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资讯 > 大陆 > 正文
茅于轼回应学费话题 称迎合大众不是学者的责任
2008年01月09日 10:26 】 【打印

 

南都:可能这是个比较理性化的想法,实施起来却很容易变形。比如拿到助学金的人,可能是某些权力阶层的亲戚。

茅于轼:这是很浅显明了的,我们需要改进实施的办法,但是道理是不会错的。

旁白:茅于轼先生最近备受诟病的,还有他在本报发表的评论《为富人说话,为穷人办事》,他在文章中写道:“有这么多人反对保护富人,我更觉得有保护富人的必要。因为的确有一批人准备打倒富人,再次剥夺他们。”此文发表后,激起一场风波和激辩,并被南方周末评为2007年度最受瞩目的评论之一。

我为什么“要为富人说话”

打倒富人是没有好处的。我们要为穷人做事,解除他们的困难,这个社会就好了,我最初的出发点就是这个。但现在的社会正好相反,是为富人办事的多,为穷人说话的多。

南都:这篇文章引起的风波,在你意料之中吗?

茅于轼:没有预料到。

南都:那你写这篇文章的初衷是什么呢?

茅于轼:中国的贫富矛盾需要缓解,那么我们需要为富人说话,因为打倒富人是没有好处的。一方面我们要为穷人做事,解除他们的困难,这个社会就好了,我最初的出发点就是这个。可是我感觉这个社会正好相反,是为富人办事的多,为穷人说话的多。这样为富人办事又有利,为穷人说话又有名,大家都奔着这条路去了,当然要为穷人说话,但是更重要的,是怎么样去帮到他们。

南都:那你感觉为什么文章一出,引起的反弹会这么大?

茅于轼:剥削理论害人。

南都:为什么大家会对富人这个字眼这么敏感?

茅于轼:过去我们把富人打倒了,全世界都是穷人造富人的反,可是把富人打倒了,一小部分穷人变成了富人,世界上还是分穷人和富人,然后历史重新再来一遍。但是我们过去是造富人的反,全部人都变成穷人。

南都:你觉得有人想打倒富人,有这样的人吗?

茅于轼:有。很多人都有这种心态。还有人想回到过去的时代。民粹力量跟我们过去的历史有关系。这是非常大的危险。这是我的看法,不知道对不对,从逻辑上讲,肯定是有关系的,从1949年到1978年,我们都是这么干的。

南都:之所以这么多人反对为富人说话,也说明现在的贫富差距已经成为一个很大的社会问题。

茅于轼:确实是一个很大的问题。这是不可避免的。我说的不可避免是这样的:农民靠土地能有多少收入?进城打工,收入就会提高,大的差距是农村和城市的差距,农民内部差距不是很大,城市内部差距也不是很大,但是两个放在一起,差别就是很大,这是城市发展快农村发展慢必然造成的。

南都:你认为这是不可避免的吗?还有一种观点认为目前社会贫富差距巨大,这是因为我们过去在特殊时期采取的特殊政策造成的。

茅于轼:你说的也不见得错。我们不能说所有政策都是对的,现在贫富差距这么大,不能说跟政策没有关系,但是我不认为是主要关系。主要关系是农村收入低,城市收入高,中国有七八亿农民,全变成城里人是不可能的。最近这些年有2亿多人变成了城里人,这已经了不起了,全世界没有哪个国家的城市化有这么迅速,在农村还有7亿人,他们收入就是低的,你有什么高招?你没有高招,你只有一条路,就是开保姆学校,让他们尽快进城,这是一条路子,还有一条路,就是把富人的钱没收了给穷人,这条路显然不能走。

南都:你觉得哪些方面,我们本来可以做得更好?

茅于轼:大家痛恨富人,痛恨的不是正当的富人,比如姚明,他很有钱,可是我们还爱他,我们恨的是以权谋私,贪污腐化,这些我们应该做得更好一些。

南都:大家激烈地反对为富人说话,也因为现在的很多富人都是有问题的,或者是依靠权力的。

茅于轼:确实很多富人是来路不正,但是我不认为是大多数。这么多汽车,这么多房子,买的都是有钱人,但是他们都是贪污腐化的?我不这么看。贪污剥削创造不了财富,只是财产的转移。

南都:一个现实是,真正能伤害富人利益的往往是权力,是朝令夕改、不公正透明的操作等等。

茅于轼:我的意见是两种力量都有。

 

匿名发表 隐藏IP地址

   编辑: 谭不
更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