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华西村周边村与中心村矛盾公开化 村民密谋游行

2011年11月27日 11:07
来源:东南网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11月18日,华西村老书记吴仁宝在万人大会上讲话

叶静宇

11月18日下午,华西村农民公园可容纳上千人的剧场里座无虚席。身穿一袭黑色西服的查永恩,正用当地方言念着一篇检讨书。“‘一分五统’有讲不完的好,报不完的恩……今后不利于华西的话坚决不说,不利于老书记的事坚决不做,与一切丑恶现象作斗争。围绕老书记促和谐保稳定,为小华西建设大华西尽我的义务。”

查永恩是大华西五村的一个私营企业老板,按照华西村党委的调查说法,今年10月份华西村举办50周年村庆期间,查曾密谋策划一起反对华西村的游行,最终因败露而未果。于是,经过一个月的思想教育和自我反省,查在他曾经试图笼络的五村村民面前做了检讨。

同一天,在另一个更大的会场里,以查永恩事件为契机,华西村召开了由专家学者、新闻媒体、市镇领导和华西村村民共同参与的“万人大会”,回顾总结“一分五统”10年来取得的成就和经验,共话共同富裕。

不过此时,核心人物查永恩已匆匆离场。

密谋游行未果

10月初,华西村上下正为50周年村庆而奔忙,一个周边村村民找到老书记吴仁宝,汇报说五村有个叫戴进兴的村民,准备在村庆大会开幕前组织游行,并散发攻击华西村的“小册子”。

吴仁宝当即通知上级有关部门,后在戴家搜出近万份小册子,4条大型横幅标语和200个牌牌。因意图非法游行的行径败露,戴进兴被公安机关拘留了10天。

而据华西村党委的调查,戴背后的策划者,实际上是五村村民查永恩。

今年53岁的查永恩,是华西五村“查家基”人,早年是村里的一个小供销员,后来在乡镇企业改制的机遇中发家致富。

2001年查永恩所在的村合并进入大华西,查先后在大华西统一规划的私营企业园区内创办了江阴市鹏威金属制品有限公司、江阴市宇洁环保科技有限公司,其中,成立于2008年的宇洁环保公司还是江阴市政府重点扶持的环保、节能、危险废物循环利用、典型的变废为宝的综合利用企业。

在当地村民看来,查永恩的产业“做得很大”。也正是查永恩“倒戈”,才使华西村老书记吴仁宝痛心不已。

知情人士告知,当时华西士镇带钢企业的污水排放破坏了周边河流的水质,查永恩提出创办污水处理中心,得到了吴仁宝的大力支持。

查永恩本人也承认:“老书记当时借给我1000万元资金,才有了今天的宇洁公司,老书记不但邀请了上级领导为我公司开业剪彩,还为我争取到环保局200万元的拨款。”

但根据华西村的说法,这次正是查永恩和其身边的“师爷”策划了整起恶性事件,并利用金钱,承诺戴进兴和当地一些社会闲散人士,如果被拘留一天,给他1000元,坐一年牢,就给30万元。

不过,查永恩和戴进兴则以不同的方式极力撇清与对方的关系。

查永恩并不愿意过多地面对媒体的镜头,他只是在18日的公开发言中称:“社会在进步,华西在发展,社会矛盾也不可避免的出现,可有些人唯恐天下不乱,编造小册子,否定华西大好形势,伤害老书记与村民的感情,戴进兴就是其中的一个。”

而戴进兴则认为,华西村之所以非要指认查永恩为其幕后老板,是因为后者的乡村慈善扩大了其民意基础,引起了对方的“妒忌”。

据悉,查永恩在去年倡导成立了“江阴市朱蒋巷村帮扶基金会”,用于资助村里的鳏寡孤独、老人和穷人。

戴说,这些行为都曾得到媒体的关注和报道。今年,在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民建中央主席陈昌智的介绍下,查又加入了民建。

同样对于这个基金会,华西村党委的看法也与戴不尽相同。华西村多位村党委干部称,查永恩明为成立基金会,实则在做“圈钱放贷”的生意,同时利用媒体造势扩大自己的知名度。

吴仁宝说,有关报道的内容根本不符合实际,像有媒体刊登说,查永恩为大华西造桥铺路花了200多万,夸大其词、言过其实。

公开的矛盾

尽管三方各执一辞,但无论如何,经过此次查永恩事件的风波,华西村“一分五统”以来埋藏已久的社会矛盾终于公开化。

2001年,发展受到地域限制的华西村开始了一次创造性的并村扩张,根据老书记吴仁宝提出的“一分五统”并村理念(即村企分开、经济统一管理、人员统一安排、干部统一使用、福利统一发放、村建统一规划),华西村陆续兼并了周边的华明村、前进村、泾浜村、三金巷等20个村庄。到现在,华西村已经有超过35平方公里的面积。人口从原来的近2000人增加到3.5万人。原先20个村,被划分为13块区域,命名上依次是华西一村、华西二村,一直到华西十三村。

并村之后,周边村村民渐渐发现,自己并不能和中心村村民“平等”分享华西村的发展成果。他们所说的“平等”,主要指华西村给村民的干股分红这一块。不过,这些周边村村民要的“平等”,在中心村的人看来,却是“不公平”。

华西村党委副书记孙海燕说:“华西村的发展是当初苦干得来的,刚刚并进来的村民,如果也能一下子就和老村民享受一样的待遇,是不是对老的创业者太不公平了?”

而在戴进兴的“诉求”中,他所指的矛盾似乎更显“宏观”。戴进兴首先抱怨本村的污染和肮脏,在其对华西村的质疑中,包括“破坏生态、破坏环境”。戴进兴所在的朱蒋巷村,现已被规划成了华西集团的工业园区。这个村庄的周边,有华西集团的数个钢厂和煤场,一墙之隔就是农民的住宅。

据戴称,村民们由于不堪忍受噪音,2008年,曾前去钢厂理论,但是钢厂出动了60个厂警,冲突中三个村民受伤,导致“民愤极大”。戴本人一直在外做板材生意,偶尔回村一趟,正遇上钢厂和村民相持不下之时,于是出面调停。他回忆,自己代表村民跟时任本村村支书提出要求将村庄整体搬迁的方案,对方代表华西村答应了他的要求。不过,村民们消停过后,村里并未按章行事。

另外,由于煤灰污染问题,村民们要求煤场停止作业。在交涉无果后,戴进兴带领村民摔坏了煤场办公室里电脑的显示屏,还安排了村里的几个老人,在煤场门口静坐拦路。

对此,华西村的回应是,华西村的发展一直把“既要金山银山,更要绿水青山”当做底线,在生活污水治理方面,华西村是“首个通过ISO14000国际环境认证的村”。“一个典型的事例是,几年前有一家效益非常好的钢厂,由于对周边的生态环境不利,老书记下令把厂关停了,当时还有很多村民认为十分可惜。”孙海燕说,这样的事情还有不少,反而是“一分五统”后,华西村把散乱的民居、土地整修后,筑桥、铺路,大大改善了村里的环境。

除了环境的问题,戴进兴还在今年3月份写了一份《告全村老年同胞书》,征集到了本村165位老人的签名,去镇政府请愿,原因是“江阴市政府自2005年起向全市11.3万老年人发放新农保养老金,至今已有6年,但周边村的老年人并未领到那张商储卡”。三个月后,戴又致信江苏省政府,要求派员调查此事。

对于“老年人权益不容侵犯”这一诉求,吴仁宝称其“煽动性极强”。他称,华西村给予老年人的养老金每月为150元,不低于市政府的120元。不过,这个解释并不能说服戴进兴,戴认为,目前周边村民从华西村获得的福利待遇,来源于他们作为农民出让的土地利益,但是华西村取消了他们享受政府福利的权利。

在记者的走访中发现,对于这些双方争论的民生问题,周边村村民大多数还是认可华西村的付出,只是在临近工业区的三村、五村,有部分村民印证了戴的说法。五村村民孙阿胜(音)说:“这些问题放到哪里都会有的,不是华西村才有,总的来说,不用再面朝黄土背朝天,生活各方面都有保障了,并进华西村后生活还是好了不少。”

华西村的挑战

实际上,从原本管理2000人不到的小村庄,一下子到管理3.5万人的事务,对华西村管理层的压力确是巨大的。

华西村党委书记、华西村集团董事长吴协恩说,“一分五统”10年来,小华西累计为大华西支出10.47亿元。其中,发放口粮款1.66亿元,发放保养金8075.44万元,安排住新房3611户,直接和间接安排就业数超过10000人,种植树木量180多万棵,共31345亩,人均绿化面积200多平方米。

即便以华西村的资产实力,华西村的领导也不得不承认,如果所有的务工人员都获得华西村村民的待遇,那么华西村就无法运转了。

而“农村第一高楼”华西龙希大酒店,似乎又为周边村村民提供了“口实”。三村村民王毅就质疑:“华西村有那么多钱来修个酒店,怎么就不能为我们多盖点房子,或者少收点‘房租’呢?”

对此,吴协恩也显得有些无奈。“龙希大酒店不是华西村用来炫富的,而是我们向服务业转型的很重要的一步。”他坦言,受制于大形势,华西村的钢铁、化纤产业的效益已经不如以前,所以华西早在七八年前就开始考虑转型升级了,一方面是传统制造业的升级改造,完善产业链,以及发展生产型服务业,另一方面,就是大力发展旅游、金融等现代服务业。

“对于华西村来说,转型是一件大事,解决就业同样是一件大事,所以我们考虑以龙希酒店为依托把旅游业再次提升发展起来,也是考虑转型后就业的问题,可能有些人暂时会不理解。”吴协恩说。

[责任编辑:PN029] 标签:华西村 查永恩 村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