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抗战中人民宁信谣言 不信国民党的真话?
2010年09月02日 11:58 凤凰网历史 】 【打印共有评论0

核心提示:国民党、国民政府本来就缺乏公信力。此函刊出后,人们大都视之为文过饰非的官样文章,不予采信,有关消息继续流布。但是,也有人相信,例如黄炎培。他在12月13日的日记中写道:九龙失守,诸友好多未他迁。最后一批飞机两架,一载航空公司职员,一载孔庸之夫人,携家具五十六件,狗九条,而许多待乘之客均不得乘,如蒋公开单指令离港之陶希圣、陈济棠、蒋伯诚等以及中委十余人均不得乘(后知狗非孔氏物,乃机师所有)。《黄炎培日记》,第7卷,华文出版社2008年版,第193页。括弧中的话显系后来所加。黄炎培当时是国民参政会参政员,不喜欢蒋介石和国民党,也为蒋介石和国民党所不喜。如果不是情况属实,他是不会随意加上这一句话的。

西南联大学生举行“倒孔”游行 资料图

本文摘自《找寻真实的蒋介石》  作者:杨天石  出版社:华文出版社

——一份不实报道引起的学潮一从抢救“要员”的飞机上走下来几条“洋狗”

1941年12月7日,日军偷袭珍珠港,太平洋战争爆发。同日,日军向香港发动闪电式的进攻,形势危急。当时,香港是英国殖民地,不少民国要人,包括国民党中央委员在内的军政大员、银行家、文化人,如宋庆龄、何香凝、柳亚子、邹韬奋、茅盾、陈寅恪、陈济棠等都寄居香港。为了避免这些人成为日军俘虏,重庆国民政府应各方要求,加派航班,力争在日军占领之前将这些要人抢运到内地来。由于《大公报》社长胡霖(政之)也在香港,该社总编辑王芸生向蒋介石的秘书陈布雷要求,得到蒋的同意,将胡列入抢救名单。

12月10日,从香港最后起飞的一架飞机到达重庆机场,《大公报》编辑部派人到机场迎接自己的社长,出人意料的是,不仅未见胡霖和其他要人的身影,相反,见到的却是孔祥熙的夫人宋蔼龄、二女儿孔令伟、老妈子、大批箱笼和几条洋狗。次日,《新民报》日刊刊出采访部主任浦熙修所写现场报道,标题是:《伫候天外飞机来——喝牛奶的洋狗又增多七八头》,在四条相关新闻中夹杂着两行文字:△日来伫候于飞机场遥望飞机自天外飞来者大有人在,昨日王云五先生亦三次前迎,三次失望。

△昨日陪都洋狗又增多七八头,系为真正喝牛奶之外国种。为什么写得如此简略呢?主要是为了逃避重庆当局的新闻检查,是一种不得已的办法。

王芸生当日未去机场,但他听到派出接机人员的汇报后,十分气愤,也想将此事捅到报纸上。恰好,当时国民党正在重庆召开五届九中全会,12月20日,会议通过了一份《增进行政效能,厉行法治制度以修明政治案》,其中提到“年来行政虽尚有进步,而仍不无疲玩迟滞之感”,推研其因,在于未能认真贯彻1938年《抗战建国纲领》中的“严惩贪官污吏并没收其财产”的有关条文。议案提出,今后要“厉行监察、检察职权,修明政治,首重整肃官方”。《中国国民党历次代表大会及中央全会资料》(下),第749-752页。

王芸生读到这份议案后,当日写成一篇社评《拥护修明政治案》,表示对国民党中央全会议案的支持,中称:最要紧的一点,就是肃官箴,儆官邪。譬如最近太平洋战事爆发,逃难的飞机竟装来了箱笼、老妈与洋狗,而多少应该内渡的人尚危悬海外。善于持盈保泰者,本应该敛锋谦退,现竟这样不识大体。又如某部长在重庆已有几处住宅,最近竟用六十五万元公款买了一所公馆。——现在九中全会既有修明政治之决议,我们舆论界若再忍默不言,那是溺职;新闻管理当局若不准我们发表,更是违背中央励精图治之旨。文中提到的两个例子,一个指向当时的行政院副院长孔祥熙,一个指向当时的外交部长郭泰祺。自然,送审时检查机关通不过,下令“删扣”,但王芸生无视禁令,将被删部分照发。《王世杰日记》,1941年12月22日。〔台北〕“中研院”近史所影印本,第3册,第215页。于是,12月10日重庆机场上的那一幕就广为人知了。

昆明学生上街游行,大喊“打倒孔祥熙!”“枪毙孔祥熙!”

国民参政会是抗战期间国民政府成立的包含各党派成员的咨询机构。会上,联大教授张奚若、罗隆基对孔祥熙常有质询。会议结束后,张、罗回到昆明,也将消息带到当地。12月24日,昆明《朝报》转载王芸生所写社评,将标题改为《从修明政治说到飞机运狗》,“洋狗”事件遂被更加突出。吴晗当时在西南联大任教,他在一年级的中国通史课上愤怒地说:“南宋亡国时有蟋蟀宰相,今天有飞狗院长,可以媲美。”西南联大党史编写组:《中共西南联大地下组织和群众革命活动简史》,云南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第40页。他的话,像是在一堆干柴上点燃了火焰,不同政治倾向的学生都被动员起来。

1942年1月5日,西南联大新校舍的“民主墙”上出现“打倒孔祥熙”的标语。学生迅速编辑并出版壁报《呐喊》,发表《铲除孔祥熙》、《重燃五四烈火》、《告国民党员书》、《告三民主义青年团团员书》等文章。留校中共党员刘平御组织的平社继起响应,《呼声》、《正义》等壁报陆续出现。学生自治会主席郝纯治和副主席竹淑贞等暗暗发动群众。三民主义青年团团员邹文靖、钟正等找到教育系教授、三青团直属分团部书记长陈雪屏,要求以联大三青团的名义表示抗议,陈拒绝,邹等即起草《讨孔宣言》,宣称“孔贼不除,誓不罢休”,签名者共26人。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杨天石 编辑:蔡信
凤凰历史
热点图片热点视频
博客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