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长感叹“入托难”:是对金钱和社会关系的考验

2011年03月06日 16:29
来源:中国网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撰稿:齐锐

核心提示:排队报名、找亲戚、找熟人、找朋 友,带着孩子一家一家的考试,“入托难”已经成为房贷之后,悬挂在白领阶层脖子上的又一道枷锁。任职于广东一家媒体的武涛向本网介绍说,他每个月花在孩子 入托问题上的费用都在2500元以上,如果想把孩子转到优质的机关幼儿园,除了花钱之外,更是一种对人际关系能力的考验。

 

核心提示:排队报名、找亲戚、找熟人、找朋 友,带着孩子一家一家的考试,入托难已经成为房贷之后,悬挂在白领阶层脖子上的又一道枷锁。任职于广东一家媒体的武涛向本网介绍说,他每个月花在孩子 入托问题上的费用都在2500元以上,如果想把孩子转到优质的机关幼儿园,除了花钱之外,更是一种对人际关系能力的考验。

嘉宾简介:武涛(化名),广州媒体从业人 员,家庭月收入13000元左右,孩子入托相关费用为3000元以上。

【白领意见】

一、 费用高昂——每个月花在孩子入托问题上的费用在3000元以上;

二、 没有硬关系礼都送不出去;

三、 公立与私立幼儿园资源分配不均衡

月付3000元入托费

Q:您觉得现在孩子入托的费用高吗?

武涛:当然很贵了,孩子每个月入托的费用 1600元,我们家庭每个月的收入也不过1万块,除了养孩子、生活费之外,还有房贷的压力。最近,物价疯涨导致入托费用也增长了,我们已经接到幼儿园的通 知书,每个月要再缴280块钱,班车费、伙食费、还有特长班费用还不算呢。这样算下来,每个月花在孩子入托问题上的费用都会在3000元以上,再贵就负担 不起了。

当然,给孩子花钱,多数家长都不会吝啬,可 以少买件衣服、化妆品。如果换算一下,也是值得的,如果雇个保姆在家带孩子的话,一是不利于孩子及早地接受教育,而是费用也是相当高的,广州保姆的费用也 大多在3000块以上。

走不通的入托门

Q:除了费用高昂之外,孩子入托难还表现在 哪里?

武涛:现在连公务员都喊着入托难了,谁不想 把自己的孩子送到最好的幼儿园。我们两个人都有广州市户口,入托的政策难度不是很大,但是要想把孩子送到公立的幼儿园,尤其是机关幼儿园难度就比较大了。 这时候就得找关系,送礼送钱,这又是一笔不小的支出。机关幼儿园的招生名额也很紧张,我们在去年秋天的时候,曾想把孩子转到师大的幼儿园,后来听说很多师 大教师的孩子入园都有难度。

Q:有过托人找关系的经历吗?

武涛:2009年夏天,孩子入托前曾在 同事的朋友的帮助下,给介绍了一家机关幼儿园,当时送了一盒茶叶和一个金镯子,价值四五千来块钱吧,当时,对方也接受了。我们当时就觉得游戏,没想到 过了几天对方把礼品给退了回来,还解释说,很多领导都打电话给幼儿园要预留名额,我们即使有钱也拿不到名额,而且机关幼儿园早就不收赞助费了。

Q:有家长为了给孩子报名入托彻夜排队,您 有这种经历吗?

武涛:每年五六月份,孩子入学的时候,比较 好的幼儿园门口都会有这种现象。报名的队伍很长,有人甚至还把躺椅被了过来,家里的老人给孙子、孙女排队入托的很多,这个早就不新鲜了。

一些家政公司的人员也提供排队赚钱的服务, 每天给他两百块钱就可以了,这样的确省事省力,我就找过一次。此外,在幼儿园门口还有一类人,他们承诺只要交付一笔手续费,可以找关系把孩子送进幼儿园, 这些人大多都是骗子,当然也有一部分人还真的有这本事,他们在幼儿园里有内线。

对私立幼儿园不放心

Q:您认为入托难的症结在哪里?

武涛:很多人认为,入托难是幼儿园太少造成 的。其实,现在的幼儿园已经不少了,至少在城区有很多,大家觉得入托难是因为总想着挑肥拣瘦的,归根结底还是好的幼儿园太少。

这也无可厚非,我们小区里就有个私立的幼儿 园,离家很近,收费也不高,都不愿把自己孩子送过去,为什么呢?这个幼儿园场地很小,孩子不得不跑到马路上玩耍,车辆来来往往的很危险。谁也不想晚上回 家,看到孩子全身脏兮兮的,偶尔会冒出几句脏话,甚至会跟别的孩子打架,脸都被挠破了,让人很不放心。幼儿园不是个看孩子的地方,我们是想让孩子受到更好 的教育,现在条件好、师资好的幼儿园太少了。

[责任编辑:PN027]

视频直播:人大会议闭幕 文字直播

2011年3月14日9时,十一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举行闭幕会,表决关于政府工作报告的决议草案,表决关于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二个五年规划纲要的决议草案,表决关于2010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执行情况与2011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的决议草案。中国政府网将现场直播。 [详细]

  [查看跟帖]我要跟帖 0人参与  0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同步到微博
   

策划:全民相对论

赋税人生

税收离我们的生活并不遥远,一个透明的纳税生活,赋税的人生,有赖于每一位公民的参与。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