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聂树斌案”翻案受阻 专家称河北高院院长须反思

2011年09月15日 08:13
来源:南方日报 作者:刘冠南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强奸杀人是一个耻辱的罪名。聂树斌身背这个罪名被执行死刑,而王书金却因这笔血债没算到自己头上而不断申诉。

这是6年前就被媒体揭露的一起案件。6年来,无论聂家如何恳求“洗冤”,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却一直没有明确的回应。同样,王书金不满法院不判决自己犯过的罪,坚持上诉,他至今也没等到判决。

昨日下午,人民网舆情频道邀请了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副院长何兵,并连线聂树斌的母亲对此案进行在线访谈。

聂母称“打官司难”

昨日下午3时30分,人民网舆情频道对该案进行了在线访谈。

访谈现场播放了人民网当天早上对聂树斌母亲张焕枝的访谈录音。

张焕枝说,2005年初,在获悉真凶认罪后,她四处申冤,并向河北省高院索要判决书,但法院方面不但不给判决书,还告知其没有判决书和案号就无法提起申诉。

后来,有神秘人士以匿名方式将“聂树斌案”的一审和二审判决书邮寄给了她,她得以申诉至最高人民法院。

2007年11月,最高人民法院函复张焕枝,此案由河北高院处理。

“2007年到现在,我每月至少去一次河北省高院,有时候去两次。”张焕枝说,“我最大的感触就是老百姓打官司难。每次都是说让我耐心地等一等,一直等了这么多年,也没有个结果。”

专家批评河北法院

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副院长何兵在访谈中说,从法律技术上来说,“聂树斌案”没有任何难点,“为什么我们法律就得不到实施?而且是众目睽睽之下得不到实施,如此严重损害了司法形象。”

当主持人问及该案翻案的最大阻力是什么时,何兵说:“河北高院院长得反思,我觉得这个问题最好踢给他,由他来回答。……胡锦涛总书记所说的那几句话,情为民所系、权为民所用,他只要放在心里面,他就知道应该怎么做。”

访谈中,众多网友在网上发表评论。有评论认为,赵作海与聂树斌形成一个鲜明的对比,“聂树斌案”翻案的阻力似乎异常强大。

“真凶”认罪未获认可

与聂家申冤同时进行,并且同样没有结果的,是王书金的上诉案。

自2005年3月起,《河南商报》、《南方周末》等媒体便以“一案两凶”为题报道“聂树斌案”,并引发舆论广泛关注。

然而在2007年4月,王书金案一审宣判,认定了王供述的其他案件,唯独没有认可康某被害案。此后,王书金以未如实起诉他的犯罪为由,向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2007年7月31日,河北省高院二审开庭,至今未判。

一位熟悉王书金案的人士对南方日报记者说,王书金受审时曾主动向审判长提起康某被害案,但审判长打断他,说与指控无关,而公诉人称“查无实据”。

澄清案情维护法律严肃性

昨日下午4时到6时,南方日报记者试图连线河北省高院。通过当地114电话查询,记者先后拨打了该院总机电话、研究室电话、审判监督庭电话,但是这些电话都没有人接听。后来打通了登记为“刑庭”的电话,接线工作人员说自己是刑一庭,没有听说过“聂树斌案”是怎么回事,该人士给了记者“应该联系”的刑四庭电话,但是该电话无人接听。

王书金的辩护律师朱爱民说,他在今年年初曾追问过,尚无结果。

朱律师评价王书金说,虽然他主动为人“洗冤”也难逃死刑判决,但是他在死前能够勇敢站出来,澄清案件事实,这将维护法律的严肃性。

朱律师认为,在“刑诉法”大修征集意见期间,人们尤其不能忘记聂树斌案,切实保护人权,遏制刑讯逼供,实现并保证律师的调查权,才能制衡公权力,减少冤假错案。

■链接 60余学者、律师联名呼吁“聂树斌案”再审

9月11日,法学家贺卫方、何兵等长期关注该案的学者、知名律师及社会人士共60余人就“聂树斌案”以及该案反映出的刑事诉讼的问题召开研讨会。研讨会向最高人民法院和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发出《关于尽快启动聂树斌案再审程序的呼吁书》(以下简称《呼吁书》)。

《呼吁书》称,全体与会人员认为,王书金对其实施强奸、杀人的情节供认不讳,其供述及指认与聂树斌案强奸杀人的证据材料高度吻合,该证据足以表明聂树斌案在事实和证据上存在重大疑点。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长时间不予启动再审程序,严重损害人民法院公正司法的形象,严重损害人民群众对人民法院的信任。

为此,与会者郑重呼吁:人民法院立即启动聂树斌案再审程序,对本案及相关的王书金案全面、公正地进行审查检讨,依法作出正确判决,以践行“依法治国”的理念,兑现“司法为民”的承诺。

南方日报记者 刘冠南

■案件回放

“一案两凶” 6年无果

1994年8月5日,河北石家庄市西郊孔寨村附近发生一起奸杀案,死者康某被害于一片玉米地。办案单位石家庄市郊区公安分局很快宣布破案,认定凶手是21岁的男子聂树斌。

此后,经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和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一审和二审,聂树斌被判处死刑,并于1995年4月27日被执行死刑。

2005年1月18日,河南警方抓获了河北籍犯罪嫌疑人王书金,王向河南警方供述自己曾在河北省强奸多名妇女并将其中4人杀害。

河南警方随后将王书金移交给了河北广平县公安局。广平警方按照王书金的供述,在带其到石家庄指认作案现场时才得知,王书金是1994年孔寨村奸杀案的凶手,而聂树斌被认定为那起奸杀案的“凶手”,被枪决已经有10年。

2005年3月,聂树斌案被曝“一案两凶”后,河北省政法委成立了工作组,负责对聂案重新调查。当时,河北方面称将尽快公布调查结果。然而,6年过去了,这个承诺至今没有兑现。

▇“疯狂的不只是英语”追踪◀

李阳称正接受心理治疗

南方日报讯 (记者/蒋哲)“家暴立法是最基本的保障,至关重要!同时,加强这方面的知识教育和经验分享才是最有效的解决之道。”昨日下午3点,李阳在微博接受网友提问时表示,这是他在妻子KIM微博爆出“遭遇家暴”一周多后首次公开回应。

昨日,李阳表示,今年中秋节他独自在酒店度过。“9月10日,我把女儿们叫到一处开了个家庭会议,主要向孩子说明三点情况:其一,向孩子们说明事实,爸爸动手打了妈妈,也去了派出所说明情况,在那里爸爸也已经跟妈妈道了歉。爸爸错了,爸爸为自己的行为感到深深的歉意。其二,无论将来爸爸和妈妈是在一起还是分开,对她们的爱和照顾不会改变。其三,告诉她们,如果她们有一天遇到类似的情形(家暴),一定要像妈妈这样勇敢站出来说No。”

李阳在采访中称,向孩子认错是美式的教育方式,中国爸爸可能打死也不会跟孩子认错,“但我必须认错”。

昨日,网友“忘忧_云”向李阳提问说,自己从小也是家庭暴力的受害者,导致至今“恐婚”。李阳回复称:“这是我最关心的问题,我已和KIM达成一致意见。遇到激烈的矛盾,一方立刻离开现场。”

对于KIM曾在微博上让李阳去进行心理咨询的建议,李阳昨日表示已经采纳,并开始心理治疗。他说:“因为家庭环境、社会环境的影响,每个人多多少少都有心理问题,越是成功的人,在某些方面越偏执。现在的问题是:如果看清自己,并坦率承认,同时寻求专业的帮助。”

昨日,KIM也发布微博称,她正在学习有关家暴的法律,同时她婉拒了记者的采访要求和网友的提问:“保护我的女儿,尽量减少对她们生活的影响。现在我最主要的任务是照顾孩子,所以拒绝了所有的采访要求。”

[责任编辑:PN026] 标签:聂树斌案 王书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