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稷山蜜枣厂用工业原料加工枣销往全国(图)
2011年01月07日 17:58中国质量万里行 】 【打印共有评论0

工人穿着平常的鞋坐在蜜枣堆里正在给蜜枣分级

老板在责令改正通知签字

生产蜜枣车间

王建喜自称:平常拿着人民警察证可以免过路费

山西稷山素有“枣乡”之称,金丝蜜枣、无核蜜枣占到国内市场份额的60%。

为了让蜜枣的颜色更好,一些不良商家近年来开始用工业保险粉吊色。工业保险粉和食用保险粉不同的是,工业保险粉用于食品,容易导致重金属残留,其在人体中难以排除并会产生累积,经常食用含有工业保险粉的食品,甚至可能会造成多种癌变。2010年12月初开始,中国质量万里行记者经过多日调查走访,试图揭开工业保险粉用于蜜枣加工这一潜规则

刺鼻的白色粉末早年曾经做过蜜枣生产加工的薛老板,现在改做板枣批零生意了。因为之前她的女儿经常趁她不注意偷吃蜜枣,让她颇为担心。

她坚决不让自己的女儿吃蜜枣的原因是,在蜜枣加工生产过程中,用化工原料给蜜枣“美容”已经成为公开的秘密。

12月3日,薛老板告诉中国质量万里行记者,在稷山平陇经济开发区,有几个名气较大的蜜枣加工厂。“平陇有个王建喜,小名儿‘喜娃’,他的厂子做得大,蜜枣做得漂亮。”薛老板说,“你到平陇去看吧,那边好多厂子呢。”

“现在都用什么吊色啊。”记者以内行人的口气打听。“以前都是用‘吊白块’,好几年不做那个了,现在不是很清楚。”薛老板说。

山西稷山县素有“枣乡”之称,枣树种植历史可以追溯到1000多年前。根据当地媒体报道,稷山蜜枣产业年加工能力4万吨,年产值2.1亿元,占到全县工业总产值的7%。其主要产品金丝蜜枣、无核蜜枣占到国内市场份额的60%以上。

记者了解到,蜜枣加工需要大量的青枣,而稷山的枣产量已经满足不了当地的蜜枣加工。蜜枣老板们除了收购当地青枣以外,部分原料从河北沧州和陕西大荔贩运,这些枣运进来后都要存进冷库。但青枣从冷库出来加工成蜜枣,如果不添加任何吊色的化工原料,生产出来的蜜枣会显得色暗、无光泽,而不是市场上常见的金黄色。

蜜枣生产过程中究竟添加了什么“美容”材料?记者遂赶赴平陇经济开发区进行深入调查。

从稷山县城到平陇经济开发区并不远,途中,平陇村的柏油马路两旁,规模大小不一的蜜枣厂随处可见。

记者随机走进了一家蜜枣厂。一进蜜枣厂大门,便看见院子里摆满了一笸箩一笸箩青枣露天晾晒,地面的尘土堆里也散落着不少青枣。记者了解到,这些青枣是从冷库里拉出来的,解过冻后需要机器脱核。从该厂出来时老板给记者一张名片,名片上印着:稷山鑫慧食品加工厂厂长郑明发。

在稷山县喜果蜜饯食品有限公司,记者以枣产品收购商的身份联系上了其总经理王建喜。闻听记者至少要30吨蜜枣,王建喜表示,在平陇经济开发区,他的蜜枣厂规模是数一数二的,“主管他的领导经常在一起吃饭,关系都比较好”。

为了证明自己的实力,王建喜带领记者察看了自己的工厂。记者观察到,厂房距离厂子大门不到20米。厂房内,一口口池子里面泡满了青色的枣,水面上泛着一层白沫,几个工人在拿着大舀子操作。

绕过水池的地方,一个锅里正冒着白气,一位穿着胶鞋的工人告诉记者,这些青枣要煮,煮完后还要泡。在水池旁边,放着一个蛇皮袋,袋子上印着英文,里面是白色的粉末状东西,袋子已经开口,只剩下半袋。

记者注意到,另一口浸泡蜜枣的池子就撒了一层这种白色的粉末,散发着刺鼻的味道。

靠近池子的地方,是用砖和泥砌成的煮锅,一个工人正在搅拌。

与烘干房相邻的是,还没有进行包装的成品蜜枣。记者在现场看到,蜜枣就堆放在水泥地上,蜜枣堆旁边还有一把扫帚。一个女工坐在蜜枣堆里正在给蜜枣分级。“你坐在这里不怕把蜜枣弄脏了吗?”

这位女工只是对着记者笑了笑。

称保险粉不是药,是添加剂。

月4日,记者再次参观了王建喜的工厂。

从生产车间出来,记者表示担心蜜枣的质量问题。王建喜称,这是平陇规模最大的厂了,质量肯定没有问题。

“我的货在外地检测都没有问题,你放心好了。”王建喜说。

记者随即提到车间里的白色粉末,“是不是加药了?”记者问。王建喜嘿嘿一笑:“是保险粉,如果叫加药多难听呀,我们这都叫加添加剂。”

“你要什么样的我给做什么样的,你要加药的我就给你做加药的,你要不加药的我就做不加药的。”王建喜最后说。

在送记者回宾馆的路上,记者发现在王建喜的车里放着一个人民警察证,名字显示温樊强。王建喜解释,是省过路费用的。

当天晚上,记者找到了加工蜜枣的资深技术员孟保全(音)。孟自称有十多年的蜜枣加工经验。

孟保全向记者透露,附近的蜜枣厂老板都向他请教技术,“鑫慧食品厂的老板郑明发,每次加保险粉的时候都向我请教加多少”。

孟说,蜜枣加工的原料大多是从冷库里拉出来的,由于冷库里出来的青枣颜色都比较暗淡,如果不加吊白的东西,加工出来的蜜枣发暗没有光泽。而“保险粉”就是吊白产品中的一种。

“加‘保险粉’有固定的量吗?”记者问。孟保全解释说,没有固定的量,主要看颜色深浅。要颜色好看,就要多加,颜色重了,就证明加的量偏少。

孟保全是稷山县姚村人,姚村是和平陇相邻的一个村子。他也有自己的小作坊,他家院子里就有蜜枣烘干房。在烘干房门口的一个袋子里,记者看到袋子里有黄色的硫磺。

“我自己也有几口锅,都是在外面加工,在家里主要给别人烘干和装箱。”孟保全说。

在蜜枣生产过程中,除了添加“保险粉”控制蜜枣的颜色,孟保全还透露,为了防止青枣被煮烂,还得加入另一种化工原料-——氯化钙。

“保险粉”保证了蜜枣颜色鲜艳,氯化钙能使蜜枣不烂,在孟保全看来,这是他们本地的看家本领。

“保险粉,工业的,(大家)都在用”

距喜果蜜饯食品有限公司百十米之遥的是惠惠蜜枣厂。12月5日,记者来到这里与其老板郑建敏“商谈生意”。郑建敏的工厂临时没有生产,只有少数的几个工人在装箱。记者注意到,蜜枣生产车间内,放有一个袋子,袋子的底部,剩余少许白色的粉末。

“保险粉,工业的,都在用。”郑建敏毫无顾忌地说。他指着用剩的保险粉向记者解释,现在都用工业的,他平时买个一两袋,一袋子才100多块钱。“要是食用的,比工业的贵好多,我也不知道食用的价钱,没有用过,只是听说。”郑建敏说。

记者表示,他的蜜枣成色没有王建喜的“喜果”生产出来的成色好。

“那是香蕉色,往广州方向走的,我知道。”郑建敏说,“保险粉吊白出来的,百分之一万的。”

郑建敏称,香蕉色是指加工出来的蜜枣呈金黄色,其需要添加大量的“保险粉”。他表示,那样的成色他也能做出来,但由于自己在当地没有王建喜的势力大,所以不敢加太多的量。

与“保险粉”紧密相连的是稷山县的一些化工店。中国质量万里行记者了解到,在稷山县南环路上,有一家当地干得最早、规模最大的“同法化工”。

在“同法化工”,当记者问是否有保险粉时,店老板付勇立即说有。

“工业的还是食用的?”记者问。

“工业的。”付勇表示,整个稷山县都没有卖食用“保险粉”的。

“‘保险粉’6300元一吨,每袋25公斤装。”付勇说,“保险粉”除了卖给蜜枣加工企业之外,也卖给一些做豆芽的和印染厂。

记者请他帮忙买些食用保险粉。在记者再三要求下,他才向运城市两个做化工生意的同行打了电话。但在电话中,他得到的回复是,都没有。

“其中一个是运城五交化公司,这两个地方要是没有,估计整个运城市都没有。”付勇说,他打电话询问的这两个地方,在运城市的化工同行里,也是做得比较大的,如果他们没有,整个运城市应该都没有食用保险粉。

付勇透露,喜果蜜饯食品有限公司老板王建喜即是与他往来的客户之一。但当记者询问,王建喜每个月要的什么货和多大数量时,付狡黠地笑了:“这个我不能告诉你,我要给我的客户保密,如果别人问你在我店这买的什么货,我也一样替你保密。”

查处时,“保险粉”神秘消失月6日,根据调查了解到的情况,记者向稷山县质监局进行了反映。稷山县质监局随即派人对王建喜的喜果蜜饯食品有限公司进行查处,带队的是稽查二队队长赵惠刚。

此前,记者也向稷山县工商管理局进行了举报,工商局局长贾文生责令辖区所长李国峰带队查处。

两个小时后,当赵惠刚和李国峰同时赶到喜果蜜饯食品有限公司的时候,记者发现,工厂的员工正在打扫卫生。

记者首先带领赵惠刚赶到了泡枣车间,但此时记者却发现,放在泡枣池旁边的半袋“保险粉”已经消失。

赵惠刚带领两个随行的工作人员对工厂的泡枣、半成品、成品进行了抽样,并查看了王建喜的QS认证证书。李国峰查看了喜果的营业执照。

为保证调查的客观性,记者请赵惠刚多封存一份样品,以带回北京检测。但得知消息后赶到的稷山县宣传部新闻中心郑姓主任强调:记者只有监督权,没有提取样品的权利。

稷山县质监局局长马小平曾对记者表示,检测结果出来后会通报给记者。但截至发稿,记者没有得到相关回复。

耐人寻味的是,在两部门查处喜果蜜饯食品有限公司期间,记者就王建喜车上放着的“温樊强”的警官证,先后四次报警,110才来到王建喜的家中,出警的是一名冯姓警官。

在稷山县稽峰派出所,冯警官称,温樊强确实是一名民警,记者在该警官证上看到,其职务是:指挥长。

不过后来记者得知,原来,温樊强的另一重身份是王建喜的女婿。

工业保险粉用于食品危害多多据公开资料,保险粉的化学名称是“连二亚硫酸钠”,分子式为“Na2S2O4”。其外观为白色砂状结晶或淡黄色粉末,有极强的还原性,属于强还原剂。暴露于空气中易吸收氧气而氧化,同时也易吸收潮气发热而变质,并能夺取空气中的氧结块并发出刺激性酸味。

其中工业保险粉一般被用做印染的还原剂,丝、毛织品及纸浆的漂白剂,属于对人体有害的化工原料,与食用的质量标准截然不同。

山东科技大学材料学院副教授王忠卫表示,国家对每种食品添加剂的使用剂量和使用范围都有严格的规定,将工业用的添加剂当作食品添加剂使用,是违法行为。工业用保险粉的纯净度远远低于食品用保险粉,不能用于食品加工,如果工业保险粉用于食品,则其中的重金属,就有可能残留在人体中难以排除,并产生累积,不仅影响人体对钙的吸收,对眼睛和喉咙也会产生强烈刺激,导致人头昏、腹痛和腹泻,而且会损害视力、肝脏以及肠胃功能。更为严重的是,经常食用含有工业保险粉的食品,可能会造成多种癌变。

相关专家提示,消费者在挑选蜜枣时,如果发现蜜枣是金黄色的,就有可能添加了大量的化工原料,购买需谨慎。

事实上,除了添加工业“保险粉”之外,大肠杆菌超标也成为稷山蜜枣的另一个缺陷。12月6日,稷山县坞堆村软枣厂老板王云蔼就告诉记者,他的软枣大肠杆菌超标,其他的检测都没有问题。

监管之难:质监局局长需秘密抽查历史上,稷山枣业曾多次整治。

上世纪80年代,富产红枣的稷山县几乎是“家家点火,户户冒烟”,投资小、规模小的稷山蜜枣小作坊最多时达到1200余家。然而,受资金短缺、观念陈旧等因素的影响,小作坊因卫生条件差、生产能力低、工艺条件落后,产品质量一直备受诟病。

年,伴随全国范围内的食品安全整治行动,山西运城市对蜜枣加工行业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整治。按照要求,蜜枣生产企业必须达到“占地不少于3.5亩,最少保证5口煮枣锅,并具备配套的青枣库、糖库、划枣车间、晾枣车间、成品库及化验室”等基本条件。这次整顿之后,稷山县原有529户加工户减少到50户左右。

当地媒体报道称,虽说企业数目少了,但加工能力和产量并没有减少,仍保持在每年4万吨的规模,加工生产由散户向大企业聚集,由季节性生产变为全年生产,蜜枣生产的集中程度大大提高。

年,随着《食品安全法》的正式施行和国家“质量安全年”活动的深入开展,运城市质监局再一次对提高稷山蜜枣加工企业生产条件和产品质量进行了专题调研。据山西日报报道,调查中发现问题仍然不少,如一些企业没有建立原料台账,原料进厂不检验,不索证索票;对成品的硫含量、糖和其他添加剂不进行检验;一些企业的部分生产环节在农户家进行,人员健康状况无法保证;无核糖渍类蜜枣生产企业熏蒸环节处于露天场所,无硫磺回收设备,不符合工艺要求等。运城质监局随即开始了新一轮的整顿。整顿中,稷山县质监局还制定了《稷山县蜜枣企业生产规范》和《蜜枣生产企业必读——食品安全法摘要》,下发到所有蜜枣企业。

这次整顿之后,据稷山县质监局局长马小平介绍,蜜枣生产企业由2009年的90家变成了2010年的82家。

但与每次整顿相伴的是,挥之不去的监管难问题。在稷山县质监局局长办公室,马小平当着记者的面拿出了一份要抽查的企业名单。“这些名单都是秘密列出来的,我手底下的人都不知道。”

马小平对记者表示,他在抽查时,一般不用本县班子里的工作人员。“我从外地调人来抽查本地的企业,就是防止内部人和企业有联系。”

蜜枣的加工流程

⒈原料的硫处理:原料枣多采用冻藏的方式贮藏。原料在加工前需解冻并进行硫处理,以抑制解冻原料在空气中褐变,同时对产品具有增加亮度及防腐保鲜的作用。通常配制1%浓度的亚硫酸氢钠(或焦亚硫酸钠)溶液,原料在溶液中浸泡1小时后捞出。

⒉原料的漂洗:硫处理后的原料在蜜制前需进行漂洗,以除去亚硫酸钠盐带来的硫的异味。漂洗时应该多次换水,将二氧化硫的残留减少至20/以下。

⒊蜜枣的制作:①糖煮。②加入干粉糖。③沥糖液。④烘烤。

分享到: 凤凰微博 人人网 开心网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刘畅 编辑:叶晋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1 热点图片2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