争用(即一个人用了,另一个人就不能在同一时点使用),那么价格就能有效地调节需求,价格是最好的竞争方式,“价格一上去,人们就会选择替代方案,每个人都做出调节,整个情况就会不同。”价格可以调节需求,而免费政策让很多本来不想出门的人也出门,本来可以不走高速的人也走高速路,最后真正需要走高速的人和大家一样被堵在路上,付出巨大的时间成本。“人有违背经济规律的自由,但没有逃避经济规律惩罚的自由。”薛兆丰说。

 
[责任编辑:PN031] 标签:交通部 德邦物流 免费体验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