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称谢亚龙被警方带走超过3天后已经返回北京
2010年09月09日 19:57时代周报 】 【打印共有评论0

谢亚龙惊魂72小时

本报记者 龙婧 发自上海

中国足球打黑没有停止。

9月4日,中体产业董事长、前中国足协副主席谢亚龙被警方带走协助调查。跟他一起协助调查的,还有足协处级干部、原国家队领队蔚少辉和原技术部主任李冬生。

央视新闻频道和体育频道都在新闻时段播出并确认了谢亚龙被协查的消息,央视的报道还着重提到了他已经被公安机关调查人员带走超过72小时,之前谢亚龙的第一次协查,24小时内就恢复了自由。

9月7日,内部消息称,谢亚龙已经从沈阳接受完调查回到北京,其余两人仍无消息。而另一则消息是,中国足协的另一位副主席也接受了公安部门的询问,据知情人介绍与前辽足总经理张曙光有关。

“协助调查”

谢亚龙被带走协助,多少有点出乎人意料。

一名记者回忆,不久前,某报曾经做过一个稿子,里面提到谢亚龙曾经被要求协助调查。“我打电话问他真假,他当时断然否认。”这名记者说,谢亚龙当时还详细询问了消息源,然后表示,他要去找这个报纸的总编辑,沟通沟通。

“周日(9月5日)傍晚时,我们突然收到消息,说谢亚龙、蔚少辉和李冬生被带走了。”据一名资深足球记者介绍,此消息的来源有多处,有来自谢亚龙现在就职的中体产业,也有来自警方。

周一上午,此消息被进一步证实,因为中体产业的员工,发现自己的董事长没有上班,而手机也无人接听。谢亚龙“失踪”随后消息传到足协,足协的人立即联想到,蔚少辉和李冬生手机也无法接通。

随后,三人被协助调查的消息传开。

接到消息的媒体记者,开始向足协现任掌门人韦迪求证。韦迪对此事态度却模棱两可:“有关他们的事情不要问我,还是去问公安机关吧。”而此前,南勇、杨一民、张健强乃至陆俊等人落马之后,韦迪都曾经直接回应并且给予肯定的回答。

到了下午,谢亚龙三人被带走的消息,开始见诸报端。

不过,跟南勇被以“协助调查”名义带走时,就被断言“出事”不同,谢亚龙此次被带走,圈内人看法基本都是,谢亚龙很可能只是普通协查,跟南勇案牵连并不是很大。

“我不懂足球”

当年,新任足球管理中心主任的谢亚龙的第一句话就是:“我不懂足球。”

2005年,阎世铎离任,由于之前考虑的两位继任者都不愿意接手足协这个烂摊子,原本只属于第三考虑人选的谢亚龙被推了上来。国家体育总局的一位干部这样评价谢亚龙:“他本身是搞体育出身的,理论功底也很扎实,条件最符合刘鹏局长的要求。”

但谢亚龙并没有给中国足球带去新气象。相反,在他就任的三年中,中国足球变得更加一片狼藉。中超联赛日渐萧条,国字号球队全线溃败,奥运会出线惨败,总之,不论男足女足,集体下滑。临到卸任时,他则因为认为中国女足身体肌群中最需要训练的是叉腰肌,被冠上了“叉腰肌”的外号。

“其实谢亚龙有点冤,他只是恰好赶上了青黄不接的时候。”一位熟悉谢亚龙的人士为他抱不平,这位人士说,谢亚龙并非不懂球,在体科所时,他关于足球、对于职业化,他都写过论文。后来在足协期间,他在足球市场化开发、经营管理方面,他都有自己的想法,足球市场化,在他就任期间,也继续有所进步,就连中超公司,也是在他任期成立的。

同时,跟前几任不同,谢亚龙在股权和分配上,也比较开明,主动提出中国足协在中超分红里,只占很少的股份,将大部分分红让给了俱乐部。这种不爱钱的态度,也表现在谢亚龙生活中,据其朋友说,无论从公从私,谢亚龙都比较够朋友。他举例说,自己每次跟谢亚龙吃饭,买单的几乎都是对方,而且,为了避免朋友买单,谢亚龙几乎都是趁出去上厕所的空隙,偷偷把账结了。

对待媒体,谢亚龙则属于比较低调。在他就任的三年中,他几乎没有接受过媒体专访。尽管,有时候开新闻发布会时,他会主动跟记者开开玩笑,但跟他私交不错的记者,却没有几个。

南谢之争

圈内人对谢亚龙“只是单纯协助调查”的另一个判断则是,谢亚龙跟南勇的关系并不算密切。

据时代周报了解,谢亚龙在足协工作期间,南勇是书记,他则负责全面业务,两人关系一般,仅仅属于工作关系,甚至屡次传出不和的消息。

“谢亚龙对足球的确不懂,所以很多事情都会交给南勇去做。”某足协内部人士说,但两人关系并没有因为工作密切而交好,更多是属于中国式权利纠缠。而中超这些容易出事的比赛,全是南勇在负责,也避免了谢亚龙去操控联赛或者收受贿赂的可能。

但业内对于蔚少辉,则表示很难说。作为前国足领队的蔚少辉是足球队里的老人,被人称为“四哥”,他先后辅佐过3位主帅。

今年年初,蔚少辉还被媒体曝光过,他的一身行头奢侈,戴欧米茄和劳力士名表,穿burberry外套。事后,蔚少辉虽然解释,自己工作30多年,收藏几块名表是应该的,但之后就传出消息,他去了党校学习,此后足协就很少见他身影。

一位记者回忆,年初时,国足在上海集训,他们几个记者跟蔚少辉聊天,说到南勇和杨一民。其中一位记者就曾感叹,说南杨在任时所有人都跟在屁股后面捧着,伺候着,现在出事了,所有脏水都泼到他身上了。

当时,蔚少辉哈哈大笑后拜托:“我就希望我进去后你们哥几个能正面一点,不要太狠了。”

至于李冬生,则被认定是跟裁判事件有关。

7日晚,有消息称谢亚龙已经从沈阳返回北京,但记者拨打谢亚龙电话求证,其电话一直关机。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龙婧 编辑:汪敏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1 热点图片2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