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党报揭秘外逃贪官生活:夫妻流浪练摊谋生

2011年12月01日 07:58
来源:浙江在线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核心提示:一直以来,贪官外逃都是社会关注的焦点。前不久,归国投案的杨秀珠原司机杨胜华,被检察机关审查起诉,再次引发公众对此的热议。目前我省检察机关备案的在逃(包括潜逃境外)职务犯罪嫌疑人有近90名,追逃任务依然艰巨。

浙江日报讯  东窗事发,一逃了之。某些贪官以此来逃避责任,企图逍遥法外。只是潜逃之路并非像他们想象的那样潇洒惬意、一帆风顺,甚至可以说是荆棘丛生。当然,对他们来说,结局只有一个,就是被绳之以法,接受法律的审判。

今年9月,我省被确定为全国10个开展省级防逃追逃协调机制试点工作的省份之一。截至11月底,已有27名在逃贪官落网,其中投案自首16名;另有3名逃往境外的贪官也将于近期回国向检察机关自首。

窘:隐姓埋名,度日如年

人物:孙斌,48岁,永嘉县渠口乡原乡长

外逃生活:办假身份证,做生意赔光本钱,最后落得只能住40元一晚的小旅馆下场。

辗转我国西北、西南,最终被抓捕归案。潜逃4年,孙斌过得并不轻松。未过半百的他,头发已白,只能靠染发才能伪装一下。

2006年,永嘉县政府准备在楠溪江的沿岸村庄实施防洪抗灾工程,渠口乡码砗村也在其中。码砗村村干部金某、林某(均因行贿罪被判刑)等人想在楠溪江码砗村段经营砂场。时任渠口乡乡长的孙斌,掌握着码砗疏浚工程审批大权,以干股形式收受贿赂16万元。

2007年,因涉嫌受贿,孙斌被永嘉县检察院依法立案侦查。但此时的孙斌已发现苗头不对,便决定远走他乡。

同年6月,孙斌带着约5万元现金和一只装着几件换洗衣物的行李箱,匆匆逃到宁夏。在宁夏火车站边上,他无意中发现有个办假证的小广告,便打电话咨询。对方承诺,只要给3万元,就能给他一个全新的身份。

急着“漂白”,孙斌很爽快地付了3万元,变成了“赵某”。

不当乡长,孙斌的第一份职业便是五金店小老板。但没过多久,他不仅没赚到钱,还亏了上万元。无奈之下,他去云南普洱投靠朋友,还是做小五金的生意,结果还是亏本。这下,他潜逃时携带的家底几乎全赔光。

孙斌终于明白自己根本没啥生意头脑,在屡试屡败后断了经商的念头。在朋友的介绍下,他到普洱一家水电站做行政工作,一年有七八万元收入。平时,他就住在40元一晚的廉价商务宾馆,全部家当仍是那个出逃时带着的行李箱,那只行李箱还会时常勾起他对过去的回忆——那是他当乡长时,出差拎的行李箱。

今年7月,永嘉检察机关把敦促在逃人员尽快归案的通告送到孙斌母亲的手中。老人不识字,办案人员便一句一句念给她听。听着、听着,老人便黯然神伤起来:“我也想让他回来啊,老伴临终前想见儿子一面没成,孙子自从他出逃后就变得不爱说话,一家人的生活全靠和亲戚开小饭店维持……”说着,说着,孙斌的母亲老泪纵横。

今年8月,永嘉县检察院的办案人员通过侦查手段发现其行踪,赶赴普洱,将正在旅馆休息的孙斌抓获。11月中旬,永嘉法院以受贿罪一审判处孙斌有期徒刑10年零两个月。

画外音:孙斌原本身为一乡之长,有一份体面的官职,有家庭、有朋友,出逃后便一无所有,最终的下场只能是窘迫被抓。

愁:蜗居小屋,精神煎熬

人物:陆建根,48岁,省交通运输厅建管处原副处长

外逃生活:蜗居出租房,不敢给家人打电话,无聊时玩电脑游戏。

陆建根,案发前担任省交通运输厅建管处副处长、兼任浙江公路水运工程监理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可谓是无限风光。

今年6月,湖州市检察机关在查办交通系统窝串案中,发现2002年12月至2005年9月任浙江申苏浙皖高速公路有限公司总工程师的他,有贪污公款和收受贿赂的犯罪事实,便对其立案侦查。

陆建根听到风声,立刻关闭手机,并于6月9日潜逃。他不敢回家,也不敢跟家人、同事联系,不敢用自己的身份证在宾馆登记住宿。于是,他借来朋友的身份证在杭州的一家小旅馆暂住,暗中打探消息。几日后,陆建根发现检察机关正全力搜寻自己,顿感事情不妙,打算离开杭州另找安身之所。由于身上只有两万余元,又没有可以谋生的手段,他苦苦思索,终于想到在丽水开公司的好朋友李某,便去投奔李某。

起初,陆建根寄居在李某家。但李某家中时常有客人进出,他十分害怕泄露行踪,便要求转移。李某将陆建根安排到丽水市莲都区城郊结合部的一套租房中居住。租房六七十平方米大,设施极其简陋:卫生间的龙头和抽水马桶都已损坏,除换洗衣物和床上用品外,可谓是“家”徒四壁。

酷热的炎夏,他不能像往常一样享受空调的清凉,而是在如同火炉般的租房里席地而卧,每天吃着乏味的快餐。当然,他也顾不上这些了,整个人如同惊弓之鸟,整天在租房里想着如何与他人串供。夜深人静,他辗转反侧,难以入睡,时刻做好逃离的准备。有时外面传来的狗叫声,也会让他从睡梦中惊坐起来。

潜逃期间,陆建根不敢直接与家人、朋友联系,只能通过朋友李某代为联络。其间,他偷偷回过一次杭州,与妻子见了一面,寒暄几句,便拿上换洗衣物和床上用品,匆匆赶回丽水。中秋节是合家团圆的节日。远在他乡的陆建根格外想念女儿和妻子,几次按下电话号码,但都中途放弃。因为他知道,如果使用手机,检察机关可以查到他所在的位置,所以每天大多数时间都关闭手机,蜗居在出租房内。实在忍不住,他就在丽水地区不同地点东躲西藏打电话。有时候实在感觉精神压力太大,他便用出逃时随身携带的笔记本电脑玩游戏,以缓解痛苦的精神煎熬。

潜逃的日子毕竟也长不了,10月27日,陆建根被检察机关抓捕归案,目前已被依法逮捕。

画外音:曾经被人左右簇拥的实权处长,落得个东躲西藏,最终锒铛入狱的下场,就是“贪”字酿的苦果。

悔:夫妻流浪,练摊谋生

人物:麻国兴,53岁,缙云县东渡镇雅宅村党支部原书记

外逃生活:南下投亲靠友,养鸭,卖鸭蛋,起早贪黑卖汤粉谋生。

2001至2003年,麻国兴在担任村党支部书记、村经济联合社社长期间,利用协助政府管理本村土地征用款之便,挪用公款23万元,用于个人营利活动。2005年3月,缙云县检察院以涉嫌挪用公款罪对他立案侦查。2005年起,他开始了逃亡之路。

在东窗事发后,麻国兴觉得在家里只能“等死”,干脆和妻子一同出逃。左思右想,两口子决定去广东惠州,因为那儿缙云人比较多,找事情维持生计方便些。但让他们没想到的是,人生地不熟,要找一份称心的工作着实很难。在那里,缙云老乡们大多养鸭、养鱼、卖鸭蛋。麻国兴没啥文化,手头也没大钱,只能干苦力活。刚开始,夫妻俩在一个缙云人承包的养鸭场里打零工,帮着运饲料,卖鸭蛋。

“日子过得很艰苦,但没办法。毕竟自己犯了事,怨不得别人。”麻国兴时常这样开导自己。后来,他逐渐熟悉当地环境,和妻子摆起小摊,在一家农贸市场门口卖汤粉,两口子起早贪黑。由于吃住开支较大,赚钱并不多。麻国兴很想家,而且家里还有年迈的母亲,但他觉得没脸回也不敢回。“五六年前,我娘生重病,我是后来才知道的。老人家走了,我也没能赶回来尽孝。”

今年,全国上下开展“清网行动”,麻国兴也有所耳闻,做事更加小心,尽量不用身份证。后来,他的侄儿给他来电话,让他回家投案自首。他正在犹豫时,当地检察院和派出所也通过各种方法与他联系,做其思想工作。麻国兴想到自己在外面这几年生活艰辛,这样躲着也不是办法,终于下定决心回来自首。

今年9月,麻国兴回到缙云,对自己所做违法之事如实向检察院反贪局作了供述。回家后,他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去母亲的坟头祭拜。此时的他,不禁泪流满面。

10月,麻国兴被缙云县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两年零6个月,缓刑3年。

画外音:投案自首,麻国兴的逃亡之路走到了终点,只恨醒得太晚,未能见上母亲最后一面,这恐怕是他终生的遗憾。

专家观点

省检察院反贪局副局长王正林:近年来,浙江检察机关一直高度重视防逃追逃工作,通过与公安、边防、银行、外事等部门协作,有效防范职务犯罪嫌疑人的外逃,并通过缉捕、劝返、司法协助等方法,缉拿归案了一批涉案金额大、负案在逃多年的犯罪嫌疑人。但控制贪腐官员外逃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它牵涉到我国现行的干部管理监督机制、出境管理、法律规则、司法协助和外交合作等。因此,需要建立起一套完整的防逃追逃体系,在有法可依的前提下,统筹力量、协调行动,及时、高效地发挥防逃追逃的功效。

 
[责任编辑:PN029] 标签:孙斌 贪官 陆建根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