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专家解读湖南镉大米事件:土壤镉污染主要因采矿冶炼

2013年05月22日 02:25
来源:新京报

原标题:湖南“镉大米”收自当地农户

3月15日,湖南山岭米厂的一名工人躺在原粮库的粮堆上休息。因之前媒体爆出深圳从湖南采购的万吨大米镉超标,致湖南米业遇冷。新华社记者 白禹 摄

自5月16日广州公布部分抽检大米镉超标后,作为其中多批次超标大米的产地,湖南攸县和衡东县通报称,涉事米厂手续齐全,周边也无重金属企业。

生产环节如无污染,是不是原稻的问题?但这些原稻均收自当地农户,当地环保部门称该流域监测,并无镉超标。污染大米的镉从何而来,亟待相关部门查明公布。

据新华社电 湖南攸县3家大米厂生产的大米在广州被查出镉超标后,攸县官方21日通报了不合格大米的镉含量范围,披露原稻主要收自当地农户,主要销往广州和攸县本地。

通报说,根据广州方面的抽检结果,攸县大同桥镇大板米业三个批次抽检不合格,镉含量分别为0.37mg/kg(库存2650公斤)、0.45mg/kg(库存150公斤)、0.51mg/kg(库存2100公斤);攸县高和夏生大米厂一个批次抽检不合格,镉含量为0.36mg/kg(库存500公斤);攸县石羊塘田星大米厂一个批次不合格,镉含量为0.31mg/kg(库存200公斤)。

这3个厂家的原材料稻谷主要从攸县大同桥镇、上云桥镇、菜花坪镇、石羊塘镇、桃水镇等当地农户家收购。

通报说,在当地生产的大米被广州检出镉超标后,攸县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立即展开了调查。要求涉事米厂将问题大米召回和下柜,并责令停业整顿。同时,攸县质监局已对3家问题企业成品库的大米进行监督抽查,并已送至省级法定检验机构进行检验,全面分析产品的质量状况。

攸县方面表示,据初步调查,3家涉事米厂均手续齐全,符合生产要求,3家企业周围10公里内没有重金属企业。质监、工商、粮食等职能部门也做到了严格执法和履行职能。

广州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日前公布了2013年第一季度抽检结果。其中有8批次大米及米制品镉超标,涉及湖南攸县3个米厂5个批次的大米,湖南衡东县1个米厂的1批次大米,以及广东东莞市2个批次的米粉。

■ 追访

镉从何而来?湖南环保官员称或由肥料带入

湖南攸县、衡东县实测“镉大米”所涉流域未现镉超标;当地官员称镉污染大米途径需专家解释

攸县环保部门提供的5月份水源检测显示,镉含量远远低于国家标准;衡东县环保部门则称,从未监测到境内湘江中镉超标,镉的来源目前仍是谜团。

湖南省环保厅法制宣传处处长陈战军介绍,湖南省环保厅环境监测站的实测数据涉及一百多个断面信息,其中涉及湘江流域的有70个左右,此次镉大米所涉湖南攸县、衡东县区域在湘江流域内,他们实测了这片区域的镉含量,并未超标。

陈战军说,如果环境背景中镉不超标,攸县及衡东县为何会生产出镉米,他倾向于认为是肥料带入的。如果是由肥料带入,肥料中的镉也会渗入土壤和水域造成超标,那为何却从没测出环境背景镉超标?陈战军表示对此没有发言权,需要农业专家解释。

综合《南方日报》、《南方都市报》报道

标准

我国大米镉标准比国外更严

新京报讯 我国大米标准与欧洲、美国相比,尤其是镉、铅等重金属的限量究竟高还是低呢?

中国农业大学食品科学与营养工程学院副教授朱毅和市食品安全监控中心都向记者指出,对于镉的限量值,我国标准是0.2mg/kg,国际食品法典标准(CAC)规定大米镉限量为0.4mg/kg,欧盟是0.2mg/kg,日本也是0.4mg/kg。而铅,美国并没有制定大米的铅限量;CAC规定谷物粮食铅为0.2mg/kg,我国和欧盟的标准也都是0.2mg/kg,“这都说明作为我国主要口粮,大米标准限定是较为严格的。”

影响

镉中毒潜伏期为15到20年

新京报讯 中国农业大学食品科学与营养工程学院副教授朱毅昨晚向记者表示,镉中毒的潜伏期一般是15到20年,但对于食用镉超标的大米,产生的危害要看一个人的体质以及摄入量大小。如果一个人的整体体质好,不会有特别的影响,但如果是缺铁、营养不良等人吃了,镉污染就易产生严重影响。

朱毅说,人体吸收镉主要有3个渠道:呼吸道、消化道和皮肤,其实消化道吸收的镉并不多,反而是要留意吸烟,这是吸收镉的一个大来源,通过呼吸系统吸收的镉可占到30%。另外,朱毅也建议不要长时间食用同一产地和同一品牌的大米。吃不同产地的大米从营养角度可以更均衡,也可以规避一些食品安全风险。

测试

北京大米监测未现镉超标

新京报讯 对于大米重金属污染问题,记者在本月初曾请北京市食品安全监控中心对大米的铅、镉、铬等重金属做过实验测试,市食品监控中心当时也监测了40多份大米样本(见本报5月7日报道),这些大米来自北京的超市、批发市场等流通环节,涉及30个品牌,包括袋装米、散装米,均没有发现铅、镉、铬重金属超标现象。

市食品监控中心介绍,自2007年起就对大米展开重点风险监测,一份大米要检测近40个指标,包括各种重金属和一系列农药残留检验,去年一年内监测了北京316个大米样本,均未发现问题。

专家解读

土壤镉污染主要因采矿冶炼

新京报讯 针对目前热议的镉米污染,多位专家表示,土壤镉污染主要来自采矿、冶炼行业,工厂排放废气中含有镉,可能会通过大气沉降影响较远的地方。

环保部南京环境科学研究所所长高吉喜表示,镉污染大部分来自开矿,工业排放的镉不是很多,主要来自冶炼厂。另一位中科院专家也表示,采矿和冶炼会导致土壤镉污染,此外,一些肥料中也含有重金属镉。即使冶炼厂距离远,其排放的废气扩散后也可能随降雨落到农田中。

这位专家表示,现在工厂的重金属排放标准较严格,也不排除是当地因多年来工业生产历史,加上管理不善等原因累计造成的镉污染。

他表示,要寻找稻米镉超标的原因,需对当地大气、水和土壤都进行检测。

“镉大米”事件回放

16日

广州市食药监局公布一季度抽检数据,8批次米及米制品镉超标。

17日

广东外语外贸大学一学生申请公开“镉大米”相关信息。

17日晚

4家镉超标米使用单位及镉含量公布,但超标米品牌及生产商未公布。

18日

镉超标米生产商及品牌被公布。

20日

广州顺德区检出9批次镉超标大米,产地涉及湖南、江西。

21日

湖南超标大米产地攸县及衡东县的4个涉事米厂停产接受调查,当地称周边无重金属企业。

21日

广州市食药监局局长回应:此前只公布监测结果,不公布厂商的做法的确欠妥。

新京报记者 廖爱玲  金煜(除署名文章)

[责任编辑:PN026] 标签:大米 当地农户 攸县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