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潜艇“猎杀潜航”
中国海军舰队从西太平洋演练归来,自卫队研判潜艇究竟在哪里?

山西最大贫困市吕梁投3亿强整市容 整治与官位挂钩

2011年06月25日 09:31
来源:中国新闻网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三项整治现场

中新网太原6月24日电题:山西吕梁:三个月老区急速城变 政协委员称谨防运动式做法

作者任丽娜

拆违章,拆老旧建筑,大扫除,街道广告牌统一“服装”,临街围墙统一“化妆”。在城市主干道,先前的小商小贩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随处可见的保洁员和交警。

山西吕梁,中国著名革命老区,时下在这片热土之上正进行着一场建国以来动作最大的城市“整容”手术。

吕梁是资源富集区,含矿面积占全市国土面积的90%以上,近年来受资源价格的上涨,2010年该市GDP增速排在山西全省第一。

然而跟国内许多资源城市一样,“脏、乱、差”等环境痼疾,也一直是吕梁这座城市如影随形的殇。以至于那些靠资源赚足钱的大户们近些年来开始“生态移民”。

从今年3月份开始,吕梁以铁腕形式,在全市13个县市区掀起“三项整治”运动,目标直指环境卫生、街道装饰、交通秩序。

活动延续至今,热度不减。山西省政协委员、山西大学法学院教授董玉明接受中新网采访时指出,山西经济落后,“三项整治”过程中,人治成份大于法治。久而久之,这种运动式的做法有可能强化官本位,恐带来当地市场经济环境恶化的风险。

改变环境成为迫切需要

吕梁的急速城变,无论是外地人还是当地人,都深切感受到这一巨变带来的效果。

在过去的2010年,吕梁经济总量持续攀升,除了增速在山西排名第一外,GDP首次突破800亿元人民币大关,同比增长21.0%,总量在该省排名第四。

“在高低档时尚行头的装裹下,随地吐痰乱折花木乃至于随地大小便却成了家常便饭;各色商铺雨后春笋般更迭涌现,粗俗不堪的广告招贴画也随之更迭涌现,倒尽了人们的胃口;更有无孔不入的办假证、通下水、洗油烟机、修旧雨伞一类的小广告,层层叠叠地涌入我们视觉所及的每一个角落,简直让人崩溃。”吕梁市新闻办主任高丽萍在评论中这样描写。

甚至有人戏称:吕梁人是生活在“垃圾堆”里面。在这种情况下,当地靠资源发家的有钱人纷纷跑到环境好的城市买房购楼,享受着“城内”赚钱“城外”生活。

坊间笑谈,一位外地客人来吕梁,住进市区国际宾馆后,仍然纳闷地问接待方:“吕梁到了吗?咱什么时候进城?”言下之意,吕梁不像个城市。市区如此,各县亦然。

无论民间还是官方,都认为改变环境是吕梁当下发展的迫切需要,“非治不可”。

“整容”推手

2011年1月26日,农历腊月二十三,在山西长治市主政8年的杜善学调任吕梁市委书记。

杜善学在长治任市长与市委书记期间,长治市荣获了资源大省山西少有的“国家园林城市”、“国家卫生城市”、“中国十大魅力城市”的称号。

据一位官员介绍,杜善学到任吕梁后,曾和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吴志国一起赴各县区进行调研,并数次就环境问题和随行官员进行讨论。

“近年来,吕梁经济社会快速发展,但由于历史欠账多,吕梁城乡差别大,城市化水平低。加快城镇化建设步伐是我市经济社会发展的客观要求。”每到一地,杜善学总要重复类似的话语。

据山西一媒体报道,杜善学在基层调研时,一个县召开了例行的座谈汇报会,县委书记、县长计划就经济发展、未来规划等向杜善学作汇报。杜善学挥手示意书记停下,“你不要光和我讲GDP,说说你准备怎么改善人们的居住环境吧,看看这个县城,都乱成什么了?”而该县委书记并未准备这方面的材料,现场一度陷入尴尬。

梳理几个月来在吕梁发生的一些事件,可以清晰看出“三项整治”的推进过程。

2月20日,杜善学上任未满月,在吕梁市离石区调研时明确提出,“近期在全市范围内迅速开展环境卫生、街道装饰、交通秩序‘三项整治’活动。” 同时,杜善学对“整治”提出明确的具体标准和要求,强调“五一”前市容市貌有大改观,“十一”国庆节前见实效,随后“三项整治”亮相吕梁官方媒体。

2月22日,杜善学主持召开吕梁市委常委会,讨论市委、市政府关于开展“三项治理”活动的决定时,杜善学要求要尽快起草文件。

2月23日下午,吕梁市成立“三项整治”工作领导组,设立了领导组办公室,下设综合协调组、效能监察考评组、县市督查组、吕梁市区督查组、资料组、宣传组6个机构,活动为期两个月。

2月28日晚,吕梁市“三项整治”活动动员大会召开,会上《中共吕梁市委、吕梁市人民政府关于在全市范围内开展环境卫生、街道装饰、交通秩序“三项整治”活动的决定》、《吕梁市“三项整治”活动工作纪律》、吕梁市“三项整治”工作领导组办公室及工作机构名单正式面世。

4月24日,吕梁市委办公厅、市政府办公厅下发文件,对治理的时间和工作重点进行了重新明确,提出了30条意见。要重点对城乡结合部、城中村、小街小巷、居民区、旅游景区、国省道路两侧予以进一步整治,确保做到城乡一体,不留死角。

此后,吕梁市将原定两个月的“三项整治”期限延长为3个月。并且转向长效机制的建立。一时间引来省内外舆论的广泛关注。

“整治”与“乌纱”挂钩

“三项整治”施行问责制。

在3月10日的全市“三项整治”工作目标任务承诺签字仪式上,市区18个责任单位(包括离石区)和12个县市主要负责人分别在承诺书上签字,立下“军令状”。

在《吕梁市“三项整治”活动工作纪律》中明确规定,“三项整治”不力者,“视情节轻重给予训诫或者书面告诫、责令作出书面检查、通报批评、调离工作岗位或停职离岗培训、责令辞去或建议免去领导职务、直至给予相应的党政纪处分。”

据不完全统计,到目前为止,因“三项整治”行动不力,吕梁市已有县处级干部9人次、乡科级干部230人次受到组织约谈,10余名干部被免职。其中作为吕梁经济发展新热点之一的临县,对7名不能正常履职的科级干部给予免职处分,对3名工作不力的干部进行诫免谈话,对工作落后的24名县乡科级干部进行约谈。

各县(市、区)也相应成立了以“一把手”为首的领导小组,将任务细化至各乡镇,并设立了严格的奖惩制度。如临县专门拿出资金,对“三项整治”活动中的先进科室、模范个人进行奖励,并制作了流动红旗,进行一周一评,一周一奖。

中新网记者采访得知,今年“五一”小长假和端午节假期期间,吕梁官员几乎都不休息,忙于“三项整治”运动中。“5+2”(五个工作日和两个休息日)、“白+黑”(白天和晚上)加班加点,已经成为吕梁官员们的工作常态。

据调查了解,几乎每个县市一把手都曾自己开车或安排专人,去周边县市以及长治“取经”。除此以外,多数县市都聘请了一名以上来自长治政府部门的人员当顾问,为“三项整治”出谋划策。

“都不敢落后于人”这是官员们目前的工作状态。因为在吕梁,“三项整治”工作的好坏是由专设的部门进行评比,排名倒数第一的领导干部将被诫勉谈话和问责处理。

多市“晒”城建账本

城市大“整容”让吕梁短时间内实现“旧貌换新颜”的急速“变脸”,但投入不菲。

作为山西省最大的贫困市。吕梁目前拥有372万余人口,72万人属于贫困。据中新网记者了解,吕梁13县(市、区)中,对“三项整治”投入上亿的县市不在少数。除财政投入之外,各地政府也在想方设法筹措社会资金投入“三项整治”。

虽然吕梁市“三项整治”领导组办公室明确对中新网记者表示:不统计各地对“三项整治”资金投入情况。但各地却纷纷“晒”出账本,通过资金的投入来表达对“三项整治”的重视和决心。

据吕梁日报报道,为保证“三项整治”工作的资金投入,目前离石区政府累计投入资金近亿元。预计全年“三项整治”活动财政投入将达1亿元,总投入3亿元。

离石区政府表示,为补充环保工人缺口,一次性招聘1666名环卫工人,120名环卫管理人员,组建一支100人的环卫执法队伍,并将环卫工人的工资由原来的每月780元提高到880元,且帮助他们办理保险。经测算,仅环卫工人工资一项,离石区政府全年将需要投入资金3600余万元。同时,区政府又一次性投入2600万元用于购置环卫车辆等设施。

交城县称,该县安排300万元专项资金,村村配齐保洁员,负责村庄街道保洁及垃圾清运工作,用于保洁队伍经费和乡镇环境卫生整治。同时拿出100万元专项资金,采取以“以奖代补”方式,在全县范围内开展城乡环境卫生综合整治“卫生交城杯”竞赛活动。

此外,交城县将“三项整治”活动与城市建设紧密结合,积极开展“大拆迁、大建设、大整治、大提升”活动,全面铺开了天宁街、新开南路、迎宾大道等20项大型拆迁、改造、提升工程,总投资达14.97亿元,拆迁面积达315130平方米,已拆迁110995平方米,无论是覆盖范围、拆迁面积、还是投入力度、工作强度,都是交城建国以来力度最大的一次。

石楼县仅通道绿化一项工程投资额就达3000万元。

柳林县在"三项整治"中,投入1000万元为横穿境内的太中银电气化铁路柳林城区三川河大桥实施美化亮化;投入1700万元用于柳林高速东出口道路两侧绿化美化工程;同时也开始了庙湾至穆村、薛村的线路改造规划整治。

……

各级政府,为“三项整治”活动的资金支持力度空前。

在《汾阳市区“三项整治”活动实施方案》的通知中记者看到:对整治的工作项目,必须由财政支出的,汾阳市政府在资金上予以保障。一般基础性的工作项目,各职能部门和相关单位也必须在资金上予以保证,优先安排。各城中村、城郊村和驻汾企事业单位,都必须预留足够的活动经费,确保“三项整治”活动的顺利开展。

据了解,汾阳市委、市政府截至目前,累计投入6000多万元,新建了17处公厕,安装路灯,补栽了8条街道的1.8万平方米绿化带,设置了256处道路交通标识牌及7块公益广告栏,并对全市街道名称进行了重新命名。

4月21日,吕梁市二届人大常委会召开第三十三次主任会议。会上,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刘明勇表示,财政收入将着力保障市委提出的“保投资、促转型、惠民生”及“三项整治”四项重点工作。

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中新网记者辗转吕梁多地,政府官员纷纷表示,“吃饭财政”无法保障“三项整治”的资金高速运转,为完成整治任务,各地政府和官员纷纷“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一位汾阳市的基层干部,“三项整治”责任包片任务之一是完成30个门面商户的广告牌匾更换。

广告牌匾更换分三类标准,一类大约上万元,二类在5-8千元不等,三类最少也在2500元之上,让商户们自费花钱换广告牌匾引起商户不满,都不愿意更换。上述基层干部深知工作不力,便有可能被免职。于是与当地一家企业沟通,将企业资金投入到“三项整治”工作。随后企业花十多万元将30个商户的广告牌匾全部按要求更换。

而交城的一位基层干部说,为完成“三项整治”下达的任务,“我以个人的名义向朋友借了几万元,为商户们更换广告牌匾。”要不然工作阻力太大,单位又没钱。

“三项整治”大规模的推进无疑需要大量的资金,但在政府无钱买单的情况之下,政府便会引导更多的社会资本投入。

在临县,三交镇中庄村村委主任段建峰把自己准备修房子的5万块砖、50方石头、26吨水泥全部用到本村的环境整治;安家庄乡建宏机砖厂厂长刘子斌为“三项整治”捐砖20万块;许多大型企业少则10万元,多则百万元。临县裕民焦煤有限公司总经理秦世芝为“三项整治”捐款200万元。据不完全统计,临县机关企事业单位及个人累计无偿为“三项整治”投入资金700多万元。

“三项整治”开展后,3月21日下午,柳林县境内的联盛、汇丰、凌志、鑫飞等11家集团企业,承担了5公里河道的清淤任务,总投资近4000万元。

此外,吕梁各地政府还采取市场化运作的方式筹措“三项整治”的资金。

据了解,柳林县在完善城市服务功能上,采取BOT模式,投资2.08亿元用于田家沟南路等6条市政道路改造、高速东口绿化美化、307国道城区庙湾段改线等工程。柳林县青龙村支部、村委引资9000余万元,建设住宅楼,表示,既对脏乱差进行了治理,又加快了城镇化进程。

临县县政府表示,对县级财政预算进行了调整,切出了专项资金用于“三项整治”工作,同时鼓励引导企业、个人等积极支持参与整治,形成“政府主导、企业支持、社会参与”的多元投入格局。全县“三项整治”活动开展以来共投入资金2.05亿元,投入人力103.4万人次,投入机具设备7.13万台次。

有着“中国百强”之称的孝义市,按照“精、细、雅”的标准,用于“三项整治”的财政资金投入额度达32.6亿元。主要包括道路工程、示范街创建、清洁设施完善、街道装饰、交通设施等重点工程。

孝义市官方称,以市财政投入为导向,整合部门、社会等多方面力量,可带动社会投资20多亿元。截至目前,全市已累计投入整治资金4.5亿元,其中市财政直接投入1.3亿元,带动社会投入3.2亿元。

专家学者有不同看法

重拳整治之下,吕梁城乡环境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极大地改变了这座城市的区域形象。此外,“三项整治”也成为当地干部作风建设的载体,“立说立行”尤其被强调。

但在“三项整治”实施过程中遇到的诸多民生、法治问题,却也引起了不少人注意。

6月上旬,走在山西省吕梁市13个县市区中,街道整洁,主干道两旁商铺牌匾均呈现出整齐划一的景象,直观体现了该市正在进行的“三项整治”的管理成效。

不过北京大学景观设计研究院院长助理吉润菊接受中新网记者采访时认为,不宜让所有县市区“千城一面”,“统一的美,也就无所谓美与不美了”。

吉润菊认为,一个城市的景观设计和城市设计必须先从实践出发,与自然环境、经济发展、功能、美学及自然和谐发展等多角度全方位考虑,并且要诠释和实现在城市化进程中对中国文化的传承和保护。

“当饭店的招牌被拆除时,我就感受到了心痛,不是因为钱的原因,而是对于我来说,这就好像一家店的灵魂,给夺走了一样。”吕梁市离石区一位饭店老板对记者说,饭店广告牌匾是从各种杂志上寻求灵感,最终拼凑出来的,最后的成果发现自己的小店还显得颇为醒目。

山西省委联系的专家、山西省政协委员、民盟山西省委常委、山西大学法学院法学教授董玉明接受中新网采访时称,“三项整治”过程中,人治成份大于法治。“三项整治”这样运动式的做法目前来看取得了成功,但董玉明担忧,久而久之会更加强官本位,并导致山西市场经济环境的恶化。

董玉明说,运动式的做法有时是必要的,但不能扰乱公民和企业的正常工作、生产和生活秩序。这位专家称,公民有休息权,休息好才可以工作好,“白+黑”“5+2”对共产党员可以,但对普通干部不能这样要求。

董玉明也提及,中国城镇化建设步伐加快以后,压力非常大,吕梁的种种问题,在整个中国都属频发,应当引起高度重视。(完)

[责任编辑:PN025] 标签:吕梁 山西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