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米鹤都:第三代人是社会大动荡的主要牺牲品


来源:凤凰网历史

人参与 评论

如果把第三代这个群体放到中国的现代化进程中观察,则明显感受到他们的整体命运始终伴随中国现代政治而跌宕起伏。

核心提示:如果把第三代这个群体放到中国的现代化进程中观察,则明显感受到他们的整体命运始终伴随中国现代政治而跌宕起伏。几乎每次社会大动荡,他们都成为了主要载体,或者说是主要的牺牲品,凸显出他们在共和国历史中的实验班角色。

本文系凤凰网历史频道专栏作者米鹤都供稿

相关内容已结集出版,书名:《心路:透视共和国同龄人》,出版:中央文献出版社

本书所着眼的一代人,是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共同成长起来的同龄人。在中国现代社会中,没有哪一代人比他们更具传奇色彩、更加难以把握和予以恰如其分的评价了。

这个社会群体,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同时诞生到这个世界。他们是共和国最早的小主人,出生在冉冉升起的五星红旗之下。一个甲子的光阴,他们与国家荣辱与共,共同承受了众多的荣耀和磨难。他们的代表性经历在中外历史上几乎都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换句话说,他们是具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所大学中的实验班。

这代人作为“祖国的花朵”,有着金色的童年,“为了免除下一代的苦难,宁愿把牢底坐穿”的第一代革命者,给予了他们生活上的温暖和人之初的教育。他们从小就被教育要听毛主席的话,把自己与祖国的命运紧密地联系在一起。

这代人进入少年之后,社会开始以是非曲直的形式向他们灌输了阶级斗争的观念,尽管在长身体的时候饿着肚子,但并不妨碍他们心中以刘文学、张高谦的形象取代了卓娅和舒拉,一曲“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取代了“我们新中国的儿童”的少先队队歌……

可以说,他们是中国共产党夺取政权后,以全新的思想意识刻意培养的一代人,从刚懂事的时候就被灌输了与其年龄不相称的阶级斗争理论。未容他们成年,就被忽悠成了“革命小将”,而以红卫兵的不良形象充当了文化大革命的急先锋。从那个时候起,他们就被钉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无论海内海外,无论是历史论著还是文艺作品,红卫兵几乎成为了“文革”的罪恶之源。一个奇怪的现象出现了,在成年人执掌的社会中,却由当年这些未成年或者刚刚成年的孩子承当了“文革”的形象代言人,很多罪恶也悄然写在了“红卫兵”三个字之后。

当红卫兵们在成年人的深层政治斗争中失去了利用价值后,一声号令之下就整体被送到广阔天地去“大有作为”。初始,他们仍然以真挚的热情,挺着尚未发育成熟的胸脯,奔赴到祖国的各个角落。时过未久,严酷的社会实践,使他们发现自己在承当着又一场社会实验的载体,名义上是改天换地的“知识青年”,实则成为“接受再教育”和改造的对象,不被见容于社会的主流。

自幼造就的以强烈责任感为表象的理想主义性格,迫其在逆境中思索,并逐步完成了社会化过程中的脱胎换骨。在成长和成熟过程中,他们没有改变的,依然是那种“位卑未敢忘忧国”的执着。与祖国的命运同喜、同忧,为社会的未来而思、而搏,这几乎成为一代人难以磨灭的历史性格。“四五运动”中,他们又一次充当了先锋。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唐智诚]

标签:红卫兵 共和国 米鹤都

人参与 评论

网罗天下

凤凰历史官方微信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