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青铜器并非衡量古代中国进入文明时期的必要标志

2013年08月16日 17:37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李学勤

核心提示:判断是否文明,没有必要的标志,这反映了各个古代文明在这些所谓标志性文化因素上的多样性。由此推想,即使青铜器算作判断文明的一项标志,也不好说是必要的标志。

(李学勤 资料图)

本文摘自:《中国社会科学报》2012年8月29日第349期,作者:李学勤,原题为:《李学勤:中国青铜时代与古代文明》

说起青铜时代,使我们立即联想到古代文明。确实,众多曾经辉煌繁盛的古代文明,包括古埃及、美索不达米亚、古希腊等,就其物质文化的发展阶段来说,都处于青铜时代范围。中国的古代文明也是这样。无怪乎一些著名历史学家、考古学家把他们论说中国古代历史文化的著作冠名为“青铜时代”,例如郭沫若先生的《青铜时代》、张光直先生的《中国青铜时代》。不过,关于中国的青铜时代与古代文明,还有不少问题,这里只举出几点。

  

  将人类物质文化的发展进程划分为石器时代、青铜时代和铁器时代这种所谓“三时代说”,是19世纪初丹麦国家博物馆馆长汤姆森奠立的。他当时把馆藏的古代工具、兵器等文物,按照这三个时代分别整理陈列起来。尽管后来有人指出这一类观念在很早时候便出现过(例如中国汉代的《越绝书》),但汤姆森的学说仍是影响深远的创见,而且成为现代考古学发端时期的一件大事。

  随着考古学的不断进展,“三时代说”得到了补充和修正,比如石器时代被细分为旧石器时代和新石器时代。学者们发现,从新石器时代发展到青铜时代,决非一蹴可几,而是要经过相当长久的时间。在成熟的青铜器工艺出现之前,铜器还不可能较大规模地取代石器。这样的过渡时期,被称作铜石并用时代。具体到中国而言,早在仰韶文化、马家窑文化已有零星的铜器(甚至有个别的青铜器)。到龙山文化及与之年代相当的若干文化,发现的铜器已多,材质有红铜、砷铜、黄铜、青铜,工艺有锻造、铸造。一般认为,这肯定属于铜石并用年代。

  这里可以提出一个问题:既然铜石并用时代是青铜时代的前行阶段,而古代文明的发展是与青铜时代平行对应的,那么,文明的起源是不是应该到铜石并用时代去寻找?在人类历史上是有这样的实例的,那就是古埃及。例如,有的古埃及著作认为:“埃及文明是奠基在铜石并用文化的生产力的基础上,在早王朝时代和古王国时代,手工业生产仍然离不开铜器和石器这些基本的生产资料和水平。”埃及的早王朝时代,即第一、第二王朝,为公元前3150—前2700年;古王国时代,即第三至第六王朝,为公元前2700年—前2200年。

  

  由此又可联系到李伯谦先生在《中国青铜文化研究的反思》(《古代文明研究通讯》第53期)一文中提出的问题:青铜器是否为衡量古代中国进入文明时期的必要标志之一。

  李伯谦先生所言标准是指考古学上判断进入文明的标志。依照目前有关学者通行的见解,这种标志共有四个,即城市、文字、礼仪性建筑和冶金术。冶金术实际上即指青铜器。

[责任编辑:唐智诚] 标签:青铜时代 第六王朝 特殊形制
打印转发
 
凤凰新闻客户端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