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民国地主负担重:收租二元四角 纳田赋一元四角

2013年11月03日 13:11
来源:凤凰网历史 作者:王奇生

核心提示:今以产主言之,其租出之田,每亩约收米计糙粳三斗,每斗八角,共值二元四角,今以一元四角完纳钱粮,则所余几何?

本文摘自:《党员、党权与党争》,作者:王奇生,出版:华文出版社 

国民党既反对阶级斗争,那就意味着它只能维持旧的政治和社会秩序不予变更,并使自己去适应和迎合旧的社会秩序中既得利益阶级的诉求。稍带改革色彩的举措,均有可能被既得利益阶级指控为有煽动阶级斗争之嫌。1927年底,当国民党中央打算取消旧式商会,并帮助中小商人组织商民协会时,上海总商会即指控国民党采取分裂商人的策略,违背了全民革命的原则,是受了共产党阶级斗争的毒害。类似的情形常使国民党自陷于理论和行动相互矛盾的尴尬境地。

在农村,国民党不敢触动地主阶级的既得利益,连温和的减租也不敢执行。但国民党的这种做法,固然失去了广大农民的拥护,但未必赢得了地主阶级的欢心。尽管地主阶级在很多方面与国民党政权的利益相一致,如都害怕农民运动,害怕共产主义,但他们是一个高度自私自利的群体。在他们看来,自己的土地是祖遗的,或者是自己购置的,而不是国民党无偿赐予的。国民党虽然维护了地主阶级的土地私有权,而在地主阶级看来,国民党不过是沿袭了中国几千年来的土地私有制的传统。

国民党执政以后,田赋比清末和北洋时期,不仅没有减轻,反而大大加重。这亦使地主阶级感到不满。他们慨叹自己几乎成了替地方政府掌司赋税的经纪人,而且是常常要赔本的经纪人。1934年,浙江吴兴县一地主在给浙江省政府的呈文中这样写道:

窃自民国成立以来,军阀日事战争,幸江浙不致受累,当卢永祥、孙传芳时代,尚能体恤民隐,不敢横征暴敛,故人民尚不觉得痛苦,得以相安无事。自国民军到,民人又以为三民主义可以实行,当比军阀时代,更可享平等自由之福。不料苛征杂税,既未蠲除,而赋税加增,不顾人民之负担力,视人民如草芥寇仇,日在水深火熟[热]之中,而政府尚日日高谈民生主义,如有地方士绅呈请减赋者,则政府置之不理;如有倡议加收赋税者,则为政府所欢迎。名为训政,实行专制,是以民人敢怒而不敢言,民隐何能上达,又何所谓民权主义?现今所谓最痛苦者,莫如田赋。今以吴兴之田赋言之,如地山荡赋税尚轻,而田则独重,每亩田收地丁银一钱四分五厘,米九升三合。此正税也。而所带征之附捐,从前军阀时代,只有特捐及征收费、自治捐、教育捐,故每一亩田,正附税共只九角。自国民政府成立,则加以建设捐、教育补助费、治虫捐,每一亩田正附税须一元三角零。若再加以滞纳罚金,则其赋更重。今以产主言之,其租出之田,每亩约收米计糙粳三斗,每斗八角,共值二元四角,今以一元四角完纳钱粮,则所余几何?若以农民自耕言之,亦觉负担太重。

国民党执政初期,曾一度在浙江省推行二五减租,最终因地主的反对而流产。地主认为,政府既要他们对佃农实行二五减租,政府就应该对他们实行二五减赋才算公平。他们埋怨政府不但不实行二五减赋,反而实行二五或二五以上的加赋。他们慨叹从前田是“富”之根,而今田是“累”之首了。

根据地和解放区农民对共产党的感情则截然不同。在这些地区,无论是减租减息,还是没收地主的土地给农民,农民均从共产党那里得到了直接的好处和看得见的实惠。故共产党被农民视作大恩人、大救星。获得土地的农民因对共产党感恩戴德,故积极参军支前,踊跃献粮献物。而在国统区,地主不仅不积极支持政府,反而控扼着地方社会的政治和经济资源,极力逃避税收,逃避兵役,抗拒和抵制国家权力的向下扩张和渗透。抗战中期,蒋介石因豪绅地主抵制国民党中央的粮食征购政策,曾发表过这样一通讲话:

试问我们一般有田有粮的人,在旁人都没有饭吃的时候,你一人一家独能安全吃饭吗?……现在无论在前方后方,尤其在后方的地主富户,更是全靠我们抗战军队来保障,与政府法令来保护的,大家才能过着现在这样自由的生活……要尽量劝导一般富豪地主,使他们知道政府现在征购他们十分之一二的粮食,并不是要他们受到什么特别的损失,而正是要保护他们安全的利益……如果一般拥有粮食的人,图一已的私利,而昧于爱国的大义,不遵奉政府粮食法令,那无论他们用什么方法屯积居奇,或隐蔽掩藏,政府必然能执行法令,严切制裁,决不怕任何恶劣势力的阻挠……但是政府在今日仍是希望地主富豪能遵照政府法令,自动的上进自效,而且大多数地主富豪,皆能深明国家大义,与尽到其现代国民的义务。所以不愿用特殊办法,亦不必用特殊办法。

这番话充分反映了国民党政权与地主豪绅之间既相依存又相冲突的复杂关系。尽管国民党自称保护了地主阶级的安全和利益,而地主豪绅却屯积居奇,不肯向国家出卖剩余粮食。1943年,湖北省政府鉴于鄂西土地多为豪强所占,对政府抗不纳税,政府举办土地陈报时,豪强地主不愿陈报,乃向蒋介石请示处理办法。蒋亦无可奈何。

[责任编辑:唐智诚] 标签:元四角 田赋 负担
打印转发
 
凤凰新闻客户端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