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学者谈祭奠国民党抗战烈士:党争息,民族兴

2012年04月13日 02:42
来源:中国青年报 作者:公方彬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让我们先来关注几则新闻:

2012年4月5日,南京在菊花台公园公祭抗战期间被日军杀害的国民党政府外交9烈士。

3天后,台儿庄举行台儿庄大捷74周年纪念活动,活动主要内容是为新发现的两名国民党参战官兵遗骨举行隆重下葬仪式。此活动意味着,不管你是共产党还是国民党官兵,不管你是将军还是士兵,只要为国家和民族战斗,都会享有应有的尊崇。

此前还有一则报道,4月4日央视播出《青山祭忠骨:一个都不能少》专题节目,披露国家今年将完成30万座散葬烈士墓及2000座烈士纪念设施的迁移修缮工作,还计划到2014年完成全部61万余座散葬烈士墓的抢修,这其中也包括赴缅甸中国远征军官兵遗骨的保护。

每次看到这样的新闻,特别是报道后面大量网友热情的跟帖评论,心中总不由涌动起一股热流,网民们的真情流露深深感动了我,这其中蕴含的中华民族的精神脉动,极富感染力和感召力。

这些新闻事件反映出,我们的价值坐标越来越富有时代特征。它清楚表明我们已经彻底抛弃了二元对峙的价值观,以新的历史视角和辩证思维来看待事物。因为其触及的问题恰是中国共产党的革命斗争史,这曾经被认为是不可更易的价值判断。类似的问题,如果没有突破性的、富于时代特征的价值坐标给予支持,仅仅是某个人或某些人的情感冲动,肯定不会产生如此普遍的行为。

上世纪90年代之前,冷战使世界处于两大集团对峙状态,一切价值判断与价值选择都取决于政治制度。换句话说,价值尺度和价值坐标以政治制度为核心,这种情况下国家和民族利益让位于政治集团的利益,自然而然,履行国家和民族使命任务的行为,也要接受二元价值观的认定。

而今天我们跳出了历史局限,除了叛国的人永世不得翻身之外,凡为国家和民族利益牺牲者,都可以享有身后的荣耀和尊崇,我们认定这一点,强化这一点,本身就说明我们的价值坐标处于重构之中。

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价值体系奠基于核心价值观,而核心价值观在调节人的价值观念和行为方式时,存在于5个层次:弘扬的、要求的、允许的、抑制的和取缔的。弘扬的是主流价值,它属于执政党及其领导的政府勠力所为的。当党和政府参与到祭奠自己从前对手中的成员时,说明的必定是捐弃前嫌,说明的必定是理念上的重大超越。同时,广大民众积极热情参与其中,这也是整个民族的历史性跨越,让人为之振奋。

这些新闻事件也反映出我们的精神诉求在逐渐升华。当今,中国正在建设自己的核心价值体系,或者说正在抽象一个民族的核心价值观,我们应该建立起包容、海纳百川的核心价值观,以此为价值坐标,标定事物,引领大众,也只有这样高尚的精神诉求,才能产生具有引领人类文明能力的核心价值观。

这些新闻事件也表明我们的胸怀越来越宽广。中国共产党与中国国民党有着几十年的刀剑恩仇,同时大陆群众不止一代人接受的是仇视教育,由此形成了特有的价值观念和思维方式。

经过改革开放,特别是近一二十年,我们学会了独立思考,学会了以新的视角看历史、看世界,从而能够做到如此普遍的包容“对手”,不能不让人为之感动和自豪。

我们讲大国要有大胸怀就是如此。只有这样,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才能走得更远。实践已经证明,中国共产党正以宽广的胸怀不断超越自我,推动与台湾的沟通和交流,实现“相逢一笑泯恩仇”。前不久,台湾国民党荣誉主席吴伯雄来大陆,就讲到要让中华民族不再有内战。或许可以这样说,党争息,民族兴。历史已经走到今天,我们该以更大的智慧开拓未来,这需要观念突破,同时需要更宽广的胸怀。

当然,包容宽容并非无限,对于那些试图分裂国家民族者,不仅要进行党争,还要争个你死我活。换句话说,为国家和民族利益牺牲奉献者,永远不会被忘记,以民族和国家大义为重者,就会得到肯定和褒奖。

在做出以上三个方面的基本判断和评价后,笔者很想借林肯在1863年葛底斯堡的演讲,及其南北战争结束仪式印证点什么。那次著名演讲语言不多,在此照录:“87年前,我们的国父们在这个大陆上创立了一个新国家,它孕育于自由,它尊崇人人生而平等的信念。现在我们正在从事一场伟大的内战,这场战争考验这个国家或任何一个孕育于自由和奉行上述原则的国家是否能长久存在下去。我们来到这里,这场战争的一个伟大战场上集会。我们来到这里,把这个战场的一部分奉献给为了使这个国家存在下去而献出生命的烈士们作为最后安息之处。这是完全合适和非常恰当的,我们必须这样做。但是,更广义地说,我们无法奉献、无法圣化、无法神化这块土地。曾在这里奋战的勇士们,活着的和死去的,已经把这块土地圣化了,这远不是我们的微薄力量能够左右的。世界不会关心也不会记住我们在这里说的话,但是,世界永远不会忘记他们在这里做的事。我们活着的人,应该把自己奉献给勇士们尚未完成的但是已经崇高地推进的事业。我们来到这里,正是为了把我们奉献给他们留给我们的伟大使命——我们要从这些光荣的逝去者汲取更多的奉献精神,完成他们已经彻底献身的事业,我们要全力以赴不使逝去者的牺牲徒劳无功——那就是,这个国家在上帝福佑下得到新生的自由——民有、民治、民享的政府,永世长存。”

那一次受降仪式很特别,在此引用他人的简洁描述:当北方军获知南方军投降的消息,军营中响起欢庆的炮声,北方军司令格兰特下令立即停止放炮。他说:“叛乱者现在又是我们的同胞了。”受降仪式开始,南方军队向格兰特将军投降。这是南方军队最后一次列队,南方军队的军旗在微风中飘扬,他们齐步走向另一边穿着蓝色军服的北方军队,这时响起了嘹亮的军号,北方军队向南方军队致军礼,这是战场上军人向对方致的最高敬意,南方军队也仗剑向对方回军礼,这是美国内战中最光彩夺目的时刻。礼毕,身着灰色军服的南方军队放下了他们手中的武器,降下了南方的军旗,内战结束了。

怎样看待对手,以何种境界和价值判断标定对手,内涵极为丰富。正是基于这样的理解,笔者才对几则新闻事件有了上述三个基本判断。

总之,今天的中国正在走向世界,必须有一种更宽阔的胸怀,更高尚的精神空间。有了这些,才拥有了崛起的坚实基础。所以说,看似简单的祭奠活动,折射出的画面却是中华民族已经步入大国崛起的道路,并且越走越稳,越走越有型。

(作者单位:国防大学)

 
[责任编辑:PN026] 标签:民族 精神脉 脉动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