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潜艇“猎杀潜航”
中国海军舰队从西太平洋演练归来,自卫队研判潜艇究竟在哪里?
甘肃国税局长等数官员11年前被枪杀 至今尚无定论

2011年04月12日 01:33
来源:重庆晚报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死者如何盖棺定论?

他们之间有什么纠葛?

案件最后是如何定性?

1999年11月10日傍晚,时任甘肃省国税局局长的刘思义在省国税局位于武都路单位家属院的家里被枪杀,一起被害的,还有他的妻子张凤英、省国税局副局长马侃应、省国税局信息中心主任郭蓉生。

四名受害者,五发“六四”式手枪子弹,枪枪夺人要害,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如此“干净利落”地杀完人后,凶手迅速逃离,数年未现真身。

这个被简称为“1110大案”的公安部部督大案发生以后,举国震惊。直至11年后的今天,这个案子“依然没有一个定论”。

“专业级”的杀人灭口

1999年11月10日晚,甘肃省国税局信息中心主任郭蓉生和副局长马侃应,到局长刘思义家谈工作。午夜12点过,两人都没有回家。他们的妻子给刘思义的儿子打电话,又给省国税局办公室主任打电话。

时任办公室主任的赵应堂从防护栏外翻进了刘思义家的客厅。黑暗之中,看见郭蓉生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前去推他的时候,赵应堂才发现他浑身是血。转头一看,马侃应则倒在客厅的过道里,头部中弹,脸已变形,地上也都是血。而刘思义夫妇,则倒在卧室。

郭蓉生的妻子张榴芳对记者说,“后来大家都说,凶手是专业级的,马侃应还是个转业军人,一米八几的个子,一枪就被打死。我们家那个,更是还没反应过来呢,坐在沙发上就被打死了,据说好像是打中的太阳穴,刘局长两口子是逃到卧室里被打死的。”

整个过程几乎无人知晓,受害者也来不及发出任何信号。

认领凶杀案后开枪自杀

刘思义等4名官员(2名厅级、2名处级)被杀一案迅速被中央领导批示,受公安部督办,公安部还派遣了几位弹道专家、指纹专家等到甘肃省协助调查。

甘肃省国税局一位官员告诉记者,当时公安局来了七八十号人,长期驻扎在新建不久的国税局大楼里。每天忙里忙外,国税局的每个人,尤其是男人都成了排查对象,“一个一个地过”。还有一个离奇的插曲:公安部专家的箱子竟在住所失窃,于是公安人员又得去找重要的箱子。8个月之后,案情没有任何进展,警察撤出了国税局大楼。

直到2003年,长青房地产公司董事长刘恩谦被杀之时,才冒出一个临死前宣告对刘思义等人命案负责的杜尧峰,顺带告破了石沉大海三年多的国税局血案。

2003年8月17日下午,兰州市曹家巷又发生了另外一起枪杀案。凶手是在武都县人民检察院工作过的当地国税局前税检室副主任杜尧峰,被害人是长青房地产公司董事长刘恩谦,另有刘恩谦的两个家属被伤。

闻讯赶来的警察包围了杜尧峰,他要求和兰州市公安局领导通了一个电话。在电话里,杜承认了1999年甘肃国税局长刘思义等四人也是他杀的。在警方的围堵中杜开枪自杀。

自此以后,警方再也没给出新的说法。凶手为什么杀人?他们之间有什么纠葛?案件最后是如何定性?再无下文。

凶手与死者有利益关系?

记者从甘肃省国税局获得证实,两起命案实际上并不是毫无逻辑关联,长青房地产公司的刘恩谦正是为省国税局修建武都路家属院的开发商。甘肃省国税局一位官员对记者说:“可能是出于较为阴暗的心态,杜尧峰在交代刘思义一案的同时,把兰州市国税局局长时学勤也交代了出来,说是时学勤让他去找的刘思义。”

该官员透露,时学勤旋即被采取强制措施。时学勤和刘思义的私人关系一直不错,而杜尧峰也都跟他们认识。20世纪90年代的时候,国税局与检察院为了办案方便,联合成立了税检室,武都县检察院干部杜尧峰到当地国税局税检室当了副主任。国税局内部比较认可的说法是,他们几个人一起合伙在陇南开金矿。大家都出了钱,又从当地相关部门获得权证,划定区域开始找矿脉。然而几年下来,钱花光了,矿脉还没找到。杜尧峰早已离职,到最后一无所获,血本无归,但是时学勤、刘思义却“局长照当”。于是,杜尧峰找到时学勤,从她那里先敲了一些钱,又找她问清楚了刘思义的住所行踪。

该官员告诉记者,当天去找局长评理的马侃应和郭蓉生,完全是误打误撞地撞到枪口上去了,纯属“运气不好”。大家猜测,杜尧峰本来就是抱着杀人灭口的动机去的。

“时学勤也并没有买凶杀人的动机,后来查了很长时间,核算她的财产,核算到最后有37万元来历不明。最后就以这37万的财产来历不明罪,将她判三缓三。”

由于案件最后没有公安部门给的定论,所以这一切都只被国税局干部描述为“最符合逻辑的一种说法”。

案子仍然没有结论

刘思义、张凤英、马侃应和郭蓉生的遗体在罹难之后一周左右火化。由于其时悬案未解,人心惶惶,并没有举行正式的追悼会,没有结论也没有评价,没有一般人临走时的“盖棺定论”。这让遇难者的许多亲友都替死者感到“憋屈”。

甘肃省国税局原信息中心主任郭蓉生的妻子张榴芳说:“郭蓉生的骨灰十年没有下葬,没有入土为安,我们就是为了等着给死者一个交代,给生者一个安慰。但是迄今为止没有给家属任何结论。”她执著地开始找各部门要“说法”。她在数封写给现任甘肃省国税局局长的信上写道:“对受害人郭蓉生遇害一定要有一个书面的结论。给我们一个交代。十多年是多么漫长的岁月,我们遗属每天都在痛苦中煎熬。”

心理压力不仅来源于血案未明。她告诉记者,事情发生以后,马侃应的媳妇视她如仇人,好几次骂她:“不是你们郭蓉生把我们马侃应叫去,马侃应不会死!” 据瞭望东方周刊

离奇凶案

几个版本

凶案发生之后,兰州市流传最多的版本,是“经济问题”说。不少人凭借一般性的联想,认定刘思义是收了别人的钱,但是又没给人办成事。行贿者一怒之下,杀人泄愤。

最“三俗”的版本,是“情杀”说。传言刘思义与甘肃省国税系统的一位女同事发生“婚外恋”,结果被女方的丈夫发现。而其丈夫是公检法系统的人,具备用枪杀人的技术条件,也具备反侦破能力,不甘“戴绿帽”的他于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潜入刘府杀人。结果不巧碰到另外几个人也在,为怕暴露,索性一起杀了。

最荒诞不经的版本,还有“风水”说,“凶宅”说等等。基本都属于市民阶层将这一惨无人道的悲剧事件娱乐化传播的变形版。

[责任编辑:PN009] 标签:定论 公安部 大案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