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民航办发言人称将继续引进航空公司
2010年09月09日 16:25时代周报 】 【打印共有评论0

深航兵败河南:圈地背后的管理乱局

本报记者 陈无诤 发自郑州

陈海亭进入飞机机舱时,并不知道自己踏上了一个死亡航班。8月24日21时40分许,一架航班号为VD8387的河南航空E190型客机在黑龙江伊春机场降落前失事。在伊春飞机失事遇难者名单中,陈位于第一个—这位年轻的河南发改委办公厅处长,11天之后的9月3日,就是他45岁的生日。

8月25日晚,在河南省政府召开的伊春空难事件新闻发布会上,河南省民航发展建设委员会(下简称“河南民航办”)新闻发言人吴振坤表示,河南未持有河南航空股份,也未参与河南航空的经营与管理。随即,河南航空名称被河南省工商局注销,一直渴望能圆航空梦的河南省政府,陷入了巨大的争议之中。

9月8日中午,吴振坤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专访时称,“伊春空难是企业的事情,河南有责任吗?为什么要负责?”同时,身为河南航空大股东之一的深圳航空,包括深航的控制方中国国际航空,都声称对伊春空难不负责。

一家成立仅三年的支线航空公司,一个仅飞行七次的航班,一场意外的空难,三方微妙的立场,背后有何隐情和玄机?河南航空命运如何?到底谁来为其负责?

深航管理乱局

“河南人民自己的航空公司。”9月7日下午的郑州,细雨迷蒙,在位于郑州新郑国际机场空港迎宾大道的河南航空的门口,成立之初的宣传横幅依然还挂着。公司门口戒备森严,内部鸦雀无声,办公室的桌子上,堆满了各类安全自查报告。

“伊春空难发生后,河南航空暂停了所有航线,停飞其余4架E190型客机。”河南航空的一位相关负责人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公司正在进行内部整顿和安全排查工作,公司员工将被安排接受专业的心理咨询师的培训课程。“何时能够复航还不能确定,要看深航总部的考虑以及事故原因的调查进展,目前还无法估计该事件对公司的影响。”

与此同时,深圳庆祝特区成立30周年的焰火硝烟尚未散去,深航大厦曾经悬挂的横幅“深圳人民自己的航空公司”字迹斑驳。伊春空难过去二三周,有关深航内部乱局的真相逐渐浮现。此次伊春空难,发生在李泽源、李昆等深航高层落马及国航全面入主深航之后。其间产权纠结、管理乱局与责任归属,可能亦是诱因之一。

民航局局长李家祥在8月26日召开的全行业航空安全紧急电视电话会议上表示,从初步暴露的问题来看,这次事故的核心问题集中在人员资质、飞行员的能力、特情的处理、安全链条的衔接等等环节。“不要把河南航空的事故当成故事,它是事故,不是故事。”

在民航紧急电视电话会议上,民航局的领导对伊春空难的机长能力提出了质疑。根据民航局2008-2009年的检查,有200多名飞行员资质造假,其中深圳航空就有103人。“这些人要么是假造经历,要么是虚填经历,都属于伪造资质。”时代周报记者为此连续致电深航党委副书记、新闻发言人刘航,截至记者发稿时均无回应。

深航的一位内部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透露,失事飞机机长齐全军,40岁,总飞行时间4250小时,为军转民飞行员,持有的是航线运输驾驶执照,1990年8月入空军航校,1992年10月开始飞行,大学本科学历,2009年3月23日在本场训练,2009年4月7日进行EMB190机长航线检查,EMB190总飞行时间1413.13小时。

“齐全军确实曾经参加过深航总部机长考试,过没过不太清楚,但总部没有给他颁发机长批文,不过奇怪的是,总部没有通过,为什么到了鲲鹏航空就给通过了呢?”上述内部人士颇为疑惑不解。

国航董事长孔栋8月30日在香港举行的国航业绩说明会上也曾表示,深航原实际控制人李泽源在控制深航时,发展过快,“安全基础做得不好”。虽然国航通过深圳航空间接控股伊春空难的肇事航空公司河南航空,但“深航作为一个独立运营实体,要负全部责任”。

伊春空难发生后,航班的变动显得十分敏感。日前有消息称,深航近日取消了20多趟深圳始发航班,原因是“安全检查”。深航则出面澄清,称航班变动只是暑运高峰结束后正常的运力调配。

郑州圈地疑云

9月6日上午,郑州郑东新区金水东路延长线上,一个名为深航金鹏时代的楼盘正在建设。施工围墙外贴满了小广告—多是深航内部人士购买住宅之后对外转让,价格多在6000元/平方米左右。

巧借航空之名,实则搞地产,这亦是李泽源吸血深航的主要手段之一,河南航空难逃其手。“2006年深航郑州分公司运营后,李泽源获悉了河南做大地方航空的意愿,积极表示深航全力支持河南民航,同时提出深航自己的要求。其中最主要的便是占有土地资源,寻机进行商品房开发,获取利润。”一位接近河南航空的河南政府官员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在此背景下,深航(郑州)置业有限公司(下简称“深航置业”)于2007年10月30日注册成立。公司法定代表人为赵祥,2008年,公司法人变更为赵健。该公司成立后仅两天,2007年11月2日,竞得编号郑政东出(2007)048号地块的国有土地使用权。

2009年底,李泽源控制的深航置业郑州分公司还在河南郑州东新区获得一块土地—深航金鹏时代项目,该项目总建筑面积165385.35平方米,2010年6月,获得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目前尚有部分尾楼正在销售,估计总销售额超过5亿元。

上述河南政府官员透露,这幅地块就是当时深航所提的要求,让政府提供一块位置比较好、价格比较低的土地,用于办公楼建设等。当时郑东新区招拍挂的地价在6000元/平方米左右。但一些政府高层批示的地块和招商引资大企业都可以以较低价格获得土地。2008年1月30日,该合同受让人变更为深航置业。

此外,除了该地块之外,深航是否还有些属于协议拿地的,在郑州房管局和郑州房地产交易网上,根本查不到有关信息。“若有可能就属于和政府内部交易的啊。不过此后这一项目进展始终开开停停,与周边楼盘的旺销形成鲜明对比。我们都估计是这公司出了问题。”一位河南航空的知情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搜房网郑州公司的一位内部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分析,目前郑东新区的房价普遍为1万元/平方米了,像深航金鹏时代这种情况非常反常。根据该楼盘内部销售价和套数计算,销售款应大约为5亿元,但工商资料显示,截至2009年12月31日,深航置业资产总额为4.97亿元,负债总计4.53亿元,此部分销售款去向不明。

依托深圳航空在全国的航空基地,李泽源曾一度将深航的地产版图扩张到全国。“他走的是海航的老路子:航空+地产。在地方成立航空公司,是为了圈地。”一位知情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这样的商业模式无可厚非,是民营航空夹缝中求生存的方式。”

河南航空命运

王亮从河南航空办公楼走出来,一时有些迷惘,“是不是该找工作了?”河南省政府、深航和国航三不管的河南航空,究竟该何去何从?

一位熟知河南航空的内部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透露,河南省与河南航空的关系实际上非常微妙。河南省委副书记、省长郭庚茂曾应深航邀请赴巴西考察了生产此类事故飞机的巴西飞机制造公司,此次失事的飞机正是该公司所生产的。

此外,河南出资1亿多元为河南航空购买了目前的办公区(曾经是没有开业的空港医院),河南省民航办对河南航空公司有经营性补贴。对此,河南民航办新闻发言人吴振坤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专访时予以否认,“那是企业自己的事情,我并不太清楚。”

经中国民航局审批,鲲鹏航空于今年1月26日正式以河南航空名称运营。鲲鹏航空成立时开通的航线已达18条,基本上覆盖了郑州的周边城市。目前,河南航空由深圳航空控股,其中深航占51%的股份,另外49%的股份归属境外两家公司,美国梅莎航空集团持股25%、美国山岳信托公司持股24%。

深航实际控制人李泽源涉嫌经济犯罪被调查后,河南当地对注资河南航空“有顾虑”。此前,河南民航办相关负责人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河南省政府不会因为此次事故而改变支持发展当地航空业的政策。“根据2009年双方的签约,河南省政府本来是承诺要注资(河南航空)的。”

今年3月,国航发布公告,称以6.8亿元将原来持有深航25%的股权增持至51%,成为其第一大股东,从而通过深航成为河南航空的控股股东。对于国航方面此后是否会继续支持河南航空的独立发展,深航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深航主要的工作是对伊春事件进行善后处理,大股东国航方面还没有对此事表态。

国航最新半年报中显示,截至6月30日,河南航空的总资产为1.74亿元,总负债为2.53亿元,负债率高达145.7%。今年上半年,河南航空的总营业收入9000万元,亏损425万元。目前,该公司净负债近8000万元。

如果河南航空资金方面不足,深航作为大股东是否会帮助理赔?深航党委副书记、新闻发言人刘航认为,赔偿终究是河南航空的事情。深航一位原高管认为,随着河南航空不可避免的困境,其资产清理将加速,而要厘清河南航空的资产必然涉及李泽源案,河南航空空难事件可能将推动李泽源案件的加速结案。

对于经营堪忧的河南航空是否有破产的可能,吴振坤也表示自己无能为力,“河南航空去留与否、是不是会破产,都是企业自己的事情,与河南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但是我们对于愿意来河南发展的航空公司,还是一如既往地支持。”

专访河南民航办新闻发言人吴振坤:“河南将继续引进航空公司”

“8.24”伊春空难后,河南航空名称被注销,一直怀抱航空梦的河南省政府,陷入了巨大的争议之中。河南声称政府尚未注资河南航空,“企业出事和政府无关”。而河南航空大股东深圳航空及深航大股东中国国际航空,都声称对伊春空难不负责。一场意外的空难,三方微妙的立场,背后有何隐情和玄机?到底谁应为河南航空负责?

9月8日中午,河南省民航发展建设委员会办公室(下简称“河南民航办”)新闻发言人吴振坤接受时代周报记者专访时称,“伊春空难是企业的事情,河南有责任吗?为什么要负责?”但吴依然表示“将一如既往支持航空公司来河南发展,对来河南发展的航空公司仍将公平对待、全力支持”。

时代周报:对于伊春空难,身为河南航空所在地,河南是否有责任?是否参与善后工作?

吴振坤:河南有责任吗?企业的事情企业去做,我们为什么要参与?企业要做好企业的事情,政府尽好自己的职责。空难发生后,河南省有关部门负责人就赶往河南航空总部,了解事故的处理情况,稳定干部职工的情绪,要求河南航空做好安全运营方面的工作,支持深航和河南航空做好善后的处理工作。民航办主任岳文海连夜召开机场公司的安全会议,对事故后河南航空在机场的运营保障以及相关善后服务事宜做了安排部署。

时代周报:撤销河南航空名称,恢复鲲鹏航空,对此河南是否有推卸责任的嫌疑?

吴振坤:河南和河南航空没有直接关系,为什么要推卸责任呢?河南航空前身是鲲鹏航空。今年2010年1月对外运行,是由深航控股51%的股份,其余49%的股份由两家境外公司占有,河南没有股份也没有参与任何管理。

时代周报:河南航空目前总部还在郑州,据悉,河南当时出资1亿多元为河南航空购买了目前的办公区,河南民航办对河南航空有经营性补贴。对于其以后的处置,河南有参与吗?

吴振坤:我们对在河南的航空公司都是一样支持的。至于河南航空如何处置,是企业自己的事情,跟我们无关。你说的河南当时出资和经营性补贴的事情,我并不清楚,对此无可奉告。

时代周报:深航在郑州专门成立了深航置业公司,搞房地产开发,河南是否提供了优惠的土地转让政策?目前深航置业的深航金鹏时代项目进展如何?

吴振坤:那是企业自己的事情,我并不太清楚。

时代周报:去年初河南航空挂牌之际,河南民航办也正式成立,由河南政府副秘书长岳文海兼任河南民航办主任,缘何成立这么高级别的地方民航行政机构?

吴振坤:2009年,河南全省民航旅客运输量达770.86万人次,郑州新郑国际机场旅客吞吐量达734.25万人次,同比增长24.71%,被中国民航局列为全国八大区域性枢纽机场之一。成立河南省民航办,对贯彻实施河南省委、省政府民航优先发展战略、推动河南省综合交通枢纽建设具有重要意义。

时代周报:河南航空目前已经资不抵债,国航和深航都称河南航空是独立运营,目前也未表示将给予支持,河南航空下一步会不会破产?河南省政府对此是否会支持?

吴振坤:河南为什么要支持呢?河南航空去留与否、是不是会破产,都是企业自己的事情,与河南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但是我们对于愿意来河南发展的航空公司,还是一如既往地支持。

时代周报:河南一直在做航空梦。新郑国际机场并未放弃打造“廉价候机楼”的梦想,并在寻找新的航空公司入驻。如何拉动“量”的增长,成为河南航空发展的关键点之一。伊春空难对此战略有何影响?

吴振坤:我们对所有航空公司都是公平对待、全力支持,引进航空公司的工作也一直在做,从未放弃。至于优惠政策,和以前并没有不同,当然针对不同企业会有不同的对待。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陈无诤 编辑:汪敏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1 热点图片2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