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社科院研究所主任:曹操墓如有假可以上诉
2010年08月24日 02:20山东商报 】 【打印共有评论0

“曹操墓”墓道

山东商报8月24日报道 昨天下午,记者联系到了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学术委员会主任刘庆柱,而他在于确定河南安阳曹操墓的过程中,起到了绝对“重量级”的作用。刘庆柱告诉记者,他们对于曹操墓的最后确定,也是经过大量调查和讨论后才做出的,所有证明安阳西高穴大墓的墓主为曹操的文物,都已经经过了符合考古界规范的、科学缜密的鉴定,国家文物局也给出了权威认定。而且当时参与商讨的专家都是考古界的著名专家,没有可以令人信服的证据,就绝对不可能做出河南安阳那个东汉末期墓葬,就是曹操墓的结论。

对于8月21日,在苏州召开的由河北邯郸古邺文化研究会等单位共同主办的三国文化全国高层论坛上,包括倪方六等23位学者对于曹操墓真伪的质疑,刘庆柱还是告诉记者:“我觉得他们如果要反驳关于曹操墓的结论,那就请拿出证据来。如果证实曹操墓有假,你们可以去上诉,去告安阳考古所和国家文物局。”刘庆柱表示,那23人的与会名单他也知道,但他发现这23人中没有一个是真正做考古的,也许大家彼此间术业有专攻,但是术业有专攻不等于在考古学术上也有同样的能力。“而且整个质疑过程中,他们都没能提出比较新的论点或证据。”

而作为“打曹派”领军人物之一的西安市委党校历史系教授胡觉照在激动之时,甚至向媒体提出过“愿意和刘先生一块去测谎,我要是说谎了,我自我了断;如果刘庆柱说谎了,也不要刘先生了断,就请刘先生以后不要胡说八道!”的话,面对这些言论,刘庆柱依旧坚定的表示他们在确定曹操墓时,几十年的经验加上事后严谨的论证,才得出的这一结果。而对于“打曹派”主将倪方六关于“有一位河北专家手里有能证明安阳曹操墓是造假的铁证”这一说法时,刘庆柱显得很镇定,“那23位学者都没有一个是专业从事考古的。而且,我也听说他们有录音证据,如果有,就请亮出来。”

 

 河北仍在规划“曹操墓田”

 

在采访了山大老教授后,让人很容易就联想起由于利益迸发而出现的一场场纷争——河南、河北的曹操墓所在地地域之争。这次在苏州召开的“打曹”论坛,是由河北邯郸古邺文化研究会等单位共同主办的,而在之前,一直强烈反对河南安阳曹操墓的声音,主要也来自河北。记者没能查到“河北邯郸古邺文化研究会”的具体信息,但是从“古邺”两个字来看,则肯定是和曹操有关系的,据了解,河北邯郸市组织开展曹操墓的论证已不是第一次,在此之前邯郸就有一个“曹操墓发现与邯郸地方文化”研讨会,还形成了书面的会议纪要。

而今年5月14日,两地的地域之争愈加明显。《河北经济日报》曾刊登过一篇宣传邯郸市临漳县的文章,从该稿的表述中可见,该县准备重点打造的景点中,“曹操墓田”赫然名列其中。而临漳的曹操墓田显然非安阳的曹操墓。于是,这就需要“古邺文化研究会”挺身而出,为“临漳文化旅游业发展寻求有力的理论支撑”。根据这一系列前因后果不难判断,此次“三国文化全国高层论坛”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产生的。在这样一个论坛上,出现对安阳曹操墓质疑的声音,也就不足为奇了。

长期暗访西高穴村

河北学者称握有造假铁证

据来自燕赵都市网的最新消息称,中国三国文化研究中心顾问、河北籍学者闫沛东已宣布他有指正河南安阳曹操墓为假墓的人证和物证。

据称,闫沛东本应邀同意参加苏州论坛,但最终未能成行。而在曹操墓考古发掘时,他就到西高穴村做了长期暗访。闫沛东说截至目前,他手里掌握着能足够证明曹操墓造假的人证及物证。人证方面,有河南安阳西高穴村某村民,他是河南考古队发掘西高穴“二号墓”(即所谓“曹操墓”)雇用的民工,见证了两年来,村、乡、县直至市级相关方面介入流通假文物的过程。

物证方面,闫沛东透露,他手里握有河南考古队去年在南阳地下造假窝点几次伪造石牌的部分模具,包括南阳造假者参考用书《三国演义》,书中还记有造假一方和西高穴方面联系方式。他根据相关线索,追踪到北京潘家园市场某摊位,一个来自南阳的“假文物贩子”就可订制和“曹操墓”挖掘出来的刻有“魏武王”字样的一模一样的石牌。

另外,援引闫沛东接受媒体记者采访时的话说,目前他仍在收集更多证据,形成证据链条,以足证“曹操墓”是弥天大谎。一旦公布“铁证”,他深知颠覆“曹操墓”意味着什么,“即使全部公开证据,维护真理尊严,我的命运也注定是一场悲惨的结局”,毕竟期间牵涉人员众多,且能量不可低估。

在最近关于曹操墓真伪的争论,最主要的3点在于:墓中发现的对曹操的称谓、画像石的制作手法及真伪和鲁潜墓志铭的真伪。为此,刘庆柱向记者一一阐述了他的反驳意见。

争论点

“打曹派”林奎成:

不可能有“魏武王”

这个称谓

记者援引之前其它媒体采访“打曹派”干将、河南开封文联书画委员会主任林奎成的话说,他考证了古人名号由来后,觉得在曹操死亡的那个时期,是不可能在墓葬中放一块刻有“魏武王”字样的石牌,所以这块石牌有明显的冒充嫌疑。

“挺曹派”刘庆柱:

考古中很多

都是未知数

对于这个论断,刘庆柱表示:“在考古过程中,有很多都是未知数,那块刻有‘魏武王’字样的石牌也是一样。”而且,在一些史书中也有提到过“魏武王”这一称谓,所以这个关键证据也并非像他们说的那样,是伪造的。

争论点

“打曹派”黄震云:

画像石是用电锯锉的

中国政法大学的黄震云教授一直研究魏晋文学,而此次也出现在了“打曹派”阵营中。黄震云教授之前在苏州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他早在2008年就看见过河南安阳为曹操墓做的广告,可那时曹操墓并未正式发掘,他们怎么就确定这个墓是曹操墓?此外,他说从曹操墓一些已公布的画像石图片中看出,该画面是仿照山东嘉祥的汉代画像石。由此,他认为那些证明该墓是曹操墓的物证都是用电锯锉的。

“挺曹派”刘庆柱:

我们是经过

微痕研究的

“他们就没见过实物,就将结果随口说来。”刘庆柱告诉记者,他们对于这些具有重要意义的物证都做过微痕研究。“都是使用专业仪器做的,要是还不信,他们可以去对石牌等物证做年代测试。”此外,至于一些学术论文上对于曹操墓的论证,“打曹派”也有不少疑问。但刘庆柱依旧淡定的告诉记者,其实自1998年开始,就陆续有对曹操墓所在地的学术论证了,所以这也不是“打曹派”能推翻河南安阳曹操墓的关键点之一。

争论点

“打曹派”李路平:

鲁潜的墓志铭

是伪造的

对于证明曹操墓的重要证物之一——1998年便已发掘出土的鲁潜墓志铭,“打曹派”也对它提出了质疑。援引江苏省书画鉴定委员会的主任委员李路平的话说,鲁潜墓志铭只是安阳文物贩子为了卖出好价钱,埋在安阳西高穴村一带的。而且墓志铭是用来记载亡者生前事迹并埋入墓中的,为何偏偏这个鲁潜的墓志铭写了它就在曹操墓的一侧?而且并未被埋入墓中?

“挺曹派”刘庆柱:

墓志铭上

表述方位很正常

对此,刘庆柱表示,墓志铭上表述墓葬的方位,这是一个很正常的事情,“鲁潜用曹操墓来做坐标表示方位,很正常。”而记者也联系了济南市考古所的郭俊峰老师后得知,其实墓志铭开始流行的年代是从魏晋开始的,魏晋前也有,在墓志铭上标识该墓的方位也正常。

学术之争的背后

是利益之争

山大老教授:

学术之争的背后

是利益之争

随后,记者采访了山东大学的一位不愿透露姓名、从事考古工作多年的老教授,对方表示,他并不想对曹操墓的真假做以过多的评论,因为在他看来,曹操墓的真伪还有讨论的空间,他还持保留意见。而当记者问及,为何至今还有那么多人对曹操墓的真伪加以质疑时,这位老教授则表示:“中间可能有很多因素,一方面是学术之争,另一方面,我们也不排除学术的背后还有利益之争。但这次公布确定河南安阳确是曹操墓的过程,我们感觉的确有些仓促。”

据了解,面积近800平方米的“高陵博物馆”即将开放,安阳方面前后投入资金近2000万元,且“高陵旅游”业已被先期开发炒作了一轮。按照安阳方面和考古队的消息,西高穴大墓出土文物总共也不过250件,经“整理”也只有400件,其中并没有重量级的东西,也没有足以证明墓主的凭证。安阳方面已将曹操墓的票价定为每张60元。有人算了一笔账,100张就是6000元,即使1天仅卖出1000张,一月就会收入180万,一年就是2000多万,更何况每天参观的人数或许远不止此。

继续考古论证

暂停商业开发

学者陶短房:

继续考古论证

暂停商业开发

昨天晚上,旅居加拿大的中国专栏作家,现为《纵横周刊》非洲问题研究员陶短房也发表了《曹操墓真伪之争与地方考古产业化》一文。文中,陶短房列举了长沙马王堆汉墓、临沂银雀山汉墓和鱼山陈思王曹植墓等事例,用以指出安阳方面和“挺曹派”在确定曹操墓这个问题上,显得有些过于着急。

鉴于事涉经济利益,本着当事人回避的原则,有关主管部门应考虑组织中立、权威性专家团,对西高穴墓的考古过程、成果进行一番梳理,并尽快给出一个有公信力的交代,而在此之前,考古研究工作可以继续,商业开发和为此目的展开的项目、投入的款项,则都应暂停。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编辑:马翠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1 热点图片2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