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朱幼棣:唐山大地震前政府的地震机构存在误判

2012年12月13日 15:25
来源:凤凰网历史 作者:朱幼棣

凤凰历史:建水库其实多半原因是因为经济原因吧?

朱幼棣:现在有人称赞紫坪铺电站大坝胜利经受了八级地震的考验,我们宁愿不要做这样的考验。在震中建个大坝干嘛?仅仅是巧合吗?水电起调峰的作用,用电高峰和晚上发电量相差很大,水位的落差也很大,特别对库容不太大的河谷型电站来说。这就使断裂带容易活动、容易滑脱。

龙门山大断裂由三条断裂带组成。前龙门山断裂、中龙门山断裂和后龙门山断裂。前龙门山断裂是不大活动,中龙门山断裂或者主龙门山断裂也不大活动,应该说后龙门山断裂是最活跃的。地质学家潘桂堂认为,这由于后龙门山断裂起到阻隔的作用,前龙门山和中龙门山一般情况下不会发生大的地震。--可现在怎么强震在中龙门山断裂发生?有没有这种可能,本应在后龙门山断裂发生的地震,由于种种原因,转移到了中龙门山断裂带的映秀镇附近?这些问题需要深入研究。不能回避,但简单地把帽子扣在紫坪铺水库头上,“业内人士”也消受不了。

总的来说,地应力积聚到一定强度,地震一定会发生,但在这一点发生还是在那一点发生,今年发生还是明年发生,有没有人为因素?都要深入的研究。

5·12震中在映秀发生,整个断裂带都活动起来了,破坏最严重的是映秀、北川两个地方,震中最后在两个点上跳动,李四光在《论地震》中就谈到双震中的问题。

从历史看长江的汛期只能“养活”一个大湖

凤凰历史:高峡出平湖,本来是改造环境的美好期待,但是越来越多的水库建设之后环境不但没有变好,反而变得更差,一些气侯的反常现象好像越来越频繁,修三峡水库为什么会导致气侯的变化或者是环境更差?

朱幼棣:我先讲讲长江中游地区河和湖的关系。如果翻开历史地理,可以看到长江中游汛期需要调节的水量,只能够“养活”一个大湖。中国古代有云梦泽时,洞庭湖还是个很小的湖,主要靠云梦泽调节汉江和长江上游的水量。

战国时期、秦汉时期云梦泽还是个大湖。三国时火烧赤壁,曹操率败军经云梦泽小道溃逃,可见部分地区出现了沼泽化,但湖面依然很大。东晋时期修江北的大堤,开始堵云梦泽通长江的河道。唐代,长江北岸通云梦泽的水口不断地被堵塞,入云梦泽的水量越来越少,此时南边的洞庭才形成了大湖。明代,嘉靖皇帝的老家在钟祥,张居正是荆州人,于是长江北岸大堤水口全部给堵上了,汛期长江水南倾,汇同潇湘诸水,那时洞庭湖水面浩阔,云梦泽彻底消失。

从湖和河的演变关系来说,一个几千平方公里的大湖,足以调节长江汛期水的水量。现在长江中游,继洞庭湖之后,又出现了第二个大湖,那就是长江三峡。

1998年长江水灾后,曾大规模的退田还湖、平垸行洪、移民建镇,这是中国几千年历史上的第一次主动“水进人退”。国家投入了巨资,洞庭湖、鄱阳湖的水面扩大了三分之一。--孰料,刚刚恢复扩大了湖面,增加了蓄洪行洪能力,竟又突然面临无水可蓄,连年干旱的尴尬。

现在每年自十月开始,就有报道洞庭湖、鄱阳湖出现历史上超低水位,出现干旱的消息。从湖与江依存、演化过程来看,洞庭湖的萎缩和水量减少恐怕不可避免,大湖究竟会不会消失,成为云梦泽第二?还不好说。

争论已没有必要。后三峡时期长江中下游水系生态的变化研究还远远不够。因为一座大坝控制了长江长度的三分之二,控制了总流量的二分之一,中下游水系生态不发生变化是不可能的,究竟带来什么样的影响?这些影响包括气候、环境、水资源的变化。--当然有好有坏,有利有弊,都要认真应对,不能再有失误。

海河作为一条河流的使命已经被终结

凤凰历史:我们现在应该采取什么样的方式来看待这些水利设施?换句话说,我们今天还应不应该大范围地大规模地修水库,修水坝?

朱幼棣:在海河流域恐怕没法修了,几近“饱和”,要修也只是维修。写到海河这一节时心情特别沉重,我觉得好像写海河史,写江河的断流史,断代史。现在华北平原的多数河流,还北京附近包括永定河等,都常年断流。

天津在海河入海口附近修了一个防潮闸。当然英国泰晤士河也有防潮闸,但泰晤士河口防潮闸长期开着,它是一个单向开的闸,咸潮上涌时它就关掉,河水下泄时敞开,不影响通航。海河上修了闸坝后,海河通航里程成了0公里。百年来天津都是河港城市,五十年代海河水面堪比黄埔江,货轮客轮往返,五千吨级的船舶可以直抵市区。海河年径流是钱塘江的二分之一,与温州的瓯江相当。如果今天海河像黄埔江这样流淌,有多少事无需重来。

海河作为一条河流的使命已经基本终结,现在在天津看到的海河只是景观河,河水不再流动,如同湖泊。中国七大水系之一的海河印证了我国江河在近半个世纪里面发生重大灾变。

为什么在书里面着重讲到海河这一节呢,要认真思考“根治海河”的方向方法对不对。在缺水的华北,竟把水患当成海河流域的主要矛盾进行“根治”。使降水不丰,缺水的华北,雪上加霜。还有对母亲河的认识问题,承不承认海河是华北的母亲河。我写到永定河上游的泥河湾的遗址,写到古人类,我们的文明是江河哺育的,我们的祖先沿着江河走来的,江河养育了我们一代又一代人。现在不承认是母亲河,当然,母亲可能有一些毛病,如脾气不好,会打骂孩子等,但是,只有不肖子孙才“根治”母亲,挖根刨根断根,把母亲整得半死不活,气息奄奄。如此这般,怎么建设美丽中国?

子孙后代对祖国的河流应该感激。事实上,人类的祖先是对河流非常了解。我在书中讲到华北一些古人类居住地,先人熟知河流的季节性变化,洪泛滩区,汛期水涨至何处,他们在河边高坡建住宅村落,而不会在河床里面建房子,他们对河流脾气很了解,知道跟河怎么友好相处,怎么善待河流。而我们现在缺乏这种智慧。海河及其主要支流恢复最低限度的生态流量,无疑是华北的生态建设,生态文明要达到的一项重要指标。

河流的汛期并不是灾害

凤凰历史:我们看到尤其在中国城市里面有突出的现象,就是用水泥把河床给铺了,岸边是用水泥砖,河水不是在泥上流,而是在水泥上走,这是一种什么样的考虑?

朱幼棣:怎么看待地表的径流跟地下水互相转换的关系?地表水转换成地下水不一定是水资源的损失,渗漏和涵养还是对水的保护。但现在往往把水资源当成部门所有,水务局要卖水。河水自然流淌就是“白白流走”,收不来钱,渗入地下亦是浪费--这种观点是不正确的。考虑地表水和地下水如何转换、补充,如何考虑恢复河流的生态流量?不能把河水百分百地拦蓄起来,有些要有法律的规定。

凤凰历史:新中国成立以后工农业政策什么样,北京缺水越来越严重和这种政策有没有一定的关联?另外我们看前段时间北京的房山大水,就说是百年一遇,发生了大水,而且我们看北京南边,就是之前永定河有泄洪区,大概就是在现在的长阳,那边已经全部开发楼盘了。本来应该有泄洪区,河流,本来是应该有这样的东西,现在全部没有了全部消失了。

朱幼棣:现在常说的“抗旱防汛”,干旱是灾害。而汛期只是河流的季节性涨水,并不是灾,是河流在自己的季节里运行。你查查现代汉语词典,汛期是河流季节性的涨水,这是一个中性的字眼。旱肯定是旱灾,洪水是水灾,但是汛期不是灾,汛期跟春夏秋冬一样,是河流的季节轮回。把抗旱跟防汛放在一起就不大妥当。能说防止冬天或者夏天么?无需防汛,汛是没法防的,降雨量大就形成汛情,涨水只要给它留出通道就行。

[责任编辑:杨超] 标签:朱幼棣 唐山大地震 三峡 三门峡 水库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