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菲总统3年未就香港人质事件道歉 被指冷血沉默

2013年10月08日 23:58
来源:央视《新闻1+1》

'正在加载中...'

《新闻1+1》2013年10月8日——香港人质事件“冷血”的沉默

解说:香港游客在菲律宾马尼拉被枪杀,电视直播,残忍记录整个事件过程,这就是三年前的香港人质事件。

遇难者母亲:我每天晚上都会想起我的儿子。

解说:道歉、赔偿本是死者家属和伤者的最基本诉求,但菲律宾为何始终不予回应?

菲律宾总统阿基诺三世:你这是你的(道歉)文化,你会这样做,但在我们制度,我们不会为他人承认过错。

解说:记者追问,沉默应对,正式会见态度强硬。

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梁振英:从他们的角度来看,已解决,我不同意这个说法。

解说:外交部发言人就香港人质事件表达中方立场。《新闻1+1》今日关注香港人质事件“冷血”的沉默。

特约评论员白岩松: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1+1》。

谁也没想到在印度尼西亚举办的APEC会议上,把一个三年前发生在菲律宾马尼拉香港人质事件再次推到了所有公众的面前。

更让我们感到困惑的是,都三年时间过去了,当初菲律宾方面显然解救人质方面并不成功,这样的一个过程,最后导致八名香港同胞不幸在那个事件遇难,到现在为止居然没有道歉,没有赔偿,而对相关责任人的处理也显的非常的轻描淡写。

那么我们就必须要追问了,为什么三年时间都过去了,这一切几乎都没有做呢?是的,香港记者也是这样追问的,今年我们的关注就从这个追问开始。

记者:你会不会见梁振英?你会不会就马尼拉事件向香港人道歉?你可以回答吗?你漠视香港人吗?已经三年了。

解说:被香港记者追问的是菲律宾总统阿基诺三世。面对记者的问题,阿基诺三世并没有停下脚步,更没有回答问题,而是选择了沉默。这是发生在APEC领导人峰会期间的一幕,那么,香港记者为什么要在这样的场合向阿基诺三世提出这样的问题,香港人质事件不是过去了已经三年了吗?事发后,香港记者协会主席岑倚兰对外界表示,香港记者之所以会问这样的问题,是因为菲律宾政府尚未对八名港人在菲律宾警方解救行动中死亡做出令人的原因满意的解释,在巴厘岛的香港记者只是履行自己的责任。

记者:你会不会见梁振英?你会不会为马尼拉事件向香港人道歉?你可以回答吗?

解说:三四名记者,四五个问题,也再次将三年前的那场悲剧推到了人们的面前,对于这样一次采访,事后,菲律宾总统阿基诺三世的发言人给出的定性是,香港传媒当时的行为,超越道德界限。

记者:你漠视香港人吗?已经三年了。

解说:10月6日,一个追问提到了三年前的香港人质事件,那么在那一次事件发生后,这三年来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评论员白岩松:居然说记者的那几个提问超越道德界限,那我们就一起来看一看到底这些提问是怎么超越了菲律宾方面认为的道德的界限。是声音很高吗?刚才我们听同期声来看的话,声音不那么高的话,恐怕自己都听不见。而且记者这种采访当然就是围追堵截了,你有权不回答,但是你没有权利去要求记者不提出问题,更何况三年时间过去了,我们每一个人都有这样追问的冲动。

我们来看看香港记者问的这几个问题。你会和梁振英见面吗?你会不会为马尼拉事件向香港人道歉?可以回答吗?你是漠视香港人吗?已经三年了,可以回答我们吗?是啊,已经三年了,可以回答我们吗?我们仔细看这五个提问,都是记者正常的这种提问。但是却得到菲律宾方面的总统阿基诺的发言说,超越了道德界限,不知道他们的道德界限是怎么划的这一道,接下来我们就回顾一下三年前在马尼拉发生的那一起人质事件。

解说:2010年8月23日,菲律宾首都马尼拉的市中心,一辆载有25名游客的香港旅游团大巴,突然被一名枪手劫持,当时车上有21名香港游客,最大的72岁,最小的只有4岁。在经过了长达11个小时的对质后,该事件最终以流血收场。事件中有8名香港游客被被枪杀,6名游客受伤。这就是三年前香港人质事件,当时这一事件也通过电视直播,残忍的展示在世人面前。但是,三年后的今年,这场人质事件仍在刺痛着所谓人的心,特别是对死者家属和伤者来说,该事件更是一块随时被揭开,随时被撒上盐的伤疤,看不到愈合的希望。

遇难者谢廷骏母亲:我无法忘记我的儿子,每年晚上都会想起他,菲律宾政府一直没有任何表示,我们不能接受。

幸存者易小玲:我们依然很愤怒,因为我们从未收到过来自菲政府哪怕一字一句的道歉。

解说:三年来,道歉、赔偿、惩处,保证类似事件不再发生。面对死者家属和伤者提出的最基本诉求,菲律宾方面却始终冷漠回应。而死者家属和伤者也从未停下奔波的脚步,为的就是要讨会一个公道。就在一个多月前的8月22日,该事件民事追讨期限的最后一天,部分遇难者家属及伤者上诉香港高等法院,启动追讨程序,起诉9名被告,包括菲律宾政府以及8名事件责任人,尽管困难重重,但是他们仍然表示上诉。

声音来源:遇难者家属谢志坚:其实菲律宾司法部,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已经很明确指出,是他们七位官员的严重失职,导致惨剧发生,菲律宾政府在此事上应承担应有的责任。

解说:遇难者家属和伤者提起诉讼后,第二天到菲律宾到驻香港总领事馆直接递交传票,菲律宾驻港总领事馆大门紧闭,没有人接收他们的传票,无奈之下,他们也只能将传票放在大门口。然而直到今天,面对这份起诉,菲律宾政府仍然没有任何回应。

三年前,面对突然发生的悲剧,阿基诺三世在当天举行的发布会上曾经说,菲律宾政府将立即对整起事件展开调查,一个月后,菲律宾政府给出了调查结果,并承认在解救人质过程中存在多处失误,并且阿基诺三世曾发表讲话表示,人质事件发生时,菲律宾警察部队,由他直接管理,他本人应该为人质事件承担全部责任。

阿基诺三世:在那天(8月23日)结束时,我应该为所有发生的一切负责。

解说:嘴上说要负责,但行动呢?既没有道歉,也没有赔偿。对于香港政府的多次交涉也始终没有积极的回应。三年时间已经过去了,这一时间的处理,到底要拖到什么时候?

今年7月10日,香港特区政府保安局局长黎栋国在接受香港立法会质询时表示,香港政府敦促菲律宾政府妥善回应遇难者家属提出的四项要求。然而三年来,面对香港特区政府21次与菲律宾当局的跟进,菲律宾政府至今没有确切的回应。持续跟进却看不到突破,无声似乎已经成为发生菲律宾政府对香港人质劫持事件一以贯之的态度。

评论员白岩松:三年,三年的时间可真是不短。那我们来看看死者的家属和伤者提出的这种诉求是什么?四点,第一个正式道歉,第二个,作出赔偿,第三个追究责任,第四个,确保避免同类事件再次发生,我们怎么看,这都是非常合理的要求。

我们再来看三年的最后一天,因为根据香港的法律超过三年的话,就没法提起诉讼了。死者的家属和伤者在在今年的8月22日,也就是三年的最后这几乎是一天了,提出了这样一个诉讼。控告的对象包括,马尼拉市长、马尼景区的总警司、马尼拉地方的警察局局长、菲律宾总警长、内政部副部长、马尼拉市副市长、人质事件谈判负责人,特种部队的负责人等等。那么,为什么要起诉这些人,其实我们可以透过菲律宾方面公布的一个调查报告去感受一下。

那显然是一次非常失败,甚至说很难拿到台面上来去说的一次解救。这里的漏洞太多了,这还是菲律宾方面公布的。马尼拉市长没有能及时启动危机管理机制,营救人员没能恰当的判断绑匪所提出要求的性质,然后谈判破裂之后,按理说这是最危险的时刻了,负责解救人质的人员,无法联系上绑匪,为什么呢?因为当时当地的媒体正在连线那个绑匪来进行采访直播。然后马尼拉市长下令逮捕绑匪弟弟是导致门多萨开枪打死人质一系列事件的最直接原因,这处理的够笨的吧,再来看一个最荒唐的,马尼拉市长和人质解救行动地面总指挥在关键时刻离开岗位、去饭店吃饭,造成指挥、决策的真空等等。这只是中间列出的一些条,我们就能看这是一种什么性质的解救。因此,死者的家属和伤者也就提起了这样一个诉讼,不过它一定并不容易,接下来我们马上要连线的是本台驻香港记者刘楠,刘楠你好

香港本台记者刘楠:岩松你好。

白岩松:就这次这个提起诉讼的,你觉得向前推进的难度主要体现在哪儿?

刘楠:我想说到难度首先就是有一系列基本的认定我们看到还没有搞清楚,那么从昨天的这个梁振英和菲律宾总统阿基诺三世的会面中,我们就能够感觉到双方所存在的这种巨大的分歧。比如说在这次会面中,菲律宾方面一上来就表示说,他们认为事情已经解决了,而实际上我们身处香港可以非常清楚的感觉到,其实三年来从这个遇难者的家属,从香港社会的方方面面,从香港特区政府,包括从我们中国外交部所发出的声音,我们能够得出的事实显然和菲律宾方面所说的是不一样的。我们也看到刚才那个短片也一直在说,三年来这个菲律宾人质事件的家属,他们的这个诉讼和他们努力的脚步其实一直没有停止过,而之前我们也在对马尼拉人质事件中的遇难的导游团的领队谢廷骏他的家人进行过采访,可以说这是一个普通的香港的中产家庭,而对他们来说,那么一次的飞来横祸可以说对这个家庭在心理上和现实的经济层面,都给他们造成了非常非常重大的打击。

那刚刚你在节目中也提到了,今年8月份,遇难者家属向这个香港的最高法院提出上述,他们上述的依据就是菲律宾政府所发出的这个独立的调查报告,这些细节刚才你所提到的,我们看到应该是一个已经很充分的一个事实和细节,不过另外一方面我们看到,实际上调查报告只是对于那个时间发生的这种事实的一种认定,而菲律宾政府目前依据这个调查报告,其实从来没有过对于这个责任人的责任所进行确认,而官方也从来没有表示过要对这个事件负责。我们可以看到在事件的发生之后,部分的菲律宾官员实际上遭到了解雇。不过像你刚刚所提到的,时任的马尼拉市长还有整个行动的总指挥,这样一系列做出过荒唐举动的这种重要的和高层的官员并没有遭到问责,而现在时任的马尼拉市长已经按照正常的退休程序离开了公职退休了,我们也看到这样也使这个事情后续的责任的认定可以说是难上加难。还有我想说曾经菲律宾政府有一种说法,他们认为在整个的事件中只有开枪射击的枪手才是造成事件的责任人,我们可以看到这样的一种思维方式,或者是这样的一种说法,只能是给遇难者家属还有整个社会的伤口上撒盐,而不利于事件的最终解决。

白岩松:三年时间过去了,我刚才节目一开始的时候说,可能很多的观众朋友都“啊,居然三年时间还没有道歉,还没有赔偿等等”。那么香港在推进这个事情的方面,它的挑战又是什么?难度在哪儿?

刘楠:我们可以看到香港特区政府,还有包括我们这个中央政府,在三年中其实也是在一直推进整个人质事件的解决,刚才也提到了一个数字就是三年中21次通过菲律宾的领事馆来促请菲律宾政府,来严肃得跟进事件,但是这些请求、要求一直没有得到菲律宾方面的回应。另外,我们看到特区政府其实也还使用着其它的一些方式来表达自己的诉求,比如说,特区政府一直维持着对菲律宾的旅游黑色预警,这也就意味着菲律宾政府其实在三年之中,为此付出了巨额的经济代价,我们可以看到就连菲律宾政府自己的官员也自嘲地说,现在菲律宾对于香港人来说就是第二个叙利亚,因为到目前为止,香港只有对叙利亚是维持着旅游的黑色预警,但是就是这三年的过程之中,特区政府可以说已经使用了官方的督促,还有包括现实经济利益的促使,但是仍然没有得到菲律宾方面对问题作出最终的解决。而刚才你也提到了,在今年的8月之后,这个遇难者的家属已经向香港最高法院提起了诉讼,诉讼中他们除了最初的道歉要求之外,还提出了数以百万计的,要求菲律宾政府要做出国家赔偿。可以看到整个事件的解决,在我刚才我提到的,基本事实和基本责任确认的基础之上,还要现实支付巨额的国家赔偿,所以我们可以看到这个事件的最终解决更是具有难度。

白岩松:好,非常感谢刘楠在香港给我们带来的分析和相关内容的介绍,谢谢。其实在这个时候我们依然要追问,难道还要再等三年吗?第一个短片当时香港记者就追问你会见梁振英吗?在这次的APEC会议上,最后可能是迫于某种压力,阿基诺三世倒的确跟梁振英见面了,但是结局用梁振英自己的话来说,些许进展,不要太早有期待,而且在见面当中,阿基诺居然再次强调不道歉,意味着不符合他们的文化传统,菲律宾这是个什么文化传统,我们再来继续关注。

解说:昨天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梁振英与菲律宾总统阿基诺三世进行了40分钟的会面,其中最主要的议题就是三年前的香港人质事件,表达哀悼,深刻遗憾,但不会做出正式道歉,这是昨天阿基诺三世在会见中表达的态度,今天早上梁振英会见了香港媒体。

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梁振英:菲律宾政府认为这件事,从他们的角度来看已解决,我不同意这个说法。

解说:梁振英说对于三年前发生的香港游客人质事件,虽然阿基诺三世拒绝道歉,但对方还是同意商讨人质事件,双方会在尽短时间内开始有关工作。

梁振英:四个诉求,道歉、赔偿、惩处,保证类似事件不再发生。

解说:菲律宾总统阿基诺三世的态度引发人质事件死者家属的强烈不满。

香港人质事件死者谢廷骏兄长谢志坚:他在借事件的拖延,然后尝试讲到整个事不管他事,我觉得这是很不负责任,其实菲律宾司法部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已经很明确指出是他们七位官员的严重失职,导致惨剧发生。菲律宾政府在此事上,应承担应有的责任,当会谈都未开,他们的态度已这样不负责任,我对成果也存疑。

解说:而就在两天前的10月6日,面对追问人质事件的香港记者,阿基诺三世也同样态度冷谈,始终只与身边人攀谈,毫不理睬记者的提问。

昨天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也就香港人质事件表达了中方立场。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表示,中国政府在香港人质事件上的立场是一贯而明确的,将会敦促菲律宾政府高度重视受害者家属要求和关切,采取切实有效措施,尽早拿出妥善解决问题的办法,中方支持香港特区政府与菲律宾政府就此事保持密切沟通和协商,并以通过外交渠道向菲方表达了上述立场。

白岩松:我们来看看阿基诺三世的这几次针对人质事件的说法,在2011年的时候,当时一周年,阿基诺三世表示惨剧是由枪手门多萨一人造成,并不是菲律宾全国,国家不应该为了一个人的犯错而道歉。这个时候他已经埋下了不道歉的伏笔。第二年的5月阿基诺三世接受美国有线新闻网访,承认当年可处理得好一点,但拒绝就事件道歉。其实这两个是矛盾的,处理得不好,就因为这一个因素都该进行道歉。然后这次见香港特首,对香港人质事件表示哀悼及深切遗憾,但事件中犯错的是枪手,自己不会致歉,亦不会就他人的错误道歉,而且强调是这个文化的这个特点。接下来我们就连线外交学院战略与冲突管理研究中心的主任苏浩,苏主任您好。

外交学院战略与冲突管理研究中心主任苏浩:您好。

白岩松:您怎么看待阿基诺三世的这个以文化为由的拒不道歉?

苏浩:我想阿基诺三世的这个说法完全是一种托词,我觉得菲律宾这么一种态度,这么一种说法,应该说非常不合情理,显得有点难以理喻,我觉得至少从三个角度来看,首先我觉得从正常角度来看,作为一个国家的代表者,一个政府,那么在这个国家的领土之内,外国的国民在这个地方受到了伤害、受到了被害、受到了严重的伤害,那么从道义角度来看,我想作为一个政府来看,对这个受害者应该给予同情,应该给予这么一种歉意,所以把这种歉意表达出来这是应该的。那么第二点我觉得,那么实际这个事件本身来看,当时的作案人他实际上是和菲律宾政府存在着问题,他也要求菲律宾政府提出解决问题的办法来,但是他却把这个中国的香港人,拿去人质,那么一个毫不相干的中国人,一个香港人,被受害了,那么确实就是跟这个事件没有关系,所以这种受害,一个无辜的受害者,那么在这个状态之下,作为一个菲律宾人来说,是不是也应该同样感到同情、是一种难受,也应该做出一种道歉,那么第三,我觉得实际上在这个事件处理本身过程当中,菲律宾政府实际上也存在问题的,那么他们在处理事件缺乏一种效率,缺乏一种及时的处理问题,甚至于实际上是政策上做法的失误、一种失职,所以从这个角度上,我想对菲律宾政府来看,也应该对这种失职的行为有所表示,所以我觉得他们作出道歉是完全应该做的。

白岩松:苏主任,这还有一个问题,在这种,你看我们注意到新华社的消息,华春莹外交部的新闻发言人,这次亚太经合组织领导人非正式会议期间,香港人特首梁振英在会见习近平主席时,提出请中央政府关心香港人质事件,习主席表示将与菲律宾政府跟进此事,然后华春莹针对记者这个提问给予了回答,您怎么看待一国两制下我们共同,中央政府和香港特区政府一起来面对这个人质事件的解决?

苏浩:确实,这个事件是我们中国人民及香港的一种悲剧,在外国造成这么严重的伤害,无论是香港特区政府,还是我们中央政府,我们中国人民全体来看,都表示非常严重的关切,也是非常深切和沉痛的哀悼,这种对菲律宾政府的做法是深切遗憾,所以我想中央政府同样也应该向菲律宾政府做出严正交涉,尽管过去菲律宾政府向中央政府提交过所谓的调查报告,但调查报告里并没有作出处理。

白岩松:好,非常感谢苏主任给我们带来的解读,时间就只能到这了,但是另一个时间我们要关注,当然不需要太久来得到菲律宾方面的道歉、赔偿。

[责任编辑:PN037] 标签:人质事件 香港人质 马尼拉
打印转发
 
凤凰新闻客户端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