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资讯 > 大陆 > 正文
茅于轼回应学费话题 称迎合大众不是学者的责任
2008年01月09日 10:26 】 【打印

现行学费是富人搭了穷人便车

茅于轼接受本报专访,回应“赞成提高高校学费”及“为富人说话”等焦点争议话题,

茅于轼

当代著名经济学家。1929年1月14日出生于南京,父亲茅以新是铁路机械工程师,伯父茅以升是桥梁专家。

1975年开始从事微观经济学研究,1979年50岁时创立择优分配理论,被称为“微观经济学的中国版本”。1985年出版《择优分配原理》。1993年参与创办北京天则经济研究所,并任所长、理事长,现为该所常务理事。

1993年起,在山西创办“龙水头村民互助基金”,具有尤努斯乡村银行特征的小额贷款试点开始摸索中国特色。2003年,74岁时又创办了北京富平家政培训学校。

著名经济学家茅于轼去年在本报的评论《为富人说话,为穷人办事》引发诸多争议,近日被南方周末评为2007年度评论,1月5日茅于轼在做客广州“岭南大讲坛·公众论坛”作《国富国穷―――制度和中国的经济改革》的演讲时,又一语惊人,表示赞成提高高校学费,以增加更多奖学金和助学贷款来解决穷人上学的问题;也赞成电费提价,然后用提高最低生活标准的办法补助穷人。此言一出,互联网上又引起一片争议和谩骂声,茅于轼何出此言?他如何看待为富人说话,为穷人办事?带着这些问题,茅于轼接受了南方都市报记者专访。

提高学费是为了只补助穷人国家补贴不该给交得起学费的人。要提高学费,让交得起学费的人自己承担,多出来的钱,拿来帮助穷困的人。你要扩大能够享受补助的范围,办法就是提高收费

南都:茅老,这两天您关于赞成大学收费提高的理论,引起非常多的争议,不知道你注意到了没有?

茅于轼:我看到了。很多人认为学费不能涨,国家应该补贴大学,但是国家补贴的钱是天上掉下来的吗?其实这些钱都是老百姓纳的税。

南都:关键是现在国家补贴给高校的钱并不多。

茅于轼:那是不是国民纳的税太少了呢?

南都:我觉得主要是分配的问题。

茅于轼:这话不错。国家收的税,很多用得不合理,这涉及到很大的问题了,不光是学费的问题了。现在学生学费的问题,国家是给补贴的,平均下来看,一个学生一年自己交的学费是7000块钱,国家补贴的是14000块钱。

南都:你觉得国家不该补贴这14000元?

茅于轼:这14000元不是天上掉下来的(重复了一遍),是老百姓纳的税。在现有的条件下,这14000元补贴给谁,这是个问题。补贴给教育是应该的,这没错,但是补贴给谁呢?不该补贴给交得起学费的人,而是补贴给交不起学费的人。这部分人,如果钱多的话,应该照顾得更广一些。所以要提高学费,要让交得起学费的人自己承担。这部分多承担的钱,拿来帮助穷困的人。汤敏(亚洲开发银行驻中国代表处首席经济学家)有一句话讲得很简单,富人搭穷人的便车,要补助,就只能补助穷人,而不要补助全社会。现在的政策好多都是这样的,富人搭了穷人的便车,穷人的声音很响亮,很有力,富人说,我也赞成,但是最后谁得到的好处最多?是富人。

南都:大家之所以反对涨价,一个现实就是,觉得上大学费用吃力的并不仅仅在于你所说的10%-20%的比例,更多的工薪阶层是在勉强支撑一个孩子的大学费用。对他们来说,又是补助和救济的真空。

茅于轼:你要扩大能够享受补助的范围,办法就是提高收费。

南都:那你觉得补助的范围有多大才算合适呢?

茅于轼:这个我没有研究,但这是一个方向。从原则上讲,就是穷人想要得到更多的照顾,那么必须刹住富人搭穷人便车的现象。

南都:现在来讲,补贴的钱能不能公平地到达需要帮助的人手中,也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茅于轼:这就需要一个公平的办法。

南都:要想找到这个公平的办法,是个难题。事实上,很多受到照顾的,并不是穷人,而是有特权的人。

茅于轼:举个例子,还是供电的问题,穷人用30度电,富人用300度电,现在供电价格不涨,甚至下降的话,谁得到好处了?还是富人。取消了富人的用电补贴,政府就可以把这些钱拿来补助穷人。穷人现在最低的生活标准是300元,可以提高到400、500元。

 

<< 前一页1234后一页 >>

匿名发表 隐藏IP地址

   编辑: 谭不
更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