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张家口7名村民因拆迁纠纷被指“敲诈政府”
2010年10月22日 02:48新京报 】 【打印共有评论0

仓促拆迁,限期3月

据介绍,拆迁中,评估公司只实地评估少数农户,其余则根据资料完成,造成许多漏项

塞北奶牛基地项目一期工程进展顺利,因为拆迁的只是坟地。2007年4月,项目二期工程将要开工,此时,情况开始变得复杂,因为拆迁涉及村民农户。

当时拆迁范围是,榆树沟管理处辖区内的3个自然村:大榆树沟、前新房、后新房。

贾文是大榆树沟村人,他家的祖宅将被拆迁。那是一栋三间砖土混合的平房。房屋已空置多年,玻璃被小孩砸了。贾文听说要拆迁,去换好了玻璃,以指望补偿价格高些。

那次拆迁被认为是仓促而紧迫的。

一位参与拆迁的政府人员说,拆迁前的工作准备不足。要拆迁的时候,才找到管理处。此前,既没有商量,也不事先通知,更不要说什么培训了。

而规定的拆迁期限为3个月,从2007年6月9日到2007年9月8日。榆树沟管理处公布的拆迁方案共4页,上面没有具体的拆迁补偿标准,也没有村民的生活安置方法。

拆迁前,评估公司来村民房屋评估。评估公司是张家口市房管局下设的张家口垣天房地产价格评估公司。

据知情人介绍,评估公司也没有对每户都进行评估,只是上门实地评估了几户村民,绝大部分是按照此前管理处调查摸底材料做评估。

该知情人说,那份材料形成于拆迁前几年,因此造成很多漏项,比如,村民建了新房,但评估报告上没有,这为拆迁带来阻力,也是增加补偿款项的一个因素。

贾文那三间经过维修的土房,被估价1.7万元,加上其他补助总共可补偿3.1万余元。

据当地村民说,若新盖一间房需花2万元,三间房则要花6万元。

贾文对补偿款不满意,认为那点钱根本无法再盖新房。他说,更让村民不满的是,拆迁问题还没解决,施工队就已进了村庄。

2007年7月的一天,马江找到贾文,说,拆迁户在附近小区买房,享受11%优惠。

这天上午,马江开车,拉着贾文到小区看房。

“前后也就半个钟头,等我回到村里,房子已被推掉了。”贾文说,那时,双方并未签订任何拆迁协议,他也未拿到一分钱。

参与当时拆迁的干部告诉记者,当时拆除贾文房屋是因为发现其在新搭建房屋。贾文对此否认,称其只是在维修。

被策划的“假上访”

村民不满补偿打算上访;村民贾文称此举属于自发,司法调查则称贾文从中组织,以此要挟政府 

看着进驻村里的施工队,村民的不满情绪在日益积蓄,当前新房村的村牌标志被施工队拆除后,不满的情绪找到了出口。

据崇礼县检方起诉书描述:2007年10月中旬,“现代牧业养殖基地”施工期间,拆除了前新房村村标,贾文等借此事纠集前新房村村民手持铁锹、木棍等物,闯入施工现场,阻止施工。

贾文并不否认上述经历,但他称,自己并未组织,均为村民自发。后来村民商议决定到张家口市政府反映问题。

而塞北管理区管委办副主任宋帝铭对当时的上访,则提供了另一种版本的叙述。

他说,据司法部门调查,村民在史桂军家签字后,贾文7人又开了一个小会,策划“假上访”——其中,贾文安排张录向马江报告,说村民要去上访;杨春国找班车;王国柱和冀国等组织村民上访,“为脱离干系,贾文当时并未到现场。”

对此,贾文予以否认。

2007年10月17日,村民聚集在前新房村委会,准备前去张家口。马江带人赶到,将班车拦下,与村民协商补偿款。

村民代表要求每户统一补偿20万元。他们参照距塞北50多公里的内蒙古多伦,当地拆迁每户村民补偿20万元。

拆迁办没有当场答复。

贾文说,次日,马江找他,希望他能动员几户村民带头搬迁,并保证,“当时马江还说,补偿的事找王清海,一切好商量。”

随后,贾文7人和拆迁办协商,最后商定每户得补偿款16万元。2008年五六月份,7户村民补偿款全部到位。

贾文不认为向政府多要了补偿款。虽然盖三间房只需6万多元,但因为拆迁,他不能再养奶牛。他认为政府应该安置他们今后的生活。

对于16万元补偿的决策,塞北管理区管委办副主任宋帝铭说,贾文等人向马江施压,必须给钱,否则就去上访,“马江未经请示,擅自拍板。拆迁工作也从最初的评估补偿,转变为随意承诺。”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编辑:邵丛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1 热点图片2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