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学者:建国后社会主义越发展敌人越多违反逻辑


来源:凤凰网历史

人参与 评论

这样,事实上出现了一种反逻辑的现象,随着社会主义事业的发展,敌人和准敌人却越来越多。

核心提示:这样,事实上出现了一种反逻辑的现象,即“人民”在外延范围与革命事业的发展呈反比例,随着社会主义事业的发展,敌人和准敌人却越来越多。

本文系凤凰网历史频道专栏作者米鹤都供稿

相关内容已结集出版,书名:《心路:透视共和国同龄人》,出版:中央文献出版社

中国自百年前的辛亥革命,结束了几千年的帝制,走上了共和之路。再经过几十年的斗争,人民推翻了北洋军阀的专制和国民党的一党独裁。到了1949年,打破辛亥革命后的代议制共和,在数亿人口的落后大国创建前所未有的人民民主专政的共和国。前无古人的共和政体,对缺乏管理国家知识和经验的共产党人来说,仍然困难重重。但是毛泽东为首的一代开国元勋,很快奠定了共和国的基本形式:这一政权以联合议会--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联合政府--各党派联合执政的形式,政务院的正副部长们有三分之一是由非共产党人士担任;体现了我国包括民族资产阶级在内的各民主阶级共享革命成果,共负建国重任的阶级合作。社会上出现了大乱后的大治,一时海晏河清,民康物阜。

同时,他们很快按照苏联模式奠定了这个社会的雏形,并不断推陈出新。如在经济上引导农民走互助和合作化道路;对工商业的私营成份进行赎买;在思想文化领域推出“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口号;在政治上提出与各民主党派“长期共存、互相监督”的新型多党制;在国家政体上创造了“政治协商、民主监督”的议政形式和监督体制,如此等等。尽管有些措施过于急躁,但毕竟都反映出中国共产党人在夺取政权初期的那种胸怀、自信和朝气蓬勃,以及对马克思主义非教条的实事求是态度。可惜的是,多数很有创见的思想和制度并没有得到发扬光大,有些很快便被抛弃,有些虽然得以保留,然而形式虽在,灵魂已死。

国泰民安的政治局面和经济上的迅速恢复发展,容易使人很快转向另一角度考虑问题,即认为向社会主义过渡的时机已经成熟。于是,随着三大改造的迅速胜利,中国宣布进入了社会主义,人民民主专政也为无产阶级专政所代替。革命性质的变换,导致革命对象的改变和内容的丰富。

建国初期《共同纲领》中规定,新中国的国体“中国人民民主专政是中国工人阶级、农民阶级、小资产阶级、民族资产阶级及其他爱国民主分子的人民民主统一战线的政权,而以工农联盟为基础,以工人阶级为领导”。不到五年的时光,1954年通过的第一部宪法中,则提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人民民主制度,也就是新民主主义制度,保证我国能够通过和平的道路消灭剥削和贫困,建成繁荣幸福的社会主义社会”。“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国家”。这里已经把小资产阶级、民族资产阶级及其他爱国民主分子置于一个尴尬的境地,五星红旗所代表的内容实际上已经不准确了。

本来就不发达的中国资产阶级的主要部分--大资产阶级,已作为敌人在民主革命中被彻底打垮了。民族资产阶级由于本身的两面性,一方面参加了新民主主义革命,另一方面以十分顺从的姿态接受了和平赎买。中国共产党也充分运用与民族资产阶级长期存在的统一战线关系,在对他们的生产资料属性改造的同时也改造了他们的“人”,使他们开始成为自食其力的劳动者。中国的民族资产阶级甚至可以说是敲锣打鼓地消灭了自己。此后,中国社会中实质上的阶级对立已不存在,阶级间的斗争已开始呈淡化的趋势。1956年中共的“八大”提出“今后社会的主要矛盾已是先进的生产关系与落后的生产力之间的矛盾”。

但是,一场揠苗助长的大跃进运动,使中国从新民主主义跑步进入了社会主义。到了“三面红旗”迎风招展的时候,有的地方党报提出:“人民公社就是进共产主义的门”,甚至说“我们已经跨入了共产主义的大门”。在这种前提下,革命的对象必然要发生变化。另外,对于每一个新王朝,旧势力的复辟始终是开国君主们不能释怀的重要因素。共产党人执掌政权后,革命领袖们同样不会忽略这种潜在威胁。特别在美、蒋、日环伺的国际形势下,外有波兰、匈牙利事件的“教训”,内有根据“反右”运动得出的“剥削阶级人还在、心不死”的结论,于是阶级斗争在社会主义时期日益尖锐的理论逐渐占据指导地位。这样,事实上出现了一种反逻辑的现象,即“人民”在外延范围与革命事业的发展呈反比例,随着社会主义事业的发展,敌人和准敌人却越来越多。

人为地扩大阶级斗争、以致依据政治思想划分阶级,使我国的社会结构产生了新的、多层次的等级制。中国几千年的封建社会中,形成了建立在家族制、官僚制和科举制上面的贵贱有序的等级制度。《左传》即有“天有十日,人有十等”的记载。而且人们对于在人群中划分贵贱、等级也早已容忍。如鲁迅指出的“我们自己是早已布置妥帖了,有贵贱,有大小,有上下。……一级一级的制驭着,不能动弹,也不想动弹了。”如果说,传统的封建等级制还有一定弹性,位于卑贱下层的个别人有时可以通过科举等走向上层改变等级。那么,阶级等级制的划分却是依据血统,几乎毫无弹性。如果说封建等级制的结构形似金字塔,处于塔底的众多劳苦大众还有可供自己独立活动的社会层次;那么,阶级等级制的结构却形似枣核,处于枣核下端的只有10%或不足的人口,并散处在社会的各个领域。他们不可能有自己独立活动的社会层次。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唐智诚]

标签:社会主义 敌人 民族资产阶级

人参与 评论

网罗天下

凤凰历史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