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南山表示常常“捞过界” 给自己表现打80分

2011年03月08日 04:42
来源:广州日报 作者:杨进、王飞、陈翔、赵琳琳、柳建云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钟南山

名人堂

在全国人大会场和分组讨论会上忙碌了几天的钟南山院士,昨日在广东代表团的驻地接受了30多家中外媒体记者的集中采访,一走进房门,他便被记者们的“长枪短炮”包围了,受欢迎程度一点不亚于任何明星和政府高官,钟南山幽默地说:“这么多记者,真是很给力啊。”

谈医改,谈甲流,谈自己人大代表的表现,钟南山都十分认真耐心,既有严肃的提醒,也有对自己幽默的自嘲,他用普通话回答记者提问后,又专门用粤语向港澳记者讲述了一遍,1个多小时很快过去了,与其说是采访,还不如说是在听一位老师上了一堂生动的课。

文/记者杨进、王飞、陈翔、赵琳琳、柳建云

谈甲流:

怀孕后期的妈妈需特别关注

记者:今年甲流有什么新趋势?

钟南山:甲流我也很关注,从这几个月观察来看,今年北京、广州甲流的总患病率没有明显增加,仍在警戒线范围之内,我注意到有以下几个规律:

第一,在北方流感比较多,但查出甲流的比例不如南方多,南方监测,流感样症状病人中查到近40%是流感病毒,在流感病毒病人中查到93%是甲流,从北到南,流感病毒中甲流所占的比例是增高了。

第二,在统计的400流感病人中,珠三角占67%,到上月底,广东重病人数为25人左右,死亡4人,其中2人在深圳,越往南重病人数越多,死得也多。

第三,在广东做过三次人群抗体的监测,只有18%~25%的被检测者有甲流抗体,这说明使用季节性疫苗的重要性。

第四,在广东有三个地方出现了聚集性的感染,超过了15人的感染,广州有个戒毒所,韶关有个医院,珠海也有出现,越是聚集的地方,就越要警惕有无变异,目前监测这三个地方没有发现病毒变异。

第五,要关注特殊病人。我们刚刚抢救了一个病人,在汕尾已经出现病症8天,即将临产,两个肺都白了,转来后我们采取坚决措施,趁她缺氧的时候,先剖腹产,当时就检测看有没有病毒,发现有病毒就马上用药,妈妈23岁,最近母子健康出院。对于特殊群体,特别是怀孕后期的妈妈出现流感样症状,比如高烧三天不退,都要非常注意,从国内外看,这个人群非常容易加重病情,一人两条命。

现在甲流患病率没有超过去年,从最近几天观察,北方1、2月没有升高反而下降,而南方在3月份到达高发期。也要注意病情与是否打疫苗的关系,一般香港打疫苗的人较少,北方打疫苗的人多一点。一般来说,疫苗管一年,我们现在用的普通流感疫苗,对新甲流有效,是否与打疫苗有关,还不好说,值得探索。

中国滥用抗生素现象严重

记者:我国滥用抗生素严重吗?

钟南山:现在中国滥用抗生素非常严重,最近有一个医生做了一个非常详细的调查,在中国,一般的发烧感冒,滥用抗生素达到80%至90%,实际上不该用。

这与医生医术水平等多方面有关,现在有一种“新德里超强抗生素”在福建用得较多,如果不管,肯定会越来越多,滥用抗生素最大的后果是产生超级细菌,一旦传播,会相当严重,抗生素的发展根本赶不上抗生素耐药的水平,应限定只有处方权的医务人员才可用抗生素,对医务人员的教育都非常重要,在某些地方,对病人用不该用的抗生素的医务人员进行处罚,也是积极措施。

超级细菌目前不是大问题

记者:目前超级细菌在中国有无传播?

钟南山:超级细菌现在在福建有些地方有出现,目前在华南地区有37家医院有检测网,到现在基本上只发现1~2人,超级细菌不是传染,是传播,往往通过医务人员的手、器械传播,目前这不是很大问题,但现在卫生部及时提出来合理使用抗生素,多渠道培训非常重要,我也参加。

谈医改

医改要10年后才能见成效

记者:今年“两会”上看病贵看病难好像关注度不是很高了,您觉得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

钟南山:对我来说,绝对是好消息,我注意到,3月3日在大洋网上有个“你的幸福短板是什么”的调查,第一是“望楼兴叹”,第二是“物价上涨”,看病贵放在了第五个,以前常常排在第一或第二,从这个侧面看出,看病难贵的问题确实得到了一定程度缓解,很重要得力于基层,基层加强了新农合,特别是覆盖面达到12.6个亿人口的,差不多到90%,钱虽然不多,从80元到现在120元,今年总理报告要达到200元。

新农合范围内住院报销率也不断提高,在政府主管的医院,60%基本药物可以报销,解决了大部分慢性病的问题,费用降低30%。

记者:有人说今年是医改最为关键的一年,但为何公立医院改革没有什么动静?

钟南山:我不认为今年是医改攻坚的一年,不是过了这一年,医改就能见成败,我估计我还能活10年吧,10年后才能见成效。这两年医改有不少大动作,这条路走对了,基本药物制度,覆盖农村的新农合,加强县医院的管理和改造,公立医院的试点等,都抓到了点子上。

为何公立医院改革动静不大,因为过程很长,不会突然发生变化,除非完全公立,政府买单,这不太可能。公立医院有很大的余地,医改后,它对提高社区医院、县级医院的水平,有很大的责任。

政府对公立医院没补助,药品价格难下降

记者:公立医院药品价格迟迟不能下降,症结在哪里?医生给患者多开药开贵药,为何仍出现?

钟南山:药价不能下降,症结是药品是公立医院赖以生存的一个重要来源之一,现在这方面收入最少占医院收入来源的30%,基层甚至达到40%~50%,为了维持生存,他们一般上调10%左右出售,目前要零差价出售不太可能。此外,药品成本价格高,商业环节多,质量参差不齐,加强对药物管理,国内药厂的改造和监督的管理,都是药价降低的重要条件,还需对公立医院有一定的补助,如果没有这样的机制,医药分家做不到。

现在基本药物都可以报销,已经前进了一步,它覆盖了大部分慢性病,对于基本药物,医院比较容易管理,卫生部观测,基本药物价格下降了30%左右,现在基本药物目录越来越多,降低药价也有可能。

记者:您曾建议国家对医药方面的投入应该占财政支出的5%,您认为这些增加应该用于哪些方面?

钟南山:目前在我国,医疗药物开支应该占财政支出多少从来没有明确,但在美国,都明确有一定比例,一些发展中国家也有规定,比如在俄罗斯为5.2%,巴西为6.8%,印度为4%,埃及、阿根廷为7%左右。否则人大对政府在医疗投入的监督缺乏量化,缺乏可操作性。

2008年开始,国家3年内投入8000多亿元用于医疗卫生,今年对新农合等方面的标准提高,但都是局部的,从一定意义而言,医疗卫生比教育更重要,没有健康的民众,什么都谈不上,应该在财政支出占一个很明确的比例,5%不是我讲的,是一种希望。投入应该重点放到基层。

“我们医院也出现过‘医闹’”

记者:一些医生反映,“医闹”让他们很闹心, 您认为解决“医闹”问题的根本出路在哪里?

钟南山:“医闹”是看病难看病贵催生的一个行业,现在老百姓掏腰包比较多,认为负担很大,也与现在公众对医疗水平期待很高,花了钱但又没有治好,当然也与某些医务人员有错误没有向病人家属解释清楚,多种因素催生了“医闹”行业,出现专业户,我们医院也出现过。

自称作为人大代表常常“捞过界”

记者:您说真话有没有付出什么代价,如果代价很大的话,接下来您还会继续说真话吗?广州市人大会上您质疑广州亚运会花费,后来财政局负责人回应了,您怎么看?

钟南山:有时候我说出了自己的感受,未必是客观,未必是对的,我觉得不要紧,因为我是人大代表,听到有什么就要反映,如果得到一个满意解释就够了,如果不满意,我绝对要继续干。假如我认准了我是对的,我会坚持。

我在广州市人大对亚运提出一些质疑,我通过一些了解,从2005年~2010年广州确实花了2500多亿元用于亚运,但经广州财政局局长张杰明解释后,我对2500多亿元怎么用已经了解,其中,1360多亿元用于亚运会开幕式、广州塔等建设,其他都是用于改造城市、治水等民生工程。

我印象很深,在广州我去过一个很荒凉的地方,发现建了医院和学校,后来了解才知道因为政府考虑到再过5年,这个地方有七八十万居民,这就是“兵马未到,粮草先行”。是好事。我觉得这些开支是非常值得的。

我的专业是搞呼吸的,最关注空气,我问环保部门才知道广州去年的灰霾70多天,比2008年少了一倍,这给了我很深的印象。

当然,我是希望有一个更好的财政公开透明,特别是对人大和人大代表,是应该的。

“我给自己的表现打80分”

记者:您履行几年人大代表职责有没有压力,您能给自己的表现打多少分?

钟南山:大概可以打80分吧,我对自己人大代表的表现还是基本满意,我只不过是一个医生,接触医疗的比较多,但看到不合适的,我也会关注,我常常会“捞过界”,以后讲不知道的东西,会更注重调查,但不会停止,我今天上午就讲了,有些代表就不高兴。

钟南山妙语

★“现在‘两会’关于看病难看病贵关注度低了,绝对是个好消息。”

★“3月南方进入甲流高发时期,特别要关注怀孕后期的妈妈等特殊人群。”

★“我做人大代表几年常常‘捞过界’,不过我还是要讲。”

[责任编辑:PN009] 标签:钟南山 打疫苗 广州亚运会 

视频直播:人大会议闭幕 文字直播

2011年3月14日9时,十一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举行闭幕会,表决关于政府工作报告的决议草案,表决关于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二个五年规划纲要的决议草案,表决关于2010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执行情况与2011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的决议草案。中国政府网将现场直播。 [详细]

  [查看跟帖]我要跟帖 0人参与  0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同步到微博
   

策划:全民相对论

赋税人生

税收离我们的生活并不遥远,一个透明的纳税生活,赋税的人生,有赖于每一位公民的参与。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