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媒体调查陪审员制度:“陪而不审、审而不议”凸显

然而,七年实践,陪审员“陪而不审、审而不议”等问题却日益凸显。是体制疏漏还是成长进程中的必经之痛?陪审员制度能否安然度过“七年之痒”迈向完善?

陪审员的“得”

不少案件调解结案

陪审员功不可没

古稀之年的顾田,从2005年我国实行陪审员制度起,就在郑州市管城区人民法院做陪审员,至今已7年。

顾田以她详尽的“庭审笔记”出名。每庭审一个案件,她都会详细记录开庭情况、结果,以及经验和感想。开庭时,顾田会主动询问,有些案件她会尽量化解双方矛盾,调解结案。

管城法院民一庭庭长马新平说,该院受理的民事案件,六成以上以调解告终,陪审员功不可没。当选为“省优秀陪审员”的顾田更是佼佼者。

2008年9月,一社区居民的外孙把啤酒瓶扔下,砸碎了楼下邻居的花盆。两家原本就有长达8年的纠纷,这次新怨旧气一起出,闹得不可开交。

顾田采取“分别调解法”,让双方消消气,向他们宣讲法律、公民道德等,最终使两家8年的恩怨化解。

陪审员的“累”

不解决问题,就睡不着

年过花甲的于桂枝在二七区法院已经从事了两年人民陪审员的工作了,之前,她做了15年的人民调解员。

做了陪审员,于桂枝说,工作更重了,“节假日都没休息过”。可是,看到自己参与的案件调解结案或者得到顺利解决,很有成就感。

看到案件多、法官压力大,甚至晚上10点还有法官挑灯办案,于桂枝被触动了。能协助法官办案,分担他们繁重的工作,提高诉讼效率,这给了她另一种成就感。

在金水区法院担任陪审员的王汴征说,现在一点不比她退休前轻松,有时还要加班加点。“解决不了问题都睡不着”。

“可是纠结的时候很少,成功解决纠纷的成就感总是最大的。”王汴征说。

陪审员的“失”

“我是外行

说出的意见也不会采纳”

“大部分陪审员都是陪而不审、审而不议的,因为我们不是法官,即使提意见说的也是外行话,法官不会采纳。”在另一家法院任人民陪审员的程光说。

“每次法官问我有什么意见,我都说我同意大家意见。”他说。

“大多数陪审员在庭审现场是配角。”天之权律师事务所律师陈波说,“有些陪审员的热情和严谨态度比法官还高,但作用有限,法官只是象征性地征求他们的意见。不排除有的法官断案时不听取陪审员意见。”

甚至打过官司的原告和被告对陪审员也了解不多。

郑州市民刘芳曾因债务纠纷被告上法庭。“人民陪审员不是法官吗?”刘芳说,“不知道陪审员是干吗的。”

陪审员的“惑”

本职工作和陪审怎么平衡?

有法官坦承,不是所有人都像顾田一般充满热情,“有的陪审员一年到头难在法院出现一次。”

在一家医院担任内科主任的郭林(化名),就是其中之一,“工作太忙,手术多,根本走不开。”

按照规定,每次参审的人民陪审员,应该由法院抽签决定,但不少陪审员无法到庭。

当陪审员因各种原因无法到庭时,法院只能打电话给参审最多或积极性最高的几名陪审员。

因此,顾田几乎每天都“赶场子”忙参审。顾田和少数积极性较高的陪审员成了“编外法官”。每天和法官一样,上午8点半上班,中午不回去,下午下班回家。

开庭前临时通知,去还是不去?

曾担任过2005年全国人大常委会修改陪审办法后第一届陪审员的李均德,参与过二三十个案件的审理。

李均德说,法院要求陪审一个案件,会提前通知开庭时间,如果没时间,法院会另找人。

“但是有几次临开庭才通知我,这种我一般不去。我觉得那样太不尊重人,再说,事前没有一点准备,连什么案件都不知道,陪审质量不能保证。”他说。

评价

“陪而不审”现象客观存在

“人民陪审员分担了审判员不少压力。”郑州市管城区人民法院刑庭副庭长周永增说,在法院,最难办的案件是民事案件,包括刑事附带民事案件,牵扯了很多审判精力。

这部分案件中,有相当一部分是陪审员帮助协调解决的,“这一点,不能埋没”。

周永增说,有些当事人知道,判决不是审判员一个人定的,还有陪审员呢。但现实中,除了因为“忙碌”而无法参加庭审的陪审员外,也确实有一些陪审员“陪而不审”、“审而不议”。另外一家法院法官廖明(化名)说,这部分人往往年龄较大,每次陪审,“就是为了几十元钱的陪审费用”。

探因

陪审员缺乏“陪审自信”

郑州大学民商法研究室主任赵可星说,一旦有争议,陪审员的意见往往被忽略,这正是“陪审自信”缺失的根源。

更有甚者,有的陪审员对案情不了解,开庭时在法庭上打瞌睡。

他表示,有审判员也会认为,有些案件比较专业,如果对法律不懂,征求陪审员的意见干什么?

律师陈波说,问题出在制度本身,“人民陪审员来自各阶层,大部分没法律基础,要不懂法的人和法官商量如何定罪,并不现实。”

陪审补贴标准低

商报记者调查,郑州市的陪审员补贴按件给付,一般每起案件30元左右。

王汴征告诉商报记者,有些陪审员家里条件不宽裕,陪审工作也需要付出相当多的时间和精力,应适当提高补贴标准。

郑州大学法学院副教授、诉讼法博士张嘉军说,无论哪个国家的陪审人员都有一定报酬,因为陪审工作耗时耗力。

补贴标准是否应该提高?张嘉军给出了两种方案:一是以案件为标准给予报酬;二是以天为标准给予报酬。无论是哪一种方式,都应与当下生活水平和平均收入水平相一致。

建议

陪审员需具备专业素养

陪审员李均德说,陪审员制度无疑是有作用的,但作用的大小,除了陪审员自身的素质,还与法院或审判员的态度有关。

“要不要陪审,让谁陪审,都是法院或审判员说了算,法律没有明确规定。”李均德说,他记得法律有规定,当事人可以主动提出申请,让陪审员参审,但很多当事人不知道。

他认为,素质越高的陪审员起的作用就越大。特别是有专业素养的人,更能弥补法官的不足。比如,有财务背景的人审理经济纠纷,有医疗背景的人审理医患纠纷,有媒体背景的人审理知识产权纠纷等。

他建议,如何使用陪审员,要形成制度。什么样的案件必须使用陪审员,什么样的案件用什么专业背景的陪审员,至少要有规定。

此外,法官廖明建议,应设置陪审员的年龄上限,要求陪审员要懂法。

陪审员可由诉讼双方选择

张嘉军说,我国法律对“哪些案件需要陪审、让谁陪审”确实没有任何规定。

我们可借鉴英美法系陪审团人员选任的做法,由法院提供一份可以参与陪审的人员名单,在审判前,由当事人双方共同选任。同时,针对专业性很强的案件诸如知识产权等案件,应当挑选具备这一方面专业知识的人员作为候选陪审员。

河南财经政法大学诉讼法研究中心主任王小红教授则建议把人民陪审员制度写入宪法,法律也要对陪审员的产生方式、参审范围等作出更加具体的规定。

建立保障陪审员独立行使裁判权的机制。同时还要责权统一,建立人民陪审员的监督、考核与责任追究制度。

 
[责任编辑:PN030] 标签:陪审员 顾田 法院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