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市长称如无公租房 农民工进城会造成社会动荡
2010年08月25日 04:11重庆晚报 】 【打印共有评论0

黄奇帆与杨澜合影

8月1日,《重庆市统筹城乡户籍制度改革农村居民转户实施办法(试行)》正式实施,重庆户改进入实质推进阶段,目标是在十年内让一千万农民转户进城。

重庆市的大动作被许多媒体称为是户籍改革的破冰之旅,它的成功与否对于全国都具有极高的参考价值。对这一举措出台的前前后后,《杨澜访谈录》日前专访了重庆市市长黄奇帆,本报予以节录。

A

如果再过二十年这些农民工老了又全都回到农村,城市化进程就会变成海市蜃楼。

杨澜:重庆为什么要进行户籍制度改革?

黄奇帆:城市化、工业化是中国今后三十年长期发展的内在动力。在这个过程中,很关键的是解决好农民工问题。中国城乡统筹的要害是农民工的户籍制度怎么解决好。城市化、工业化不是城市人口自我改善、自我发展的过程,本质上是农民逐步减少,农民工转化为城市市民的一个过程。城市化和工业化的过程也不是让农民简单地来城市打工,然后把打工的流动人口算成常住的城市化率。如果这个就是城市化的话,那么再过二十年这些农民工老了又全都回到农村,城市化进程就会变成海市蜃楼。

杨澜:从8月1日实施到现在,农民工的反应热烈吗?

黄奇帆:我们有三个平台在推进这项工作,包括户籍警平台,与农民工有联系的企业工厂平台,以及农民工自己的家庭平台。现在已经有信息灵敏的几千人成了第一批转户者。从这个意义上说,其实我们的速度还是非常快的。

B

农民工户籍解决后把家人接到城里来,如果没有几百万平方米公租房备着,汹涌而来的上百万人口会造成社会动荡,那我是自找苦吃。

杨澜:过去几年中,重庆市陆续出台一些重要政策,为今天的户籍制度改革铺平了道路,如建立农村土地交易所,引入IT企业新增几十万就业机会,大规模建公租房等,做这些事是巧合还是有意为之呢?

黄奇帆:所谓城乡统筹,就是公共设施、基础设施、保障措施和资源配置以及农民工和城市居民一体化。其实我们在最近两年里做的几件事,跟这次户籍改革是相关的,如果没做这些事,现在推行户籍制度改革可能是缺胳膊、缺零件,无法良性循环的。

比如农民工户籍解决后,他把家人接来时需要公租房。如果没有几百万平方米公租房备着,汹涌而来的上百万人口会造成社会动荡,那我是自找苦吃了。

C

我的父母是在我出生前进入上海的,我变成了上海原住民。凭什么现在的农民工进了城,二十年后他们的小孩感觉自己不是原住民?

杨澜:如果农民工是从外省到重庆来的,我们有什么权力跑到外省跟他说他那个宅基地要收回,或者说他承包的土地要退回给集体呢?

黄奇帆:事实上不管外省还是本地,只要农民工进城干了五年以上,都可以给他户口。但重庆这个城市事实上98%是本地人,2%是外地人,那2%的外地人我也用不着他把他在外省的土地转给我,我要它干嘛呢?这是占了人家的土地。他只要在重庆打工,他就贡献了青春,是经济发展的动力。

杨澜:有些城里人希望农民工是个田螺姑娘,晚上出来干活,白天缩回壳里。有些城里人认为道义上应该给农民工城市户籍,但又担心他们摊平自己的社会福利,你怎样说服这类人接受农民工转户呢?

黄奇帆:这里面就几个要点:第一,一定要认识到城市化、工业化进程,不是城市原住民自我拔高、自我改善的过程,而是把农民工转化为城市居民的过程。

第二,不存在农民进城成为城市居民,就分享了城市的利益,或者说削弱了城市原住民的福利。比如农民工进城,降低了城市的养老平均年龄,使社会老龄化推迟,城市原住民群体其实是受益的。

第三,我们这些所谓的城市原住民,比如我一出生就在上海,但我的父母其实是在我出生前进入上海的,在上海工作结婚,生了小孩,我都变成了上海原住民。凭什么现在的农民工进了城,二十年以后他们的小孩感觉自己不是原住民,而是个农村人?如果历史到了这里不能够连接的话,那我们这一代人是可悲的,是没有远见,没有道德感的。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编辑:汪敏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1 热点图片2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