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科技体制困局:科研生产“两张皮”现象严重
2010年06月12日 11:27新华-《瞭望》 】 【打印共有评论0

院士解析科技体制困局

在中国科学院和中国工程院院士大会上,面对中央提出的“构建完整的创新体系”的战略目标,多位院士向《瞭望》新闻周刊表示:破解科技体制困局已刻不容缓

“1985年开始的科技体制改革,最初的指导思想是要落实‘两个面向’的方针,即科学技术面向经济建设,经济建设依靠科学技术。现在回头看,改革取得了很大成绩,但不可否认的是,也带来了一些没有想到的问题。实际情况与我们当初的设想有一定差距。”刚刚卸任的中国工程院副院长邬贺铨院士在接受《瞭望》新闻周刊采访时坦言,如果不能很好地解决这些问题,势必影响我们的科技发展,影响我国实现创新型国家的建设目标。

我国科研体制改革已走过25年的历程。这期间,我国社会经济发生了巨大变化,科研实力也得到大幅提升。但面对国际经济和科技发展的新形势,面对资源能源、生态环境、气候变化、产业结构调整等一系列问题给我国带来的巨大压力,我们的科技界是否做好了准备?我们的科技体制是否做好了准备?现行的科技体制所依赖的框架模式是否反映了科技发展、创新发展的规律?现有的科技体制能否适应外部环境的变化,促进科技的发展?这一系列问题一直是我国院士群体十分关心的重大问题。在6月7日~11日召开的中国科学院和中国工程院院士大会期间,多位院士向本刊记者表达了对科技体制和科技政策的关切。

院士大会期间,中国科学院院士王志珍所作的《关于我国科技体制与政策问题的几点思考与建议》报告,引起了与会院士们的热烈反响。“这份报告是中国科学院学部咨询评议工作委员会去年设立的《中国科技体制与政策》重大咨询项目,责成我牵头组织院士专家进行探讨和研究,向国家反映科技工作者对科技体制和政策问题的真实看法和建议。”王志珍表示,这个报告“只是一个阶段性研究成果,是针对我国现有的科技体制的若干深层次问题提出的一些初步思考和建议,今年底会形成一份比较正式的咨询报告”。

改革得失

邬贺铨向本刊记者介绍说,我国的科技体制最早是学习前苏联的,“12年科技远景规划”的制定和实施,使我国的科技事业发生了历史性的飞跃,我国在主要的学科和技术领域几乎都有布局,科研院所也建了很多,有了一支门类和学科比较齐全的、从事现代化科学研究的科研队伍。“文革”时期,我国的科技事业遭到重创。改革开放后,中央陆续出台一系列促进科技发展和人才培养的政策,但科研与产业脱节的问题一直没有解决,科研生产“两张皮”的现象十分严重。

“当时的指导思想,就是要解决这个问题,推动二者的结合,采取的方式就是让研究院所转制,一部分院所进入企业,或自身变成企业,这是当时的指导思想。另外,完全靠国家经费支撑科研是远远不够的,需要院所直接面向市场,到市场中去争取科研经费。当时的出发点起到了一定作用,比如一些院所进入企业后,面向产业需求的压力加大了,开始主动把科研成果变成产品,有些转制比较成功的院所,甚至已经成为很好的企业,而且它从横向所获得的经费比从纵向得到的国家经费还多。从转制的角度看,原来这两点设想是实现了。”邬贺铨回忆说,“当时也提出企业应该成为技术创新的主体,把企业变成主体后,科研院所可以配合企业工作,但当时没有想到的一个问题是,我们的企业长期以来是在计划经济体制下生存,它的研发力量十分薄弱,这使它在短时间里难以承担起技术创新主体的重任。”

“高校和科研院所也是创新的主要力量之一,但他们的考核目标不同,比如中科院的定位是知识创新,重点是基础研究,即便是研究一些应用技术,也并不是直接做产品。通常高校和院所的研究目标还到不了产品的程度;而多数企业又还没有能力直接承接院所的成果并将其转化为产品,中间环节缺失的现象严重。转制前,原来的应用性研究院所实际上起到了中间环节的作用。而转制后的院所变身为企业了,它把过去的服务对象,变成了行业里的竞争对手。他们本身的收入待遇可能都提高了,但相对而言,它对行业、对国家的贡献在一定程度上被放到次要的位置。从这方面看,院所转制以及科技体制改革,不可否认是带来了一些没有想到的问题。”对此,邬贺铨不无忧虑。

邬贺铨告诉本刊记者,“现在有人建议,把转制了的研究院所再转回来,这不可能,因为他们很多已经企业化了;还有人建议,把院校的工科研究所向产业方面转,这也有难度。因为院校的研究所定位不是直接做产业,他们更愿意做发表论文的工作。发表论文了,只是说验证技术原理是可行的,但能不能把实验室的成果大规模放大、变成产品?这之间还有很大距离,而后者更多的是要解决生产、工艺方面的技术。如果不了解产业,关在学校、研究所里是做不出来的。这个过程中有很多是重复性工作,不太好写论文。所以,一定意义上,学校内部也没有把这项工作当成它的主要目的。”

邬贺铨指出:“新教改纲要出台前的一段时间,高校究竟要办成什么样的学校,目标是不明朗的。‘文革’时期,曾提出要教育和生产相结合,培养有社会主义觉悟的劳动者和建设者,后来不提了;此后有一段时间,一些有实力的高校提出要办成国际一流大学,培养科学家,但没有人提学校要培养工程师,学校也不把面向企业、支撑企业的产业发展作为高校自己的使命,他们办企业或搞技术转让更多的是作为增收的手段。一些有能力的老师都希望去当教授、当研究员,很少有人愿意去做技术成果的孵化工作,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学校面向企业、为企业服务。”

“胡锦涛总书记在院士大会所作的报告中明确提出,要‘提升知识、技术转移转化和规模产业化能力,形成更多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创新技术,构建完整的创新体系,牢牢把握发展主动权’。以前提创新比较多,现在提‘构建完整的创新体系’,也从另一方面说明我们的创新产业链里面有薄弱环节,我们现在的创新体系是不够完整的。”邬贺铨分析道,“科技体制改革就应朝着构建完整的创新体系去努力,要高度重视中间环节的缺失。现在国家发改委、科技部等部门已经认识到这个问题,希望通过建立国家工程实验室、国家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国家重点实验室等弥补这个不足。但目前,有些实验室还是依托学校、研究所,而他们为企业服务的理念不强,实验室基本上还是为自己的定位服务,没有达到面向行业的创新体系的目的。如何构建完整的创新体系,还需要继续深入探索。”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孙英兰 编辑:黄镰锋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1 热点图片2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