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震海:中国内政外交进入“盘整期”

2011年03月07日 17:47
来源:凤凰卫视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正在加载中...'

凤凰卫视3月7日《大陆新闻》节目播出“邱震海:中国内政外交进入‘盘整期’”,以下为文字实录:

竹幼婷:去年对中国外交来说,是进取之年、挑战之年,而今年是十二五的一个开局年,您怎么看中国外交在去年的一个成果,还有尤其在今年,哪些进程是特别要注意的。

邱震海:对,我想这个问题,现在大家都很关心,杨外长说去年是挑战之年,今年可能还有很多其他。

现在是2011年,2009年结束的时候,我当时给参考教习写年终专稿的时候,我当时用了一个词,我认为2008、2009年这两年完了以后,可能2010年开始,中国外交,中国的内政外交都会进入一个“盘整期”。什么叫“盘整期”?就像我们开一个电影,需要盘整一下,之前我们知道中国有很多大事,譬如说有奥运,还有其他的,金融海啸,很多大事。

在过去几年,大事基本上都已经结束了,我们可预期的一些大事结束了,但是到未来还有一段时间,比如说到2012年是中共十八大开幕,那是中国一个非常重要的事件,无论是在我们方向,还是领导人的换届等等各方面。所以在2010年到2011年之间这段时间,除非发生了什么突发的很多事情,在我们可掌控的、可预期的还是没有什么大事发生,但是这不等于说中国就无所作为,无事可做。相反中国有很多内政外交上的一些深层的挑战,会从深层次上表呈,这就是我当时在写年终专稿的时候,我认为这是中国内政外交的一个“盘整”之年。

我们如何去看我们内政外交上的一些挑战,如何去应对这些挑战,到底是以策略的方式来应对,还是以战略的宏观的一些高度来应对,我认为这是非常考验盘整之年。这个盘整之年可能会有那么两三年时间,一直到中共十八大开幕,会延续十八大以后的一段时间。

果然,去年我们先看外交方面,确实是有一点严重,因为我们看去年中国外交发生了很多事情。从年初的“美台军售”,到后来的“天安号”,到后来的“美韩黄海军演”,到后面一路贯穿其中的是很多美国对中国人民币的施压,然后美国高调介入南海公海,很多问题,然后到9月份是中日钓鱼岛的撞船风波,到11月23号又是第二次的朝韩危机。

那么这个中间,两次朝韩危机,贯穿的是中国在这个中间角色非常艰难。六方会谈本来是大家希望重启,后来又重启无望,整个的这一年,应该说去年这一年,中国应对的,相对来说还是不错的,但是在应对的过程当中,其实我觉得是有一个成长的过程,在慢慢地梳理,这就是我说的是一个“盘整期”。“盘整期”就是假如说你是个,如果可预期的话,是很多事情没有发生,但是很多突如其来的事情。

你看去年发生的很多事情,有些是跟中国直接有关的,比如说“美台军售”,比如说人民币汇率问题,比如说中日钓鱼岛渔船撞船风波。有些是其他国家的事情,中国不幸地在这中间成为一个牺牲者,比如朝韩两次危机,譬如说,由于朝韩危机而引起的朝韩之间的对质,以及美韩的军演。美韩的军演到底是不是直接针对中国,表面上他说,我在黄海军演不是针对中国的,但实际上他把航空母舰的航母群已经开到中国了,开到中国家门口了。无论从历史的情节,因为中国历史上许多的海战都是在黄海发生的,还是从整个战斗群,他的航母的覆盖能力,已经可以覆盖到中国的首都北京,以及整个的华北地区。

凡此种种就说明,中国外交面临的挑战还是很多的,所以我觉得从去年整个一年来说,中国是在应对过程当中还在慢慢地前进,在迎接挑战,在慢慢地整理,在梳理自己的思路。

所以从这个一点上说,今天早上杨外长他说去年是挑战之年,我非常认同。关键问题,每经过一次挑战,因为现在中国已经不是原来的一个第三世界发展中国家。现在中国,虽然我们不承认,或者我们不愿意完全接受一个G2这么一个说法,我认为这是不现实的,也是不应该的,但是确实中国在慢慢成为一个大国,成为一个在学习做一个大国。

有些大国的责任你是应该自己来承担的,有些大国的责任是在我们这个角色还没有成熟的时候,是别人强加在我们身上的。凡此种种都有一个适应,迎接挑战、适应的过程,有一个整合。就拿我的话说,盘整的过程,一个逐渐梳理和提高的过程,所以我觉得去年是挑战之年,今年?他上午怎么说?

竹幼婷:开局之年。

邱震海:开局之年,今年是十二五,十二五开局之年,这又涉及到内政,其实外交都是为内政服务的。这个像军事是为政治服务的一样,所以中国现在所有的外交都是要保证中国未来能够有和平崛起,中国内部的一个转型能够很好的完成,能够为了保证这个整个一个过程能够顺畅进行的话,需要有一个相对比较稳定的外部环境。所以一言以蔽之,我认为如果说从去年、今年、也许未来,我相信随着中国的大国之路崛起、进程的展开,中国未来,坦率的讲,面临的外部挑战会越来越多。

我觉得一个总体的思路,当然因为时间有限,我无法展开一个总体的思路,中国外交,我觉得是,譬如说最近一年或者最近半年,整个中国遇到很多艰难的挑战,以及我们的应对之道,最后是扩展了中国的外交空间和战略空间,延伸了我们的战略的机遇期,因为我们现在说二三十年的战略机遇期,延伸了我们的战略机遇期,还是由于我们的应对而缩小了我们的战略空间,妨碍了我们的战略机遇期。

我想其实顺着这样的思路,我觉得我们可以,这个当然是讲的很抽象,是一个战略哲学,外交哲学的东西,以此来回归到我们的很多策略层面,我们就可以知道哪些是我们要坚守的,哪些是我们暂时可以迂回的,暂时可以放放,为了我们的大局,哪些是我们的底线,是坚决不能放的,所以所谓的伸缩有余,伸,不是鲁莽,缩,也不是软弱和妥协。

[责任编辑:PN004]

视频直播:人大会议闭幕 文字直播

2011年3月14日9时,十一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举行闭幕会,表决关于政府工作报告的决议草案,表决关于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二个五年规划纲要的决议草案,表决关于2010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执行情况与2011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的决议草案。中国政府网将现场直播。 [详细]

  [查看跟帖]我要跟帖 0人参与  0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同步到微博
   

策划:全民相对论

赋税人生

税收离我们的生活并不遥远,一个透明的纳税生活,赋税的人生,有赖于每一位公民的参与。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