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科学史家许良英去世 曾编译《爱因斯坦文集》

2013年01月29日 02:25
来源:新京报

科学史家许良英去世。图为他去年9月在北京中关村家中。

原标题:科学史家许良英去世

新京报讯(记者张弘)昨日下午,学者傅国涌在微博发布消息:“2013年1月28日13时25分,许良英先生在北京海淀医院去世,终年93岁。”傅国涌同时在博客里写道:“他在故乡临海张家渡的煤油灯下编译的三卷本《爱因斯坦文集》,曾影响了不止一代人”。许良英的小儿子许平昨日在电话里称:“父亲的遗体告别仪式将于后天举行。”

没等到自传出版就走了

许良英和夫人王来棣生有两个儿子,大儿子许成钢是著名经济学家,小儿子许平是水利工作者。许平称:“父亲没有留下遗言,他生病前身体很好,没想到这么早就走。他的遗体告别仪式将于后天在北大医学部遗体捐赠中心举行。”他还透露,及时公布父亲病情的“许良英和王来棣先生的博客”系自己和哥哥更新。

傅国涌与许良英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一直交往到现在。他告诉本报记者,自己曾多次去许先生家拜访,和他交流思想和学术问题。12月份和许先生通电话的时候,说到了老伴王来棣的病情。“主要还是因为他去年10月份摔了一跤,引起了脑溢血,当时大家没注意到。王先生2012年12月31日去世,当天他就一病不起,从此没有说过一句话,不到一个月,他也接踵离开。”傅国涌说,6天前,自己去过北京,在他的病床前默默地为他祷告。

傅国涌还说,许良英先生曾对自己说到过自己的半本自传(写到1958年),他说这是上世纪90年代没有事可做时写下的,没想到可以出版(如今书未问世,他人却走了)。而他与妻子王来棣先生合作,以二十五年时间撰写《民主的历史和理论》虽然没有完成,但已有19万字,可以成书。“他在故乡煤油灯下编译的三卷本《爱因斯坦文集》影响了不止一代人;他自称活过了三世,特别是生命最后四十年,说真话,求真相,做真人,无畏无惧,民主、理性、科学是他热爱的三个关键词。”

丁东:许先生是一个深刻的思想家

学者丁东表示:“许先生是束星北和王淦昌两位著名科学家的学生,他不仅是一个科学史家,而且是中国少有的思想家,他思想的深刻性,他的人品风骨都很让人敬佩,他对民主的认识和研究,超过了很多学者。在学术和思想问题上,他特别认真和直率,有意见从来不含糊,总是直率地表达。”

丁东认为:“许先生的思想比很多他同时代的学者更深刻,这可能和他受过严格的科学训练,并研究爱因斯坦有关。他和王淦昌的师生关系,确实是学界佳话。当年他在农村,王淦昌先生长期每月给他寄35元,那时的35元不是小数目,由此可见他们师生情谊的深厚。”

■ 许良英生平

许良英(1920-2013)

浙江省临海市人,生于1920年,1942年毕业于浙江大学,是著名科学家束星北和王淦昌的学生,王淦昌对许良英极为赏识。他早年参加地下党,1949年,任《科学通报》编辑。1955年,因为“反胡风和肃反运动”,被批判和停职审查一年。1957年,划为右派,并且被送到地方接受劳动改造,回故乡当了20年农民。在此期间,他翻译了《爱因斯坦文集》三卷本(后由商务印书馆出版)。1978年,许良英恢复公职,回到北京,任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研究员。

恢复工作后,许良英主编了《20世纪科学技术简史》,著名学者金克木誉之为“名为简史,实为大书”。许良英关心社会现实,说真话,求真相,做真人,尽力推动中国的社会进步。他以鲁迅的一句话“肩住黑暗的闸门”为座右铭。许良英密切关注思想和学术问题,2010年,他还和学者邵建争论,提出“走出复古迷津,重新回归‘五四’”。

[责任编辑:PN025] 标签:!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