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郑永年:司法独立恰恰是为了执政党的最高利益

2012年01月26日 09:15
来源:凤凰卫视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亚洲选拔制度有良好传统?

邱震海:怎么样把选拔和选举结合起来,我想这是未来大家可以思考的一个方向?

郑永年:也是亚洲可以改进西方民主,不是否定西方民主,而是对西方的民主有一个改进,有一个补充。

邱震海:而且我们在亚洲看到了太多的劣质民主,台湾的、泰国的、菲律宾的、印尼的,太多了,但是我们也有一些相对比较好的民主,我们谈过了日本,现在谈谈新加坡。

郑永年:我觉得新加坡民主有几点,首先新加坡的民主,我自己觉得基本上跟日本民主是同一个类型的,把自己的传统,也就是华人的传统,跟西方的形式结合起来。当然新加坡现在选举制度,因为以前是英国殖民地统治,这样传下来的,基本上的道理,我觉得跟日本的民主差不多,很好的把选拔跟选举结合起来。

新加坡选拔制度:贤人政治

郑永年:日本的选拔制度主要是派系之间进行选拔,新加坡的选拔制度,更像中国以前儒家所说的选拔制度,李光耀先生公开提出来,贤人政治。日本的派系有的时候妥协,不见得选拔的成份贤人这个成份少一点了,新加坡就比较多。基本上就是执政党把好的人都选拔出来,让老百姓来投票选举,这是一点。

第二点新加坡可以借鉴的就是,新国家制度建设这种民主,国家制度建设非常重要,我刚才说了,世界上有些民主很好,有些民主不好,为什么?就是国家制度。

很多的国家制度,我们从历史上来看,包括西方、欧洲、北美,很多的国家制度在民主化以前就发生了,已经建立起来,如果民主化以前不建设起来的话,民主化以后没有机会建立。非洲二战以后,西方实现民主,民主每年都有,但是一点国家制度都没有,拉丁美洲也是一样,亚洲也是一样。

邱震海:亚洲的泰国、菲律宾、印尼是不是也样同样的情况?

亚洲民主可分三类

郑永年:我就说亚洲格局,我们可以明显看到两类民主,甚至三类民主,一类像日本跟新加坡这样的民主。第二类就是以前殖民地那种,遗留下来的民主,像菲律宾。第三类是通过政治改革民主发生了,但是这类民主太模仿美国、模仿西方的方式,我是觉得像菲律宾是殖民地的关系,像泰国甚至马来西亚其实也出现一些问题。

邱震海:台湾民主。

郑永年:台湾民主我觉得太美国话。

邱震海:是第三类。

郑永年:是台湾学的。

邱震海:台湾民主你觉得在两蒋时代,当时对所谓制度建设的问题做到哪一步了?

台湾民主:群众路线

郑永年:两蒋的时代尤其是蒋经国的时代,其实他所谓的“国家制度”,统治制度建立的是不错的,但是后来民主化,民主化以后,以前两蒋时代积累起来的那些制度被民主化冲垮,通过群众运动的方式,民进党通过大规模群众路线冲击它,为什么呢?当然台湾不是一个国家,但是我觉得道理是一样的。

因为它没有一个好的“国家制度”建设,民进党要想建立它所谓的“国家”,跟国民党要建立的“国家”是不一样的,民进党有它自己的版本所谓的“国家”,国民党也有自己的版本所谓的“国家”。泰国其实也是差不多,农村居民选出的首相,城市居民不承认,城市居民选出来的首相,农村不承认,为什么?就是因为国家制度没有建设好,一旦国家制度没建设好的时候,民主制度是可以发生的,任何时候都可以发生民主,但这个民主是非常不稳定的民主。

欧洲的道路、东亚的道路,欧洲的道路是从早前马克思所批评的,资本主义,描绘的丑陋资本主义,发展到后来比较人性化的资本主义,就是通过社会改革,因为亚洲人,我们受文化的影响,西方人比较侧重于政治权利,亚洲人比较侧重于民生权利。

 
[责任编辑:PN007] 标签:郑永年 政治 公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