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纪检监察学院副院长:制度反腐核心在于权力配置

2011年07月12日 10:56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作者:王全宝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中国纪检监察学院副院长李永忠

在制度反腐学者看来,当下腐败滋生蔓延,易发多发,实质在于权力结构出了问题。从权力反腐过渡到制度,必须与公众的权利反腐相结合,才能跳出反腐败的周期律困境。

本刊记者/王全宝

“坚决惩治和有效预防腐败,关系人心向背和党的生死存亡,是党必须始终抓好的重大政治任务。”7月1日上午,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在发表“七一”讲话时再次强调反腐败的重要和紧迫。

类似的表述胡锦涛已不是第一次提起,但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和中共十八大临近之际高调重提,含义颇深。

上述会议中,胡锦涛用“形势依然严峻、任务依然艰巨”来概括目前反腐败斗争形势。“建设好、管理好一个有几千万党员的大党,制度要更带有根本性、全局性、稳定性、长期性。”

如何在90年的视野中观照中共的反腐历程?当下腐败滋生蔓延,易发多发,实质问题出在哪里,如何从制度层面进行更有成效的反腐?《中国新闻周刊》专访了中国纪检监察学院副院长、制度反腐专家李永忠。

作为国内知名的制度反腐专家,李永忠有着长达32年的纪检监察工作经历,从军队纪委到地方纪委,从市县纪委到中央纪委,从查办案件到理论研究,李永忠的研究成果不仅多次进入高层决策,其反腐观点亦受到国内外广泛关注。

在李永忠看来,当前腐败高发的实质是权力结构出了问题,而从权力反腐过渡到制度反腐,还须与公众的权利反腐相结合。

“反腐也是‘摸’着石头过河”

中国新闻周刊:建党90年以来,中共中央在推进反腐工作时所遵循的基本路径是什么?

李永忠:我个人认为,依靠群众,自觉或不自觉地寻找载体是中共建党以来反腐败所遵循的基本路径。这种自觉或不自觉的探索反腐路径,与探索中国革命、建设和改革的路径大致相同,基本上是一种摸着石头过河的方式。

邓小平曾说过,“什么是社会主义?怎么建设社会主义?我们并不清楚”。同样,我们应该怎样反腐败?也不是很清楚。反“对”了是因为载体找对了,反的效果不好,是因为载体并没有找到或找对。

中国新闻周刊:目前已利用的反腐载体有哪些,建党90年来,反腐败走过哪几个阶段?

李永忠:建党九十年来,中共反腐可以分为四个阶段。即战争反腐、运动反腐、权力反腐、制度反腐。

第一阶段从1921年建党到1949年新中国成立。反腐败依托的主要载体是战争。

第二个阶段就是运动反腐。从1949年新中国建立到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依托的载体是群众运动。

第三阶段是从1978年到2004年《中国共产党党内监督条例》正式颁布。这一时期反腐主要以领导人的认识程度高低、关注度强弱、决心大小为尺度。这也是权力反腐的重要标志。

目前是第四阶段,属惩防结合的制度反腐阶段。

中国新闻周刊:不少人认为,战争年代反腐败搞得好,主要是教育搞得好?

李永忠:我不同意这种观点。我认为,是战争充当了反腐的主要载体,教育之毛,依附在战争之皮上,反腐教育才有成效。

战争让更多的干部、党员懂得,脱离群众连命都不保,哪敢做腐败之想?联系群众不仅是动员的最大优势,支持的最大优势,而且是掩护的最大优势,保命的最大优势!保持与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才会由革命党变为执政党,这种以战争为载体的最为实在具体,甚至是血的教育,比其他任何形式上的教育要深刻得多。

中国新闻周刊:当战争远去,运动不再,靠什么反腐?建国后的系列运动反腐是否产生了负面作用?

李永忠:中共执掌全国政权以后,毛泽东同志想到了战争年代搞的一些群众运动在防止干部腐败的效果。开始用隔三差五的群众运动作为反腐的新载体,这种运动式反腐在相当一段时间保证了干部队伍的清廉。但是,其负面作用有二:一是经常性地冲击经济建设;二是造成党内关系的紧张,人人自危。

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中共摒弃了这种模式,开始尝试权力反腐。改革开放初期,邓小平同志通过他人生中的三落三起,结合党史教训,不仅第一次从制度层面上揭示了“权力过分集中”,这一“总病根”,而且第一次提出了“党和国家领导制度改革”这一改革开放战略的顶层设计。

1980年,邓小平发表了8·18讲话,提出改革党和国家领导制度,这成为新时期反腐工作的一个探索。这样的载体需要将总设计师的个人认识,转化为高层领导共识,再转化为全党统一认识。因此主要以领导人的认识程度的高低、关注度的强弱、决心的大小为尺度,带有权力反腐的明显特征。

[责任编辑:PN029] 标签:权力反腐 制度反腐 权力结构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