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公安大学教授:我们确实给了外国人所谓的超国民待遇

2012年05月19日 20:32
来源:央视《新闻周刊》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解说:时间回溯到2008年,北京曾发生一起引起较大影响的涉外刑事案件:一位中国籍大学教授因为阻止一名美国外教乱扔垃圾,而被对方打至眼睛几乎失明,这位教授同在大学教书的妻子前来劝阻时,也被对方打成颧骨骨折。但法院最终并未判决这名外教有罪,甚至连赔偿给中国教授的钱,也由他所在的大学代为支付。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涉外警务系教授向党:实际我们国家,公、检、法三个环节,都存在对涉外案件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问题,从根源上讲,公检法三家都有这么一个思想意识,叫外事无小事,自然它引申出来,叫涉外案件无小案。我认为这样讲是不对的,当初1950年代周恩来总理兼外交部长的时候,确实明确提出过“外事无小事”,后面一句话叫“事事要请示”。那个外事是国家外事,和现在我们讲的处理外国人违法犯罪应该说是不一样的。

白岩松:

从2000年开始,在中国出入境的外国人数量,每年以10%的速度增长,到如今持续十多年,总人次已奔6000万而去,由此可见,林子大到了什么地步。门开着、窗户开着,有鸟、有苍蝇、蚊子,其实也正常,有人因友好而来,有人因利益而来,有人来寻找机会,甚至到中国冒冒险或混混日子,素质的高低参差不齐,这时候仅用好客来简单地对应就不对了,这个时候必须拉起一个公平的尺度,那就是法律。但是有的时候,由于对方是外国人,公然违背法律法规,大家居然忍了。比如台球选手奥沙利文在新闻发布会现场公然抽烟,甚至高调宣称,英国室内不可以抽烟,中国应该可以吧?可惜,中国也不可以,但是怎么就没人管管他呢?就因为他是外国人?

短片三:公平,从内心做起

解说:

从5月15日本周二开始,清查外国人非法入境、非法居留以及非法工作的行动正式展开,此后的100天内,民警将进行路面随机例行检查以及入户检查。市民发现有“三非”外籍人员也可向当地派出所举报。一旦核查属实,相关人士将面临罚款或拘留处罚,并限期出境或驱逐出境。

三里屯某房产中介经理:

昨天(周四)晚上下班的时候,还专门过来打招呼,说最近对外国人的管理比较严格,有什么情况及时沟通。

解说:

这家房产中介覆盖了北京三里屯地区的十几个社区,据经理说,管片民警每个月都要过来一次,询问新入住外籍人士的情况。

现场:经理介绍外籍人士租房合同

三里屯某房产中介经理:

去入户盘查的时候,都是我们带他们一块去的,就是这一块的片警,因为外籍朋友挺多的,我们都挺熟的,有什么情况都及时沟通。

问:你熟悉的管片民警,他们在语言沟通上,能力能到吗

三里屯某房产中介经理:

暂时到不了,他们管户籍的有专门懂英语的,片警暂时还是到不了。

解说:

由于紧邻使馆区,并且随处可见符合外籍人士消费习惯的酒吧,北京的三里屯地区早已是众所周知的外国人聚集区,此次清查“三非”行动,三里屯也是重点区域。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涉外警务系向党教授:

集中清理不是中国的独创,在日韩、欧美国家也根据本国非法移民增多趋势,也不时搞一些集中清理。我们国家在北京这次清理之前,广州其它地方也有,奥运会之前,大运会之前,亚运会之前,包括其它地方。

解说:

来自公安部的数据,2011年,外国人在中国的入境人数达到2711万人次,而从2005年到2010年间,各地清查“三非”外国人有近12万人。显然,困扰一些发达国家的移民难题,已经切实地摆在了中国面前。

解说:

2009年7月15号下午3点钟左右,越秀区公安分局某派出所民警依法进行治安检查时,发现一名外籍男子正在非法兑换外币,外籍男子见到民警前来检查迅速用手击破档口的窗户玻璃,并从窗口往下跳,背部被玻璃刮伤。

广州市公安局越秀分局副局长戚凡科:

其中一名是轻伤,一名伤比较重,现在正在医院全力救治。

解说:

事发后,民警及时将伤者送往医院,但期间陆续有一些非洲裔人员来到矿泉派出所门口聚集,广州警方随即组织民警对现场外籍人员进行教育和劝解,围聚的非洲裔人员逐渐散去。虽然事件得以平息,但之后有媒体调查发现,非法居留广州的非洲裔人员可能已经超过十万人,他们通过各种途径进入广州,从事中非贸易及其它活动。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涉外警务系向党教授:

欧美和日韩对非法移民不仅要处罚,要遣返,而且是入刑化,按照犯罪来处理的,最后的方式要监禁的。在中国目前最严厉的也就是驱逐出境,如果在三非当中发生其它恶意违法,我们才按照刑事程序来追究法律责任。

解说:

就在今年两会期间,《刑事诉讼法》做出一系列修改,其中涉外案件管辖权从原本地市级公安机关下放到了区县级,而上世纪80年代制定并沿用至今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外国人入境出境管理法》,也将尽快与《中国人入境出境管理法》合并成为新的《出入境法》,细微之处的调整似乎表明,在对待外籍人士的服务和管理方面,国家正在试图做出某些改变。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涉外警务系向党教授:

这次刑诉法的修改,把审判权下放,也说明了一种心态,说明我们的立法机关、执法机关也有一个平和的心态,不再把外国人违法犯罪看成是特别复杂、特别难办的案件了。法律制度的改变,公民的心理也会逐渐平和下来。我们中国有一句话叫不卑不亢,在法律上叫不偏不倚,依据法律,依据事实客观地、公正地来处理,这个是我们今后应该发展的方向。

白岩松:

无论是面对三非外国人,还是在中国不道德,甚至违法犯罪的外国人,准绳都该只有一个,那就是法律。既没有必要因为他是外国人就原谅不该原谅的,也不该因为他是外国人处理就要加重。就像在北京猥亵女性的那个英国流氓,法律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既不必悄悄地放了,也不必一下子想到百年耻辱,八国联军,这样的事儿在世界哪个角落都可能发生,迅速处理就对了。改革30多年了,中国人对外国人的态度早该回到一个正常的定位上了,那就是,平等才是最大的尊重,既不仰视,也不俯视,平等相待才是最好。

 
[责任编辑:PN032] 标签:外国人 三非 警方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