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某机关幼儿园园长:将幼儿园交给市场行不通

2011年03月06日 16:32
来源:中国网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撰稿:齐锐

核心提示:众多家长抱怨孩子入托难,究竟难 在哪里?幼儿园园长对入托难有怎样的看法?本网对话北京某机关幼儿园园长章帆,她感叹该问题也困扰她们多年,入托难的根源是因为“蛋糕”太小。另一方面又 由于幼教资源分配不均衡,导致白领阶层高不成低不就,花高价争抢机关幼儿园为数不多的名额,高价赞助费就此出现。

 

嘉宾简介:章帆(化名),北京某机关幼儿园 园长。

入托难在城乡都很普遍

Q:现在有很多家长反映入托难,您怎么看这 个问题?

章帆:这个问题缠绕我们很多年了,我们每年 的压力都很大。今年我们招生名额是300人,但因为是区属幼儿园,条件和师资相对好一些,报名人数至少也有3000人,我们很想把每个孩子都吸收进来,但 我们根本就没有这个能力。现在有很多家长在孩子出生不久,就开始筹划孩子入托的问题,也有的家长会很着急的要求把两岁的孩子送到我们园里来,他们就怕自己 孩子发展太慢。

Q:您觉得入托难的原因在哪里?

章帆:这个问题很复杂,根本上来说,还是幼 儿园太少,人口太多了,尤其是进城的农民工子女太多了,又赶上了八零后的育儿潮,这是供需脱节造成的。

新闻媒体的报道大多都关注城市的入托问题, 其实,农民的孩子入托更难。我个人的了解,很多农村财政比较差,几乎没有多少公办幼儿园。我的老家在陕西汉中一个小镇子上,没有公办幼儿园,镇上只有两家 民办的幼儿园,两三间屋,一个很小的院子,两个没有受过专业培训的老师,几十个娃娃挤在这样的环境中,这些农民的孩子入托才属于真正的难。但是,他们不喊 入托难,主要是因为在观念中认为,入托就是找个地方“看孩子”,没有认识到入托也是一种教育,很重要的教育。甚至还有很多农民为了省钱,把孩子交给老人 带,直到读小学为止。

白领入托高不成低不就

Q:近年来,民众对财政扶持机关幼儿园的现 象很不满意,还有花钱、找关系进幼儿园的问题,您怎么看待这些争议?

章帆:这些都是因为“蛋糕”太小引起的。至 于花钱、托人送孩子进幼儿园,确实存在这个现象,每年入学之前我们都会接到很多亲戚、朋友的电话,询问我们能不能把孩子送过来。但是,名额只有300个, 系统内部就消化了,有几百个人盯着三五个机动名额,结果只能是绝大多数人都不满意。北京市机关幼儿园大概在150所左右,却有那么多家长盯着剩余的几个名 额,入托能不紧张嘛。

Q:此前,进城农民工子女入托难,现在白领 等中等收入阶层也明显感觉到入托难?

章帆:农民工子女入学、入托问题,一直很受 关注,政府在这方面采取的政策大多是财政拨款扶持,这几年有些改观,但学校的硬件和师资依旧很差,白领阶层肯定不会愿意把自己的孩子送到农民工学校去。把 孩子送入机关幼儿园有着严格的政策限制,其他公立学校也有着户口限制。这怎么办?没有北京户口的白领阶层孩子入托就困难了。

不正之风就出现了,很多公办幼儿园为了充实 自己的办公经费,就拿出一定的名额,只要你肯缴借读费,没有户口也可以来入托。据我个人了解,有的幼儿园借读费是每年3万多块钱,报纸上还有新闻说要10 多万的。

“蛋糕太小”是根源

Q:有人认为,教育资源分配不均衡是造成入 园难的一个主要原因,怎么看这个问题?

章帆:确实存在这个问题,一些机关和大企业 的幼儿园财力雄厚,规模大、标准高,收费低,在社会上有很强的吸引力。相反,一些民办幼儿园,要么条件差,要么就是贵族化。但是,无论是私立的幼儿园,还 是公办的幼儿园都太少了,而孩子是越来越多,这才是根本原因。现在不管公务员的孩子,还是农民工的孩子入托都难,所以说这不是教育资源分配的问题,不是因 为切蛋糕的方法不对,而是蛋糕太小了,需要做大。

凤凰网:能否具体介绍一下幼教资源的分配?

章帆:我收集过一堆数据,可以说明这个问 题。90年代的时候,北京的公立幼儿园有3000多所,当然这些幼儿园大多是公办的,也有企事业单位自己创办的。到了2000年底以后,中央要求裁撤机关 幼儿园,原因很简单:第一是老百姓有意见,第二就是财政有困难,国企大批倒闭。到现在为止北京市的幼儿园也就1000多所,十几年间数目减少了三分之二。

另一方面,现在北京的人口越来越膨胀,有四 五百万的外来人口,全市每年会有近20万的适龄儿童要求入托、上学,而在10年前这个数字只有三五万。幼儿园在减少,孩子在增加,十几个孩子争夺一个名 额,还出现扎堆报名优质幼儿园的现象,差的幼儿园无人问津,这样不出现“入托难”才怪呢。

幼教应该纳入国家规划

Q:您觉得解决“入托难”的出路在哪里?

章帆:教育应该属于公共服务部门,幼儿园阶 段的教育虽然也叫学前教育,仍是一种非常重要的教育阶段,它不是义务教育,但应该是公益性质的,这部分支出就应该有国家来承担。根据我们国家现在的教育体 制,管理很混乱,有的地方财政扶持会多一些,有的地方会很少,甚至要靠办幼儿园来赚钱,幼儿园的收费也是市场调节,这个市场很乱,物价部门也没有指导价。 希望今年的两会能够重视这个问题,即使一时拿不出解决问题的方案,也要有个解决问题的时间表。

Q:您觉得通过市场化的路子,让市场经济解 决入托难问题可行吗?

章帆:把教育交给市场肯定是行不通的。在北 京,一个有1000个孩子的幼儿园每年的经费少说也得两三万,如果交给私人来办幼儿园,每年的学费也得两三万,这是多数家长负担不起的。所以,最好的法子 还是,政府多建公立幼儿园,社会资金也可以投资建设幼儿园,财政还可以拿出一定的比例来补贴这些民办的园子,但是物价和教育部门需要规定个价格标准,不让 他们乱收费。

2009年夏天,我曾经参观巴黎的幼儿园。 法国的幼儿园应该说是全世界最好的,费用主要由政府财政负担,幼儿园的硬件很好,餐厅都配备专门的营养师,在教育上也很重视家庭观念。他们的幼儿园也不是 全免费的,要缴纳部分费用,不同的家庭可以根据收入水平来找不同的幼儿园,但规定入托费不能超过家庭收入的十分之一,很人性化,我们这些参观者当时都非常 的羡慕。

[责任编辑:PN027]

视频直播:人大会议闭幕 文字直播

2011年3月14日9时,十一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举行闭幕会,表决关于政府工作报告的决议草案,表决关于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二个五年规划纲要的决议草案,表决关于2010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执行情况与2011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的决议草案。中国政府网将现场直播。 [详细]

  [查看跟帖]我要跟帖 0人参与  0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同步到微博
   

策划:全民相对论

赋税人生

税收离我们的生活并不遥远,一个透明的纳税生活,赋税的人生,有赖于每一位公民的参与。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